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夸过我,你的千般恋爱万丈柔情淹没在漫天落叶中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26日

恋葬红尘

说不出的那抹苦涩

时间:2016-06-08 22:0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06-08 22:0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当春的萌芽带着绿的渴望冲破冬的束缚,一条奔流的小溪揭开了所有的故事,而故事也将随着那条小溪流向下流,流向平淡。悲伤流转,看落叶满天,掩不住斑驳的年华。-题记细尘画卷,画的是我们的生死爱恋,守着那不变的容颜。一邂逅,终难忘,终究看不破镜花水开,在支离破碎中心伤。不经意的回眸,我的记忆中已然流转你的淡淡的娇颜。在风雪破碎的茫茫人间,找寻前世紧记的容颜,倾尽一生的誓言。灿若星辰的双眸,淡淡的深邃,青丝柔柳,万般温柔,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削葱玉指,倾国倾城。一袭风景悠悠醉心,婀娜多姿的艳冠群芳。又是草长莺飞的季节,袅袅青烟缠绵脉脉痴情。碧波涤荡凡俗,只为我们在听雨轩的一见倾城。在漫天落絮的前世今生的邂逅。染火枫林,琼壶歌月,长歌倚亭,岁岁年年,花前月下。三生七世的缠绵悱恻,与你相守万年,倾城相许,曾经的诺言,你为我误入红尘,我为你君临天下。给你倾城的温柔,倾负一生的韶华。你如谪仙,不食烟火,超脱凡俗,花纷漫天,为我绽放涟漪。背负万丈坐寰,愿用我的一生凄凉,换你一生笑颜。你说彼岸花很美,愿身下九幽黄泉取彼岸搏你一许笑颜,圆满你的憧憬以及夙心。听雨轩外,听外界红尘滚滚,看昙花一现,花落花开,听雨轩内,听声悠悠,看你绝代笑颜。雨的一脉,相传我们的缠绵。可笑玲珑社稷,河山滚滚淹没成墟,江山倾覆,为谁争天下,将赴君王命,五里一徘徊。辞别十里亭,满袖秋风,心中凄凉。你的柔情似海,蝴蝶虽美,终究蝴蝶飞不过沧海。你的千般恋爱万丈柔情淹没在漫天落叶中。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世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你在天涯相守,而我的生命的颜色只有凄红。夜阑人静,人不寐,灯火阑珊,烛火摇拽,酒如愁肠,相思成泪,零碎于月下。忘不了你别离是的凄美的脸庞,亦无法释怀的曾经缠绵。是谁,在天涯遥望?是谁,在咫尺梨花带雨?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离开了你,是雨,是夜晚,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终究还是一念花开,君临天下。烽火绵延,金戈铁马,沧海一粟,烟波若淼。战火浩瀚磅礴,单骑君临,醉卧沙场。一将功万骨枯,枯骨如山,血铺天涯,踏战歌,披天地,弹指凄艳。萧风肃杀,苍穹萧索,万物沉寂。残骑裂甲,沙场余晖,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梦醒,雾散,千帆过尽的沉寂。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看烽火过后的废墟,断剑凄凉,残垣断瓦。几段唏嘘几世悲欢,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君王以百姓为刍狗。十年生死两茫茫,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风在颠簸,马在嘶鸣。当穿心弥漫全身,血染戍甲,血泪落下,突然清醒,神志却逐渐模糊。身体逐渐冰冷。十年生死为谁争天下,风华一指流砂,苍老一段年华,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是谁,盼我归甲?谁陪我相守天涯。一个人的单程旅途,一个人的朝朝暮暮,一个人的韶华倾负,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相许,一个人的听雨闺怨,痴守千年,月老红线谁为你牵?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谁留血染墨香幽琴。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随花湮没三生七世。怜话在听雨轩外零碎,破碎一个有一个相许的诺言与曾经的回忆,勿勿行人,踏碎这一场,盛世烟雨。是谁,在我的墓前,葬下一生的誓言?一尊芳酒,举杯独醉,醉后,只落一地愁。明明知道逝去的不再回来,但也要相守千年,是因为不甘心,是你磋砣千年痴傻。风沙狼烟,孤烟直,风沙贯满早已湿润的双眼,为何还能看见你的容颜?六月飞雪,一缕冷香远,逝雪深,来世你渡我,可愿?好想你,终是枯骨成灰烟雪散。我欠你一生的代价,燃尽的风华,愿为你化作彼岸,依然为你守护。如有今生,我随你走遍天涯,看繁花落地。如是你要撒野我今生把酒奉陪,为你袖手天下,远走高飞。可是你还紧记我的容颜?曾经的誓言,谁还在门前为我掌灯?凋残的花谢的美,破碎的泪,难赎前世的罪。三生烟火,再恋我一生迷离,可愿?花开花落,原来看盛花残飞是一种痛。今生,你可愿渡我?苍海一别,是谁在开一个残酷的玩笑,让我们终生都没有想见?曾经的觥筹交错,如今的浪漫回忆。转身,相别千年,当初的恋爱,被一层层鲜血,沧桑所包裹,面对你的泪水,我再也无力帮你拭去。。。。。。彼时天涯的那刻,我已经成为世人眼里桀骜,孤僻的将军,不能在给予你倾城的温柔。仗剑破晓,只余手中支离破碎的结局。累累枯骨造就我那冷血的英命,很久很久不曾想过你独在听雨轩下的哀怨与苦候,你不想成为我的羁绊,却成为粉身碎骨的红粉骷髅。轻轻地一松手,就是一生。命运给人安排太多的”假如”战火中浪漫的你我柔情,终究没有在现实生活里演绎成一段幸福的童话。今生的相遇,彼岸花纷飞的湖畔,我为你相守。曾经落一季的雨,和那条而润烟浓的小路的尽头,一个捧着棒棒糖的傻丫头的笑容。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长大的

父母殷切的希望一次次的被我给打破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夸过我

每次当自己充满希望的回家看他们

或者发自肺腑的和他们谈心

所听到的都是那些带着讽刺的话语

也许在他们眼里别人的孩子都是好的

可是他们不知道 他们的这些行为

给我带来的是深深的自卑

伴随着我高中大学一直到工作现在

就是因为这些阴影让我一直没办法放开

弟弟妹妹那么小我不希望他们和我一样

希望以后他们不管穷或者富

可能自己这样想法是多么多么的不孝吧

那些小时候心灵里受到的伤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