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将她送到做农场主的亲友家散心,用行政权力去推进学校内部的教育教学改革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30日

改革需要分析运行机制和逻辑,用行政力量强推的改革,不管其用意如何,甚至也不管效果有多好,都是不可持续的。

成长励志莫尼克·范德沃斯特:半粒种子也有春天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一场轰轰烈烈的教学改革在质疑声中进行了两年多,终以县教育和科技局局长辞职的方式结束。据报道,该县已正式全面停止全县中小学“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

13岁那年,命运突然拐了一个弯,她在做脚踝手术时,因为神经损伤,导致右膝受伤,左腿从臀部以下瘫痪,从此,从小就热衷体育运动的她被束缚在轮椅上。花蕾初成,就遭此厄运,这让她极其痛苦、颓丧,她任由着父母的鼓励、激励渐渐沦为无奈的叹息,任由着绝望一寸寸蚕食着自己。

父母将她送到做农场主的亲友家散心,用行政权力去推进学校内部的教育教学改革。有舆论将这名教育局长称为“改革局长”,为他推进的课堂教学改革被叫停,他本人“悲情”辞职而感到惋惜,但是,如果严格从教育改革角度看,这名教育局长并非什么改革局长,用行政权力去推进学校内部的教育教学改革,这恰恰与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出的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相背离,这不是改革,而是以改革为名进一步强化行政力量。

一个初春,父母将她送到做农场主的亲友家散心。虽然亲友的照顾无微不至,但她仍旧排斥着所有开导和劝说。一天,亲友拿来一小杯小麦种子,表示要和她进行种小麦比赛。比赛种小麦的土地选在亲友家屋前的园子里。播种前,她注意到,亲友拿来的小麦种子,有许多颗粒是残损的,她把那些残损的种子一一挑出,扔掉,亲友却一粒粒捡拾起来。当她把经过精心挑选,颗粒完整、饱满的种子播种到属于她的那一块田中后,亲友当着她的面,把那些她扔掉的,或少了一角、或少了一半的残损的种子种在了另一块田中。她诧异地想,那些残损的种子能发芽吗?亲友似乎看出了她的困惑,微笑着说道,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吧!

按照教育管办评分离的要求,政府部门只负责教育管理,要把具体的办学权交给学校,由学校自主办学,把评价权交给社会专业机构,实行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在学校办学中,作为举办者和管理者的政府部门,有两方面职责,一是依法保障学校的投入,二是依法监管学校自主办学,保障教师和学生的合法权利,至于学校如何办、教师如何教,这是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和教师的教育自主权,与教育行政部门无关。

她开始关注起园中的小麦田。

所以,站在改革角度,对于辞职的教育局长,评价他的改革,要看他把多少自主权给了学校,推动了学校的现代治理,而不是自己在多大程度上亲自参与了学校办学。这名局长称,“在课改的实施过程当中,我仅仅是一名参与者,协调者、见证者,而绝非领导者”,但很显然,这场改革就是行政权力在推进的:改革方案经过民主决策了吗?听过教师和学生、家长意见了吗?

随着春意越来越浓,她注意到,她播种的那块田上,钻出一个个嫩绿的小麦苗来,而让她惊讶的是,亲友播种的那块田上,也纷纷钻出小麦苗来。幼芽一点点长高,继而长出叶片……日复一日,她播种的小麦田里的小麦已经绿油油的一片,亲友播种的小麦田也一样的茂盛。残损的种子也能发芽、长大,这让她十分困惑。一个傍晚,她和亲友坐在屋前的夕阳余晖中,亲友对她说了一句改变她命运的一句话:“只要能够精心培育,那些残损的小麦种一样可以有春天,你也一样,只要不放弃希望,也可以有你的春天。”

“改革局长”一定是权力受约束,把自主权给学校,为学校自主办学服务的局长,而不是对学校办学发号施令的局长。有这样的改革思维,才会政府的归政府,学校的归学校,构建新型的政府管理学校模式。

从此,她像变了一个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