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的丰裕的爱情从不然后,新型大国关系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27日

“新型大国关系”是一个内涵不断充实的过程。有媒体这样形容:习近平为中美关系“压舱石”定标加码,新型大国关系逐步成形。

远的要命的爱情没有然后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构,始于2013年的中美首脑“庄园会晤”和2014年的“瀛台夜话”,以行为语言或符号象征来表达中美之间一种“特别关系”的存在感。到2013年,中美的共同身份识别在“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大的发达国家”,以及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上,两国关系中已经掺杂进了旧有的大国关系疑虑,两国都负有时代使命推动新型关系的到来。

时间:2016-06-10 12:18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6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和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联合开幕式,并发表题为《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而不懈努力》的重要讲话。美国总统奥巴马发来书面致辞,表示美国欢迎一个稳定、和平、繁荣的中国崛起并在世界事务中发挥作用,期待着美中携手应对全球性挑战。“新型大国关系”的轮廓由此更加明朗。

讲故事的时候,我习惯在说下一句之前加一个“然后”,仿佛不加这两个字,故事就无法继续。可是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然后,至少那一段远的要命的爱情没有然后。
有一棵树,爱上了马路对面的一棵树。虽然只有一句话,但这是一个完整的爱情故事。我初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还着急地想知道后续的发展,可是对我说这个故事的人说:“没有然后。”
后来,经历过一段远的要命的爱情之后,我才明白,爱情不是童话,并不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爱情不是悲剧,并不一定会有一个凄美动人的结尾。有一种爱情,开始就是结束,在唯美的开头之后,便是仓促的结束,不会有然后,不会有轰轰烈烈,也不会有细水长流,一切都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一段遥远的爱情,并不仅限于地域上的遥远,还有两颗心之间的距离。地域的遥远有时候是不可跨越的,例如生死,有时候可以通过交通工具,通讯设备拉近,但是心与心的距离很难缩短。就算其中一个人有着飞蛾扑火般的魄力,但只要对方关紧心门不让人靠近,后就是徒惹一身伤。

“新型大国关系”是现代国际关系理论中的新概念,此前的大国关系总带有宿命论式的悲剧色调,“大国冲突”是现实主义的大国关系基本内容,米尔斯海默的“大国政治的悲剧”,就是大国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的“不可避免论”。“新型大国关系”就是要在新条件和新时代下对旧有的大国关系理论的否定与突破,是一种新的积极实践。

远的要命的爱情没有然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