你上来就说我是举手之劳,从此开始了我长达六年的美军战俘工作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2月5日

在2010年10月抗美援朝60周年之际,一家媒体约我做了一次专题访谈,回忆朝鲜战争中同美军战俘打交道的经历。确实,那段往事令我难以忘怀,一提起就会情不自禁地心潮澎湃,于是提笔写下了60年前的那段经历。

1 中国论文网
是的,我写过《所谓情商,就是好好说话》。但近我的情商真的不够用了。
有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我的电话,上来就说:“咪蒙,我很喜欢你。我在创业。所以,你免费帮我写篇软文,宣传我的APP吧。”
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开启了传销模式,一直讲她创业有多艰辛,并且每句话之间无缝拼接,好难打断。然后她就讲了一个多小时,我真的好想死。我只好一边听她说话,一边下载了她的APP研究了一下,实在是太烂了,烂到爆。
我只好打断她,说,不好意思,我帮不上忙。
她就怒了,她真的怒了。她直接训斥我:“我都说了一个多小时,口水都说干了,你都没听进去吗?你也是创业的,你有没有同情心?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没想到你这么冷漠!我对你太失望了!”
2 本来我一直以为,以前微博上的一个人,已经是全世界奇葩的了。
她给我发私信说:“咪蒙,我不想花钱买你的书。所以,你直接传整本书稿的word文档给我吧。要知道,一般作家的书连word文档我都懒得看的。你该感谢我喜欢你。”
有人找我约稿。 她说:我觉得你文章写得不错。给我们杂志投稿吧!
我说:不好意思,我没空写别的稿子。我平常写微信公号、写剧本已经很忙了。抱歉啊。
她就说:哦,我懂了。我看过你那篇《所谓情商,就是好好说话》,你用的就是第29条嘛,“拒绝别人,可以先自责”……
我只好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哈哈哈……不过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忙不过来。
她立马就翻脸了:你不是说情商高就是心中有他人吗?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时间挤一挤不就有了?
3 我跟一个有钱朋友说起这事,她也来气。
总有些不熟的人找上门来,问她借钱。
她不借,对方就翻脸了,各种不爽:就这么几万块你都不借,你好意思吗。你们家买几套别墅,买几台车,又是路虎又是宝马的。几万块也就是你们几顿饭的事,你们至于吗。哎,人呐,就是越有钱越抠门。
这什么神逻辑。 4
总有些人会利用你的专业来找你做各种事。你不是学英语的吗?帮我翻译一篇论文呗。
你不是学中文吗?帮我写个讲话稿、写个年终总结呗
你不是学设计的吗?帮我设计个LOGO呗。
你不是学日文的吗?帮我看看这A片说的啥呗。
活像我们苦学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给他行个方便一样。
你不帮他吧,他还会特委屈,你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吗?又不难。
你知道翻译一篇论文、设计个LOGO、写个讲话稿,也是需要时间和智慧的吗?这背后需要多少年的学习和积累,你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会死吗?
5 有一次同事去看电影,看到自己的座位被人占了。
对方指指周围,说,我们这一家人,必须挨在一起。你就让一下。
朋友说,让不让给你,是我的自由,但你们总不能先占了我的位置吧?
对方还特有理:“我们带老年人出来看了电影,不容易,你让一下怎么了?年轻人怎么不懂事?”
同事和闺蜜去坐火车,中铺和上铺的人非要跟她俩换座位,原因是她们四个男的要在下铺打牌。
她们不肯换,结果那四个大男人就在火车车厢里大吵大闹,气得她们打了110。
哪怕见到警察,四个大男人还特不爽,说:“都怪这两个小姑娘,与人方便这点道理都不懂!真不善良。”
6
总有人说,让你写个稿子、让个位子、买个东西、借点钱,这点忙你都不能帮?不就是举手之劳吗?
知乎上有人说得特别好:“举手之劳明明应该是我帮完你,你感谢我的时候,我自谦和你客气客气说,还好啦,不过是举手之劳嘛。你上来就说我是举手之劳,拜托你会不会唠嗑。”
“举手之劳”是我的谦辞。 不是你用来道德绑架的说辞。 责编:Ester

接管美军战俘

4008com云顶集团,我于1949年3月离开北大参军,1950年6月参加解放海南岛战役后,便随解放军十五兵团机关离开广州,奔赴鸭绿江边重镇安东,投入抗美援朝的战备工作。领导让我入朝后做接管外军战俘的工作,业务和语言上要我做好准备。

9月15日美军在仁川港登陆后,朝鲜战局突发变化,我东北地区遭到美军飞机的轰炸,我国的边防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危急关头,10月23日夜间,我们机关人员乘坐敞篷卡车,冒着严寒秘密从鸭绿江边的长甸河口进入硝烟弥漫的朝鲜土地。至今在我的记忆深处仍然记得,24日拂晓抵达大榆洞山沟里时就遇到美军飞机的突袭。后来知道,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就是在美军飞机轰炸中牺牲的。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第一次战役打响,我先头部队在云山战役中两战两捷。前线部队抓获第一名美军战俘后随即送到我们驻地,我参与接管了这名美军战俘,从此开始了我长达六年的美军战俘工作。

这名美军战俘名叫琼斯,是美军派到韩国国军第六师的军事顾问,军衔是陆军中校。琼斯被俘时右臂负伤。只见他神情紧张,顾虑重重,不多讲话,因为不了解我军政策,不知道我们会怎样对待他。我们安排他住进老乡家里,让他吃饱肚子,穿上冬衣,医生给他看病敷药,夜里让他安睡在老乡的热炕上。这样,渐渐消除了琼斯“被杀、被虐待”的恐惧心理,慢慢开始说话。他对我说:“我不愿意来朝鲜打仗,我有妻子有儿女,我非常想念他们,希望早日回去与他们团聚。”他从口袋里掏出家人的照片给我看,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从琼斯的思想变化中我看到了我军宽待俘虏政策的威力。

艰苦设营宽待战俘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大批战俘从前线送到后方来,建立战俘营成了迫在眉睫的任务。记得一个寒冬的夜晚,我们一行20多人,在志愿军政治部保卫部部长杨霖的亲自带领下,顶风冒雪,在敌机轰炸的威胁中徒步前往碧潼等地选址。1950年朝鲜的冬天特别寒冷,温度降到摄氏零下40度,山高路滑,行军速度非常慢,我们背着背包一整夜只走了20多里路,但大家的情绪都很饱满。目的地碧潼地处鸭绿江畔,三面环水,是个理想的设营之地,但整个城市已被敌机轰炸得满目疮痍,需要修整后才能接收战俘。

1950年12月第二次战役后,为了收容大批战俘,我和同事们来到鹤丰铜矿区,利用那里残存的工棚,临时收容了几百名“联合国军”战俘。那时敌机轰炸导致交通困难,物资十分匮乏,朝鲜政府给战俘提供苞米、黄豆等食品已经很不容易,而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美国大兵适应不了食品缺乏的艰苦生活,他们情绪低落,精神状态很不好,加上天气寒冷,患感冒、得肺炎、闹肠胃病的战俘越来越多。有的战俘思想有波动,干脆躺着不出屋,拉肚子就用毯子一层一层包住大便,后一扔了事,有的连地上的烟蒂也捡起来抽。这些表现反映了美军战俘思想异常脆弱的一面。

被俘美军军官对我军怀有严重的敌对情绪,对战俘生活很不满意。记得有一次,着名作家魏巍和一名美军战俘中校谈话,那名战俘态度十分傲慢,极力为美军侵略行为辩护,对我军进行诬蔑。魏巍当即严辞批驳,警告他:“你必须知道你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俘,美军侵略朝鲜是不得人心的!”魏巍的一席话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灭了敌人的威风,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碧潼等地战俘营逐渐建立后,战俘的居住条件得到改善。我在一个有200名“联合国军”战俘的中队,带领几名刚从大学抽调来的大学生一起工作。我们从缓和战俘的敌对情绪、消除他们的思想顾虑入手,使他们相信我军的宽待战俘政策。通过宽待俘虏行动,让战俘吃好穿暖,伤病战俘得到治疗,对不同国家、不同官阶、不同民族和宗教信仰的战俘一视同仁,不歧视,阐明我军拥护和平、反对战争的主张。这使大多数战俘思想有了转变,他们相信在战俘营里的生活是安全的。当然曾经有个别战俘逃跑,但无路可走又回到战俘营。他们体会到志愿军的宽待俘虏政策是仁道的,说我们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有外军战俘称赞我军战俘营“像是一所学校”,“是世界上第一等的战俘营”。

战地释俘轰动世界

战地释放战俘是我军的优良传统,是宽待俘虏政策的又一项重要内容。第二次战役打响前,我参与了一次释放战俘的准备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