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吃.我们没有太多的紧张.,然而就在李敖渐渐对她感到追求无望的时候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21日

谈起台湾作家李敖,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当代文坛上的奇人!他一生不仅着作等身,亦是一位多情才子。李敖的情感经历与他笔下那颇含激情的文章一样,无不充满传奇的色彩。

昨天,是今年高的第一天,我们一向是无雨的地方,奇迹地下起了雨,我的心情也像这雨一样的下起了雨,心雨,也许是因为还有二十天,我的儿子就要参加中考了,人说中考比高考还重要,竞争还激烈.我的心情好紧张.

与”罗”的生死初恋

又是考生数破纪录的一年。想想那一千多万个年轻的学生以及他们的家人,这几天一定有度日如年的感觉吧。曲指来算,我参加高考已经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

1951年,在台中市高中读书的李敖,以一篇《论杜威》,夺得学校”中学生国语论文大赛”银奖。而获得金奖的那名低年级女同学罗,成了他热烈追求的对象。1955年秋天,李敖到台大历史系报到的当天夜里,忽然有人给他送来一封粉红色的蝴蝶笺,写信人正是他心仪已久的罗!几年来,罗从来不曾给他一封回信,然而就在李敖渐渐对她感到追求无望的时候,她却主动给他写信了!在信中,罗告诉李敖,她考进了台大化学系。很快,李敖与罗开始热恋,第二学年罗又调到李敖就读的历史系,两人可以朝夕相见了!

1983年的7月7日,我参加了一年一度的高考,没有受到像如今家长的百般呵护,少人关心,少人问,我独自一人,在县城的一个中学参加高考,吃住在同学李言的哥哥家里,他哥哥家的小孩子刚四岁,正是闹人的时候.由于换地方原因,夜里我也睡不着觉,记得李言的哥哥非常好,第二天中午,让我们好好休息,把孩子带走.我好感动.

可是让李敖始料不及的是,一封”母病速归”的电报将罗召回台中。半个月后,神情憔悴的罗回到学校,立即向李敖提出分手。原来,罗的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而李敖的特立独行在家乡是出了名的,特别是他坚决不肯照习俗为去世的父亲披麻戴孝,让罗的父母反感至极。李敖一直以为他与罗是可能逾越这种障碍的,他决定亲自去见罗的父母。

那时天真人好热,我们步行到考场,汗水不断地流出来了,我们买了雪糕,一边走,一边吃.我们没有太多的紧张.
进考场晚了五分钟.

两天后返回学校的李敖,直觉得痛断肝肠。因为他在罗家遭遇到的一切,已经使他清醒地意识到,他和罗君四年多的友情和恋情,如今真的要割断了!半夜酒醒后,一阵阵钻心裂肺般的痛楚向他袭来,他拿起一只早已准备下的药瓶……李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的清晨。那天深夜他幸好被下铺的同学发现,被连夜送进医院抢救。九死一生的李敖终于又活过来了一边吃.我们没有太多的紧张.,然而就在李敖渐渐对她感到追求无望的时候。!

记得1983年正是我们国家高中从二年转制为高中三年制时,当时是高二的学生,学校说高二学生也可以参加高考,由于高三的书费都交了,老师说让你们的参加高考,就是想让你们休验一下,好有一些经验.也许是这原因吧,我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发挥的很好,会的都答出来了.高考一周后填报志愿,我们当时是大中专一张卷子,够哪个分数线就上哪类的学校.当时是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因为家里根本就没有人问我.

而罗却永远离开了他。很多年后,李敖在回忆录中还写道:”我平生交女朋友不少,但是论眼神、论才气、论聪敏、论慧黠,无人能出其右……”

记得83年我家有三件大事,一件是操劳过度的父亲有病住进了医院,妈妈看父亲这一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原打算盖房子是指不上父亲了,
父亲为别人盖了一辈子房子,到头来自己没有新房子住,于是妈妈在家领人扒旧房盖新房,历时二个月盖起了四间新房,这是我家的第二件大事,第三件大事就是我参加高考,当时我认为是大事,当时在县里念高中,学校给蒸饭,自己带米和菜.
由于家里条件不好,我很少买菜,竟吃些咸菜,学校的食堂经常做拍黄瓜,把黄瓜一拍切碎撒上盐,两年的高中不知吃了多少次,到现在为止,我一见到拍黄瓜就想吐。但是最贵的菜也就是五角钱,可是就是无五角钱也不舍得花呀。

李敖是王尚勤大哥的同窗好友,俩人的恋情开始于一次公交车上的偶然相逢。那是1962年的2月,当时李敖住在新店镇的一座青石二层土楼上,他对王尚勤戏称之为”碧潭山楼”。第一次约会,李敖将在碧潭钓来的大鲤鱼,作为给女友接风的佳肴。

每次都是周日回家,从家里带一些咸菜吃上一周,中间在买两次菜就可以。当时生活非常艰苦,我的同学雅均家在县里住,她家做好吃的就叫上我,有时会给我带上一些好吃的。这样还能解解馋.

在热恋中,王尚勤从台大毕业了。一年来,为是否去美国留学他俩发生了很多争执。李敖发现了王尚勤温柔背后的另一面,她是位非常有主见、有独立人格的女人!1964年9月,王尚勤毅然飞往大洋彼岸求学。

考试后,我回到家,爸爸住院,妈妈领人盖房子,没有人问我,没有人关心我高考的事,什么时候考,报考什么学校等等,一律都是我自己拿主意。

就在学业刚刚起步的时候,王尚勤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开始,李敖力劝王尚勤将胎儿做掉。然而,一种自然的母性使王尚勤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李敖的决定。好在不久李敖就转向支持王尚勤生下他们的爱情结晶。这一年圣诞节前夕,王尚勤在西雅图顺利地产下一个女婴。从文为生的李敖给自己的女儿取名李文。

我们那时事大中专一张卷子,由于我们的课程没有学完,高三的课程没有学,分数下来时,我的分数只够中专分数线。我班考上的只有几个复课生,像我这样的新生只有两个人。但是,我太不甘心读中专了,但就是家里的条件,我没好说出不读中专,接着上高中的的话。哥哥和弟弟说,如你不随心,你就可以念高三,高三再考,我终没如愿的,就来读了中专。这是我一生的遗憾。后来所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1966年春天,王尚勤带着已经快三岁的女儿飞回了台北。就在她即将离开台北的前几天,王尚勤忽然在家里发现了一封情书,是个代号H的少女写给李敖的,同时,王尚勤也发现了李敖回写的情信。第二天下午,王尚勤什么都没和李敖说,自己带女儿飞回了美国。

十月份我们开学,临上学走时,妈妈才和我说,爸爸住院做手术,胃切除三分之一,切除的部分拿到沈阳医科大学化验是胃癌,而且是胃癌晚期,最多就能活半年,听到这消息我半天说不出话来。

直到有一天李敖决定和那位曾想竞争主演电影《窗外》的H小姐分手时,才意识到这不过是萍水相逢的游戏,而此时王尚勤在美国已有了新男友。

妈妈说,你爸爸花不到你挣的一份钱了,我在家盖房子,就是想让他也能住上新房子,要不你爸给别人盖一辈子的房子,自己连一天也住不上新房子。

与小”Y”的文学浪漫之梦

带着对爸爸的牵挂,我来到了学校,到学校听说第三天才开课,我们七名刚刚认识的同学就去看大海,我第一次看到大海,大海的宽阔天水一色,大海的无边,我有了心旷神怡之感觉,我照了像。给爸爸写了一封信,并邮去像片,没想到爸爸生前没有看到我的信和像片。

1966年12月,李敖在他主编的《文星》上刊发《我们对***限?的严正表示》后,***当局对《文星》恨之入骨,将其列为监管刊物。让李敖颇感意外的是,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小Y,竟也是军管组成员。

在我入校的第二十一天,爸爸就永远的走了。今天想起高考也想起了爸爸。

李敖和小Y的交情,可以说是”打”出来的。那是1965年1月,李敖从许多读者来信中,意外地发现一篇文笔非常犀利的来稿–《如此独白,为何见刊?–与李敖先生商榷》。这是李敖自《传统下的独白》公开发表以来,接到的第一篇抨击性的文稿。这个署名小Y的读者,在李敖看来实际上是在为***当局张目。她的有些观点甚至比当局对《文星》的指责和讨伐还要尖刻,这不能不让李敖大为震怒。而它的作者有一天居然主动找上门来,面对面地向李敖兴师问罪了!更让李敖吃惊的是,作者小Y居然是位漂亮的女学生。

现在的学生们,虽然由于大学扩招而有了更多的机会,但毕业后就业的压力也不小。真是各有不同经历.各有各的烦恼。不管今后如何,首先我要祝愿他们在高考中发挥自己应有的水平。能如原以偿。

现在,小Y主动提起两年前的往事,李敖忽然向她提出个大胆的请求–约她下班后一起吃顿便饭。那天晚上,李敖和小Y的相聚非常愉快。后来,在小Y军管《文星》期间,他与她甚至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毕业后小Y去了香港,担任《紫荆》杂志的编辑,在那里圆自己的作家梦。1970年元旦那天,李敖接到了小Y寄来的香港《明报》副刊,她那篇《号外》就刊载在这张报纸岁末的圣诞节专版上。李敖从这篇优美别致的散文里,隐隐听出了她的心声。那是一种对往事回忆的心之告白。李敖发现了小Y的心迹以后,才认识到,他错过了许多可以与小Y更走近一些的机缘。而第二年春天,当小Y从香港飞回台北时,同样发现自己回来得太晚了,这时已有另一位漂亮女孩走进了敖寂寞的生活。

《文星》被监管之后,继而遭查封。以笔为生计的李敖,在台湾当局的文网之下,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职业,他开始做起了贩卖旧家用电器的生意。在李敖连供养女儿文文的钱也发生困难的时候,给予她精神上鼓励与安慰的红颜知己是小蕾。

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认识小蕾在1967年9月26日,那时她19岁,正从高雄女中毕业……看到她,我立刻喜欢上她。”

但是,在此期间,***当局对李敖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先是因人检举他在中学时就参加了共产党的活动,而不断受到台北警备司令部的传讯,继而,因他的朋友、正被特务监控的台大教授老K私逃瑞典而遭软禁。

李敖失去自由以后,曾劝小蕾离开他。可是小蕾重感情讲义气,最后的选择当然是留下来。

1971年春节的前几天,李敖居然敢以公开到监狱探望有通共嫌疑的在押犯雷震的方式,抗议***对他的长期幽禁。小蕾虽然很害怕,但还是随李敖去了新店溪监狱。

1971年3月19日,台北是个阴天。一大早,李敖就发现在他家周围监视的军警增加了。这是个可怕的信号!这一天,李敖特意与小蕾去台北一家很有名的照相馆拍了合影。晚上,军警上门了。李敖将一个里面装有10万块台币的木匣子交给小蕾,以不容分辩的态度坚决要她收下,然后将小蕾紧紧拥抱,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

李敖入狱的最初日子,小蕾是一个人在国泰大楼里度过的,后来她不得不离开了。五年之后李敖终于出狱,可是那时的小蕾早已为人妻母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