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一看天空都觉得美妙无穷,装着车票、钱包、手机、烟、CD机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20日

我想象着萧红的祖父仁慈善良,容易亲近,好象在那里见过。我想象陪伴萧红童年哪个后花园,一定像天堂一样美丽。我望着萧红的容颜,那童年的快乐总有些沉重、凄凉,正如她在遗书中留给我们最后的话;“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与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如果你是柔风,就为我向浅海湾长眠的萧红捎去祝福的消息吧,已寄托我的哀思吧!如果你是白云,就替我向呼兰河水道一声真挚的问候吧,以深表我的缅怀与追忆。

记得那一年的春天,樱花开遍校园。微风吹动,粉白的雪片飞得满地满天。我坐在花朵娇柔的尸体覆盖的石凳上给一个已婚男人写信,告诉他我爱他,爱得如此寂寞,如此绝望。然后把信烧掉,看着自己的心在明亮的火焰里飞成灰烬。爱是一种贪婪的罪,因爱生出的占有欲和不舍,是否能用这种方式得到救赎。

萧红姐姐,请走好,我知道你还会回来,来世或者更远的来世,我在呼兰河边等你,我在浅水弯等你。我想陪你一直走到更远的未来。

这些年,很多个黄昏是和黥一起度过的,两个面目模糊不修边幅的年轻女子,顶着文艺女青年的恶名,看书,码字,卖文,辗转在不同文字机构,下班之后泡在酒吧,或者某个不知名的咖啡店。黥要一杯意大利黑咖啡,我要一杯鲜榨的柠檬汁,加很多冰块。一包云南产的白盒石林烟,我十一支,她九支。因为我比她吸得快,平日里貌似安静做事认真刻苦的我,抽烟的时候像个沉默的男人。

萧红的童年就是在祖父善良的微笑里,在花花绿绿的后花园里,在来不及感谢世界美好的兴奋中,在一次次新鲜、好奇、惊讶和手舞足蹈的欢快中,在随遇而安的心境中按照呼兰河的想法长大的。想怎么长就怎么长的矮瓜妞和黄瓜妞最终也都长成大矮瓜和大黄瓜,想怎么飞就怎么飞的小蝴蝶也长成了大蝴蝶,想怎么微笑就怎么微笑的祖父也长成了坟墓上的荒草,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小萧红也和那丝瓜蔓一样在祖父身边的后花园里绕来绕去,最终也长成了大萧红。

也许只是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遇到了不对的人,才使我们在爱的路上多了几分辛苦。黥的一缕头发从耳边滑下来,她不理,只是吸烟。脸上浮动难以捉摸的表情,似希望,似绝望,似飞蛾向火时欣喜的从容。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子,整天跟着祖父在后花园里,把大矮瓜花当作童铃摇呀摇,把藤手镯当作风车转呀转。随便拍拍树都觉得无比欢畅,随便看一看天空都觉得美妙无穷,随便闻一闻花香都觉得欣喜若狂,随便听一听蛙鸣都觉得惊奇不已。

晚上七点。面前是纷乱拥挤的火车站。

尽管萧红的童年世界是狭窄的,单调的,凄凉的,但祖父的微笑与后花园的繁华淹没了所有的孤独和寂寞。她是在祖父的微笑中和后花园的快乐里开始有记忆的。她开始觉得这个世界眼花缭乱,到处都是无穷无尽的乐趣,每一个新的一天都有她想象不到的东西。样样好玩,事事新奇,件件古怪,种种迷恋,这无限的美妙让她受用无穷。她觉得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世界,明明是受宠若惊,怎么会寂寞呢?又怎么会孤独呢?她自从发现这个后花园之后,就在也没有办法单调和寂寞了。

有很多话题。通常是不同的,但也有些许雷同。读书时代的往事。手边的工作。来来往往的爱情。飘渺遥远的前程。以及远方的家。黥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离家之前只和妈妈姐姐生活。她说她很想见见他,只是见见他,虽然是他狠心抛弃了母女三人。但是在母亲面前,她只字不提,是不忍触及那善良女人心头柔软的伤口。我的家貌合神离很多年,终于在我读高三的时候土崩瓦解。那个血缘和法律关系上是我爸的人在外面有了女人,并以此对妈妈拳脚相加。在一个沙尘暴狂做的黄昏,我拎起菜刀指着他说你离我妈远点要不我砍了你。没有人知道这些事,除了黥。这是我这个好孩子心底的冰川。回忆慢慢溃烂成丑陋的伤疤,只有黥轻轻抚慰它,用她冰冷苍白的手指。

我仅以此文献给一位英年早逝的女作家。

从那以后,我恐惧泪水和血液。两种将人催垮的液体。一个攻破感情的防线,一个让健康的机体呈现衰败的凄凉。黥的身体至今单薄如青涩少女。可是黥说,躲躲,我们的一生能够爱几次,痛几次,这是爱的印记,疼痛,我却接受。

我有幸读到萧红的小说《呼兰河传》,每当我读到“我的家是荒凉的,我的童年是寂寞的,去没去处,玩没玩伴”,心里总是有一阵阵心酸的东西,触动心痛,触动心碎,还有说不出来的难过。那种说不出来的难过是什么样子,我恐怕是说不清楚了,如果非要让我表达出来,或者描述出来,我只能勉强地形容那其实就是说不出来的难过,是难过的难过,就是更伤心的难过,是沉甸甸的难过,是同情和怜悯的难过,是为生命的脆弱感到的难过。唉!我越是把我对萧红的难过说的更明白一些,可我罗哩罗嗦了半天,还是解释的不够准确,好吧,我不想在这里绕下去了。

我明白黥的意思,新的旅程,她希望脚步迈得轻松。她出发。我留守。人总该留住些什么,生命短暂,若内涵无限丰盈,我们应该留出时间来记得,来感恩。如果这是贪婪,我们愿意背负应有的罪责。我们相信都《圣经》里的句子absent
in body ,present in
spirit。我的人留在文字故纸堆里,心却随她一起飞翔流浪。她的人在路上漂泊寻觅,心却在纯简美好的文字里同我恪守固有的单纯与爱的勇气。这个黄昏与以往有些许不同,却也无尽相同。只因我们在一起。

——题记

躲躲,是否记得我们都喜欢李敖的诗?

她走出咖啡厅检票上车。我依旧坐着,很久没动。
窗外黄昏早已退场,初秋的黑夜浸泡整个城市,灯火阑珊,无数夜归的旅人正倦鸟入巢。烟盒里还有两支烟,我少抽了一支,黥也默契地少抽了一支。我想我会留着,等她回来,不管过多久。要她把打火机还给我,然后一人一支,笑着点亮某个寂寥的黄昏。

就要走了。黥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检票进站。

就近找了家小咖啡店坐下,两个人一同消磨掉这个写着离愁的黄昏。季节转换,日夜温差好大,白天还是艳阳高照秋高气爽,太阳下山之后,气温骤然下降,猥琐的凉风舔舐裸露在外的胳膊,仿佛一场预谋的追杀。

血。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的血,让人眩晕的暗红温热的液体从黥的身体里喷薄而出,似一条狰狞的河流。黥紧紧攥住我的手,指甲嵌进皮肤。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空洞,用手心轻轻遮住。没事了,黥,都已过去。

黥的火车要十一点才开,提前半小时检票,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她的行李很少,一个小旅行箱装换洗的衣服和日用品,一个斜肩挎包,装着车票、钱包、手机、烟、CD机,和mp3,里面只有两首歌,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和王菲的《因为爱情》。她执意不买吃的东西,说不喜欢在漫长的旅途上吃任何食物。只是抽烟,喝大量的水。或者一直睡眠。

只是爱着。寻找着。却不知为谁,能坚持多久。

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似海深,我的爱情浅。

黥抓起了我的打火机,顽皮地说,这个是我的啦。然后用手拍拍我的脸说,晚上做个好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