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如我,我这才意识到——姥姥老了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21日

我在那片海里,守着一世的记忆,等到水的干涸,终其一生

我从来没想过姥姥也会有老的那一天。从我记事起姥姥就是个梳着小纂儿的老太太,几十年了不曾年轻也不曾衰老,直到有一天哥哥从泰山给姥姥买回来一根写满寿字的拐杖,姥姥如获至宝,我这才意识到——姥姥老了。

那是一个寂寞的小宇宙,是一片荒芜的大战场—–

老了的姥姥盘腿坐在床上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这么连轴地睡,还不很快就睡过去呀?我害怕了,于是我给她分配了工作。

我缩在角落里看着黑暗中忽隐忽现的人群,劲爆的音乐,亢奋的欢叫,扭动着的身体,一切让我前所未有的寂寞…

我家定了三份报纸,一份《新京报》,一份《北京青年报》,每周还有一份《南方周末》。我跟姥姥说这三家报社回收旧报,凡是看过的,你按大、小张和有图片、没图片的分类叠整齐。

没有烟,没有酒,寂寞如我,却不知道做些什么。无力的挫败感让我昏昏欲睡,微醒的前一刻大脑忽然闪过一张模糊的面孔,像一道晴空劈雳,猛的击中我的心脏,开始翻天覆地般疼痛寂寞如我,我这才意识到——姥姥老了。!我知道那是你,只是这么多年…我早已学会忘记你的名字!

“每天的工资是十五块钱,你做不做?”

我习惯性的抚摸着手臂,想在记忆中触摸曾经刺刻的字。如今,什么都没有。哪怕疤痕,也淡的再也找寻不到!十六岁的年纪,太过张扬,太过勇敢,太过坚决,挥手间就愿承担所有的伤痛。单纯的认为喜欢一个人就要将他用最疼痛的方式记住,曾经那是我为你许诺过的一辈子!一辈子终究太长,时间的壮大让我放肆的懦弱。我怕疼,怕伤害,怕欺骗…从此,我只愿活在那片属于我的寂寞的城池…

姥姥想都没想,“做,做!闲着也是闲着。”

是不是当初爱的不够深,所以现在什么都没有留下!可是记忆中的切肤之痛早已深入骨髓,难以消除…

这是姥姥一生做的第一份拿工资的工作,九十七岁的姥姥开始挣钱了。每天十五块,一个月四百五十块。有了自己挣的钱,看着阿姨去买菜,姥姥顺手掏出十块二十块地塞给她说,“捎个西瓜回来,拣个大个儿的”、“买点排骨吧”。从前我们给她的钱,现如今都变成日元了,有多少好像也不值钱了。

那是一个寂寞的小宇宙,是一片荒芜的大战场。曾经我有足够的勇气为你奋力撕杀,如今寸草不生!

我怎么早没想到这些?只想给她大把的钱她就高兴了,自己挣的钱和别人给的钱多么不一样啊。我真聪明!

记忆像领口,贴着我的脉搏,弱而微小,深入浅出—–

我记得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我们回家的那条大道还没有现在这般宽,村口的那座石桥还好好的存在。夕阳如血的傍晚,你站在桥上,白色的棉衬衫在风中扬起一道炫丽的弧度!你轻轻靠着我,低低呢喃一句“我喜欢你”!从此我便再也无法忘记!

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们之间还有这样一段小插曲?你一定是忘了,是真的忘记了,否则不会离开时连一句“再见”也没有为我留下…

你是我年少时干净清朗的少年,即使时光总在不停的兜兜转转,记忆中的你依旧灿若星尘!

你般家离去后,我经常旁敲测试打探你的消息。听说你已经升入国中,听说你开始抽烟,听说你学会打架,听说你开始恋爱,听说你们又分开了…我不知道应该气愤还是难过,曾经那么好的你也开始堕落,我还可以期待什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