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老屋是不会怪罪一个不懂别离的小孩别离后的淡忘吧,东北梅花鹿是一种中型鹿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25日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人先走一步,也没有人晚走一步。

我的故乡吉林省东丰县小四平镇,位于吉林省东丰县和辽宁省西丰县交界处,全镇境域面积214平方公里,辖16个行政村,2万余人口。古为阿木巴拉洪阔御用中心围场。这里水土肥沃,物产丰富,主要出产鹿茸、鹿胎、鹿鞭、鹿筋等补药。现在被国家列为”野生梅花鹿自然保护区”,”123″水果是这里的特产水果。还有干豆腐和大煎饼也是这里的特色产品。

看着早已遗忘苍老于红尘的残垣断壁,青郁的苔藓爬满老石板的台阶以及从前灰黑屋檐下雨水滴落的一道不深不浅的沟壑,我突然就想起了前面这句话,是的,万物随缘。曾经笑语欢翔的山腰小屋,如今人去楼空,孤独绝望地枯卧于旷日的遗忘,仅仅只是因为缘尽了,或者缘悄悄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小的时候就记得我家的后院有一个较大规模的公家梅花鹿场,共养殖梅花鹿千余只。

十几年前我们迁往异地,这是第一次回到我出生的最初老家。一别十载,不是因为无情,而是无奈。然而回来了,站在她的面前,我甚至连她完整的容颜都无法忆起,那时我还太小,我想老屋是不会怪罪一个不懂别离的小孩别离后的淡忘吧。但是一些零碎的剪影却会不时轻轻浮动心间,那是阳光下筛落晶莹的豆大的雨,砸得我狂奔在回家的路上;那是独自在家时,风中摇曳的大片毛茸茸狗尾巴草;还有婆娑了一夏盎然的绿竹和花木掩映下黑黝的山洞……物依旧,只是人已非。母亲说:”走吧,人总该往高处走的。”于是转身,墙角的苔酸了我的眼角,背后山风浩荡……

东北梅花鹿是一种中型鹿。体态秀美,角姿英俊,运动灵活,成熟雄鹿肩高95-105厘米,体长100厘米左右,体重135千克。雌鹿肩高80-95厘米,体长75-90厘米,体重75-85千克。

苔有着生命青色的外衣,却让人感到荒芜与苍茫。或许,时间就是青色的,随苔藓的蔓延与枯萎,作永世的轮回。

梅花鹿是复胃的草食性动物,最喜食橡树叶、薯秧等,其次是玉米秸、稻草、麦秸等。

现在的老家是十年前迁往的新居,十年的时光还不足以让一所新屋子衰朽,只是经常的别离让他老了。这是我童年王国里的庄园。那时我念小学,学校就在山那边,母亲、父亲侍弄着庄稼,父亲是医生,一个月偶尔十几天到很远的外乡的镇子上班。生活平静而快乐,我像被糖果哄骗的小孩忘记思念家人,甚至都忘了去回想一下孤独的老屋。人,也许很容易遗忘,思念的潮只会当我们在孤独与苦痛中搁浅时才会上涨。

梅花鹿的全身都是宝。除了鹿茸、鹿角、鹿筋、鹿肾和鹿尾为常用中药材被人们所熟知外,其它部位如:鹿皮、鹿肉、鹿血、鹿胎`、鹿齿、鹿骨、鹿头肉等都可入药。其中,以鹿茸的药用价值和市场价格最高,销量最大。另外鹿粪还是君子兰花的肥料

家乡的河很大,那时清水长流,水里鱼多却清瘦,也自有一种独特的鲜嫩,因此用一种树叶的汁液弄昏鱼并捕之的顽童也常会搅碎一河的太阳金光。大河淌在时间的河道里,从那些亘古未变的沉默远山的掌纹间走过,带走大山子民的祖祖辈辈,也带来了子子孙孙。我知道,大河已然不再的曾经的容颜和她的一切已注定成了我心中不忍再触的伤痛。记忆中,农人的生活古老艰辛,清晨,擎着夏日早早初升的朝阳走向河对岸,黄昏,扛着锄头,锄头上悬挂一轮红日,淌过河流,却不慎将夕阳掉落水中,散作满河原始的诉说。再后来,我们一大群稚童便开始了求学道路的攀登,说攀登一点也不为过,河对岸的山陡峭难行,对于那条腰绕白云的山径,我不知道该恨,还是爱,摔得多了,便也懂得了站起来的坚强。学校恰似高山孤寺一般身栖白云。但学校后还是山,更高也更沉重。我常奇怪地认为,哺乳我们的河是一道面朝苍天的伤口,祖辈和我们则是一枚枚小小的针,奔波在河的两岸,作着不同方式而目的一致地缝合。

梅花鹿身体的两侧生长着整齐而明显的白色圆斑,远远的看去好像一朵朵梅花,可这些白班会随着冬季的来临而逐渐变浅,夏季体毛为棕黄色或栗红色,冬季体毛呈烟褐色,白斑不明显,与枯茅草的颜色类似。

在河的对岸,我管几个人叫哥、姐。母亲说:他们不是我的孩子,但我却是他们的妈。于是明白,父亲和我年龄上为什么会有三代人的跨度。父亲的家族庞大,也复杂。父亲很累,母亲很苦,但我们温馨。父亲和母亲在当地应该有一定威望的,家里经营着一个小小的诊所,但山里人买药多半欠着钱,对此,父母无奈却又不忍割舍诊所,还有十里八乡的乡亲。

雄鹿的头上具有一对雄伟的实角,角上共有4个杈,可产鹿茸,雄鹿也因此而显得高贵。一只健壮的雄鹿通常可以拥有10多只雌鹿。

后来,父亲离家的日子还是多了,因为我就快小学毕业,生活的担子重了。可以说,父母的奔波完全是为了我,丝毫没有对财富的追求。

雌鹿身体娇小,没有鹿角,但可以产仔。在一个繁殖季节,雌鹿可以多次发情,其发情周期为5天,一旦受孕后便不再发情。妊娠期为230天左右,产仔于翌年5~6月,一般每胎仅产1仔,也有少数为2仔。

也许那一年的悲剧,冥冥中已经导演好。九八年的洪水,家乡挺了过来。但第二年,那个夏天,大河死了,容貌尽毁。依然记得那天早上看着满河排空浊浪,我窃喜不用上学,天真,有时候很冷漠,很无情,也很悲哀,看着养育家乡的河支离破碎,我竟一点也不心痛。那场大水卷走了大河的所有灵气,河床变得光秃醒目,清流不再,干涸的河滩甚至连鱼腥味都消散无踪了。她更像伤口了,也可能是真正的伤口了。以前的模样,只能在记忆里追想了。子孙来者甚至都不知道她曾经那美丽的容颜。生活,原来真的如梦。

待到繁殖够一定数量的梅花鹿时,雌鹿就失去了饲养的价值,因而要被杀掉食肉。鹿肉不但肉质细嫩、味道鲜美,而且还含有丰富的高蛋白、脂肪、无机盐、糖和一定量的维生素等营养物质。

几年后的那个夏天,我像父亲一样踏上征程,客居父亲工作的他乡,上当地的重点中学。那个落霞满天的黄昏蝉叫得特别响亮,一起玩了六年的伙伴老威给我送别,笑得一脸灿烂:三年后我在同一所高中等你。晚风摇响挺立的枫,蝉声突然变得有些嘶哑。第二天清晨,别离的回望中,屋外水台下爬满了绿绿的苔,熟悉而凄惶。

在鹿场里面工作的工人,每年都能分到新鲜的鹿肉,因此我们这些小孩子就特别的羡慕和眼馋。由于母亲为人和善,父亲又经常义务为人看病,所以每次鹿场分肉时,就有在鹿场上班的邻家大伯大婶给我们拿上一、二斤鹿肉。

这以后的几年里,生活完全是以我,或者说我的学业为重心,搬过几次家,有时候,我们就是生活的牵线木偶,东奔西走,并不全是自己的意愿,也或者根本没意愿,生活就是圣旨。频繁搬家后,也就不那么伤感了,甚至说已经麻木了。一生的别离会很多,一个人所珍藏的只有那么几次,其余的都会风化在枯冷的风里。

妈妈先把鹿肉切成片,然后再放到案板上用刀背或者是擀面杖轻轻地捶打鹿肉,待到肉质变得疏松了再将其剁成馅,放上各种调味品,汆丸子和蒸包子都特别的好吃。

这年上高中,老威没有兑现他的诺言,甚至没等和我相聚,便匆匆走上外出打工的谋生之路。我想象着可能的相遇,他可能的苦苦的笑和那年夏天的蝉声。那蝉声的凄凉仿佛当时已经预言了一个美梦的破裂,但没有人,能预言生活,就像老威那句话只是一张无法兑现的空票。

烧一锅清水放上调料,待到水烧开之时,妈妈就先用汤匙盛起一小块肉馅放在手里,然后再用母子和食指轻轻地将肉馅挤出,一个个浑圆的小肉球就跳到锅里,小小的红色肉球在沸水里面上下翻滚,像一个个淘气的孩子在水里嬉戏玩耍。然后用文火慢慢煮,待到肉丸熟了以后,再放上小白菜和香菜,一盆红丸和绿叶相互映衬的丸子就摆在桌上。再瞧我们这些小馋猫,早已迫不及待地拿着小碗等在桌前,因此妈妈就会每人一碗分着吃。就是现在鹿肉也依旧是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每当回故乡去赴宴时,都能吃上一盘有鹿肉做成的菜肴。

几年前的一个秋天,一个小时候经常带领我们玩耍的大哥哥过早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我们家乡很多单身汉子可能余生都会孤独地生活了,我不知该为他欢欣,抑或是悲哀。从婚宴的浓艳中独自一人走出,看鲜丽的红光照自家水台。我能想象,流水如何将苔浸润成一片冷漠的绿,人世喜庆之色乃至世间万物在它面前都是肤浅和脆弱的,因为,苔,是时间的足迹。

公家鹿场解体后,梅花鹿就走进了千家万户,有的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养殖规模,成了梅花鹿的养殖大户,鹿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突然就想起了那些过往:废弃的老屋,受伤的河流,无助无奈的伙伴和年华老去的父母,流水般从眼前淌过,而后苍茫在时间的原野里,荒芜,连影子都没留下。

123苹果又名小金红苹果,是我们家乡的特色苹果。具有成熟早、产量多的特点,系金冠和红太平的杂交种。

一生只为实践生命!欢迎关注我的新浪微博:@烟雨江岚

小时候的果园都是公家的,为了防止被人偷窃,公家就在果园的中心建一个几十米高的了望台,看果人会日夜轮班守候在那里。站在高高的了望台上,果园的景致便会一览无余,无论果园的哪个角落出现个风吹草动,人家都能及时发现。

我们每次采菜途经果园的时候,都会看到熟透的果子落满一地,尽管我们馋得直流口水,但谁也不敢轻易去捡拾和采摘,而是远远地躲开,生怕一不小心被人家扣个小偷的帽子,要知道在那个年代拿公家东西将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

随着人们对果子的喜爱和认可,果树也不再只是公家的专利,人们于是把果树移栽到自家的院子里。每一家的房前屋后都会种上几棵果树,每当秋季来临,一个个水灵灵的红苹果,就像一盏盏小红灯笼似的挂满枝头,红彤彤一片。

有的枝干虽然缀满累累果子,但终因抵制不住生长势头而伸展出篱笆墙的外面,因此每次从这经过,我们这些小孩子总是经受不住果子的诱惑,而会偷偷地顺手从树上摘下一、两个尝尝。

每次摘人家的果子,总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的手段很高明,不会被人发现,岂不知,我们的一举一动早被人家屋里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只是都是乡里乡亲的,人家不好意思出来说你就是。但也有的老人会笑呵呵的走出来对你说:”孩子!喜欢吃就多摘两个,没事,都是自家产的。”这时无论你的脸皮有多厚,脸也会羞得像那树上的大苹果似的红扑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