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于天各一方间享受那寂静的大风,那是东北东北抗日联军辅导旅无线电营教导员王一知上士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24日

她们个个百战余生浪漫不属于这支部队

人生情何堪

曾给一位导演看了一张照片,顿时引发连珠炮般的追问。对方一定要弄清楚,这位头戴贝雷帽、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的确是抗战时的中国军人吗?

时间:2016-06-08 22:0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我告诉他,这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无线电营教导员王一知上尉。1940年,在数十万关东军压向中苏边境的情况下,这个清秀的中国女军官却跟随着游击队长单立志毅然渡过黑龙江,在枪林弹雨中寻找她仍滞留在南岸和日军苦苦鏖战的丈夫。

我于人海茫茫中看见了孤独的落叶

东北抗日联军?那么她是共产党了,怎么共产党在抗战的时候会穿这样的军服?怎么她还会有一个上尉的军衔?我国不是1955年才开始实施军衔制的吗?

好似母亲殷切盼儿归去的目光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她们那支部队都是这样的军服。甚至按照条令,这支部队的女兵无论在怎样的寒冬都是只穿裙子的。另外,我指了指王一知上尉左侧衣兜上方,您看得出这是什么吗?

我于天涯海角间享受那寂静的暴风

这是跳伞纪念章。这个旅的官兵人人都能跳伞、会攀登、会游泳和滑雪,部分同志会使用电台收发报、会照相、测绘、制图、爆破等技术。

只为心中亘古未变的自由之信仰

对,这也是抗日红色武装中唯一的一支伞兵部队,他们曾在东北对日军发动过一系列的伞降作战……

我于孤高旷野里感叹这人世的凄凉

30分钟以后,这位导演拍案而起——我要拍这支部队!我要让这段历史的浪漫重现银幕,题目就叫《黑龙江畔的风之子》!

怕的是再也触摸不到希望的淡淡辉光

导演的激情无法感染我。因为,浪漫不属于这支部队。这支部队中的中国人,无论男女,每一个都是百战余生。他们战友的墓碑,至今还屹立在西伯利亚的白桦林中,在风中眺望着咫尺之遥的故国!

我喜欢李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流血”的飘逸洒脱

抱着枪支入眠武器是她们生命的一部分

我钟情于苏轼”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情深意切

了解这些女性,首先要了解她们所在的部队。

我仰慕润之”天若有情天易老,人间正道是沧桑”的侠肝义胆

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初的名字叫做中国特别旅。1942年成立于苏联远东的维亚茨克小镇,旅长周保中,政治副旅长李兆麟。它的成员除了部分苏方补充人员和从当地征召的中国战士外,均为撤退到苏联的原中国东北抗日联军官兵。在这里,他们接受了苏军提供的服装、武器,按照特种部队的标准进行训练,甚至使用了与苏联军队相同的军衔制度。

或许有一天我的生命会终结

=============分页符=============

我希望那是在青莲盛开、夕霞红透的傍晚

对杨靖宇,泽地久枝有着难以磨灭的记忆。她记得,日本移民和伪满职员中流传着这样哄小孩的儿歌:“别哭,可爱的小孩,你哭,怕‘杨匪’出来”。如果说,在写作的初始,泽地还带着旁观者的态度来审视自己的旅程,那么随着追踪的过程,她的感受变得不再那样理性。她记录道,听着被访者描述中国抵抗者的殊死苦战,“作为同样被这块大陆养育的孩子,我的胸中有着难以言喻的炙热之痛。”

我一个人站在金色麦田上

她所说的“抵抗者”,便是东北抗日联军。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共曾派遣大批优秀成员前往东北投入抗战,包括杨靖宇、赵尚志、张甲洲、于天放等,大大加强了当地的组织力量。东北抗日联军主要活动区域依托于小兴安岭和长白山系,形成南满、北满、吉东三大地区,部队编成11个军,其中由第一、第二军组成的第一路军活动于南满,其主要领导人包括杨靖宇、魏拯民等;由第四、第五、第七、第八、第十军组成的第二路军活动于吉东,主要领导人周保中、崔石泉等;由第三、第六、第九、第十一军组成的第三路军活动于北满,主要领导人为赵尚志、李兆麟、冯仲云等;另有第十军汪雅臣部作战于距离哈尔滨直线距离只有115公里的五常地区。

享受这绝妙人间带给我心魂绝妙的安静

本身于天各一方间享受那寂静的大风,那是东北东北抗日联军辅导旅无线电营教导员王一知上士。抗联的所谓军,实际兵力并不多。这其中,实力强的第三军总兵力为6000余人,其余各军总兵力多在一两千人左右。1938年,其总兵力,包含接受抗联指挥的义勇军、山林队,接近5万人。这支部队的很多成员从1931年起,便和侵略军展开了殊死的抗争,他们是早发起抵抗的中国人,到1945年日本投降,整整苦战了14年。

高山流水奏响天地灵动清纯的音符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除了中国,除了东北抗日联军,没有谁有这样漫长的抗争。

小桥人家铺开壮丽山河雄浑的诗篇

她们的血色青春每一天都是在与敌殊死抗争

让我身处这音与诗共存美好的一瞬

与东北抗日联军的发展相对应,1938年开始,作为从远东进攻苏联的准备战役,日本关东军对东北抗日联军连续发动大规模讨伐作战,将兵力压向作为中苏界河的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到1941年,为了配合纳粹德国对前苏联的进攻,关东军接连组织以远东红军为目标的特别大演习,在这一年年底,关东军的总兵力竟然达到了31个师团,人数上升到85万人,号称百万!

哪怕粉身碎骨也无悔于这茫茫的天际

这种疯狂的增兵连美国都因此而陷入迷惑,到日本偷袭珍珠港前,都没能判断出日军已经铁了心决定南进。

因为一切玄妙的事物都深藏于我的心

即便是日军南进,在黑龙江畔,仍然留了数十万兵力,直到战败前夕也没有减少。

哪怕是一枚小小的叶也有曲折的纹路

日军的剑拔弩张,在黑龙江以北引来一阵阵风声鹤唳。前苏联远东红军的数十万兵力也逼近边境调整布防,频频演习严阵以待。

更何况偌大的中华神洲上无数的霞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