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省府官员们集资400两白银作为黄土老爷的封口费,苏启现回忆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2月1日

苏启现向记者展示他写的控诉书

和省府官员们集资400两白银作为黄土老爷的封口费,苏启现回忆。同治十一年,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已尘埃落定,当初的平乱功臣们如今倒成了清廷的心腹大患。特别是在湘军大本营湖南,税收不上来,简直有点要搞独立王国的意思。
中国论文网
如何才能在曾国藩眼皮底下掺沙子呢?慈禧太后想到了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物,他便是涂宗瀛。此人早年追随曾国藩办团练,不仅人极精干,而且是个理学大咖,和爱用读书人领兵的老曾很对脾气,用这样的人整治三湘,感情上和曾国藩不容易起隔阂。主要的是他原籍安徽六安,和湘籍官员不会真正一条心。于是涂宗瀛便青云直上,成了掌管一方生杀大权的湖南按察使。
可慈禧没算准的是,涂宗瀛对组织安排给他的挖墙脚大任并不上心,而是拿整治官场做幌子,今天贪,明天贪,榨完了大官榨小官。
正在整个湖南官场乌烟瘴气时,一个从九品芝麻官的到来,就像一阵凉爽的清风,让百姓们看到了一丝希望。此人因官卑职小,在正史中并没有留下名字,但善良的湖南百姓却亲切地叫他“黄土老爷”。
黄土老爷本住在京城,出身满族。因性情耿直,不善营谋,只能逃离“北上广”,到千里之外的湖南靖州做毫无前途可言的“吏目”。这吏目其实就是个有名分的清客头儿,平常帮着知州大人写写文书,理理账目,干得好还能维持温饱,干得不好随时会被炒鱿鱼。可他还是兢兢业业地备了手本、填了履历,去拜见省府的各位大人。
谁知由于涂府带了个头,各级衙门的“门大爷”也变得欲壑难填起来。黄土老爷囊空如洗,连路费都是借别人的,自然开销不起。他见不到上级领导,自然没有人给他安排具体工作,为了活命,只能跑到工地挖土混饭吃。别人听他满口京腔,仔细打听才弄清了原委。黄土老爷的大名一夜间便传遍了大街小巷。
可这挖土是个季节性很强的工作,到了冬天,天寒土硬,房子都不盖了还有谁雇你挖土?第二次失业的黄土老爷万般无奈只能拎着木槌打梆巡夜,挣几个挨冻钱吃饭。眼下他的衣服已经千疮百孔,天明上街准会被当成“怪蜀黍”抓起来,巡夜的工作对他倒十分合适。
一天夜里,冻饿交加的黄土老爷卧床不起,可他还尽职尽责地在床上敲着凄凉的木梆子。巡城的兵马司官员只听梆声不见人,以为他在缺岗玩游戏,派人捉来便要实行棍棒教育。黄土老爷连忙喊:“别打,自古‘刑不上大夫’,还需顾及朝廷体面!”那官员见他鹑衣百结的样子,差点笑出腹肌:“你要是个官儿,我就该是玉皇大帝了!你明天敢到公堂向我验明正身吗?”黄土老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有一个条件――给换套能见人的衣服。
第二天“公堂验官”后,黄土老爷的故事轰动了湖南官场。涂宗瀛见闹出了逼官为民的国际笑话,马上将黄土老爷请进内衙好言抚慰,不仅跳过N个环节,直接给他开具了委任文书,更破天荒地划破悭囊,和省府官员们集资400两白银作为黄土老爷的封口费。几天之后,黄土老爷来到涂府辞行。涂宗瀛见他依然两手空空、行李萧萧,不禁诧异地问起那些银子的下落。黄土老爷不卑不亢地说:“我现在有了工作,布衣蔬食也能过得很好。这钱还是留下来,助政府的‘一日之需’吧!”
其实,仅在黄土老爷几步之遥的花厅之外,大大小小的花盆之内,藏满了涂大人搜刮来的金银。清朝时的湖南省并不穷,可主政一方的官员却有一颗贪得无厌的心。比起黄土老爷来,他们就是一群妄受香火的“无灵泥胎”,早该被拽下神坛,摔个粉身碎骨了!
编辑/决微

日军把1岁多的小孩挑在刀尖

苏启现今年79岁,退休前在武汉红十字会工作。屠杀发生时,他只有9岁。

苏启现回忆,惨案发生时,他寄居在姑妈家,帮着放牛。1945年4月12日早上,他看到村子里的青壮年被集合起来,押送到村子附近燕岭坡的日军营房,姑妈一家全部被押去了。“当时,我听说他们是被日本鬼子叫去验‘良民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