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品牌的食品,商店恢复恒源祥绒线的名称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7日

蔡衍明认为:“学历高的人定性不够,都不够了解自己,要求的待遇比别人高,却不懂得要求自己;反而是学历低的人,比较有耐心,知道自己的不足,工作起来比学历高的人更努力。”

MBO后的恒源祥,迅速发生了跨越式发展。从单一的“恒源祥毛线”品牌发展到拥有毛线、针织、家纺、服饰四大产品系列,数百个品种,数千种产品的产业集团,刘瑞旗仅用了两年的时间。2002年6月,刘瑞旗整合旗下绒线、家纺、袜业、服饰日化等7个子公司,成立恒源祥有限公司。刘瑞旗也通过恒源祥创造的丰厚利润,在两年时间就还清了MBO的钱。

在投行的建议下,蔡衍明决定转投港交所。不过,精打细算的他不甘心让投行与私募狂分利润,他做了一个相当江湖气的决定,用自己的团队替代专业私募。

世茂集团是一家主营房地产开发的公司,其入主万象集团,乃是为了发展其房地产主业,刘瑞旗及其恒源祥事实上已经处在边缘化的境地。这似乎于刘瑞雪不利,但不利的表象背后,恰恰孕育着时机。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蔡衍明“有点像宗庆后”。一个靠一包一包卖米果,以500亿元身家成为“2012胡润外来首富”;一个靠一瓶一瓶卖饮料,以105亿美元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首富。

事实上,早在世茂股份入主万向集团之前,刘瑞旗就有了MBO的念头。以刘瑞旗的才干和他对恒源祥产业的贡献,刘显然不满足于在国有企业所能拿到的回报。

投产后,蔡衍明参加郑州糖酒会,收到了300多份订单,过后却没有经销商来交钱提货。第一炮没有打响,眼看食品就要过保质期,情急之下,蔡衍明决定将产品分送给上海、南京、长沙、广州等地的学生试吃,结果孩子们爱不释手。

但刘瑞旗显然拿不出这么多收购现金。关键时刻,他想到了为他生产恒源祥产品的客户。

今年57岁的蔡衍明出身在台北一个富贵家庭,在家排行老幺,深受父亲的宠爱,不爱读书,却爱当老大,大部分的知识都从街头和电影院获取。在父亲开设的中央戏院里,他一天能看上十部的电影。

4加盟商出钱助刘瑞旗MBO

旺旺虽然取得不凡的成绩,但并非全身浸在阳光之中。从1992年进入大陆以来,旺旺至今仍未建立自己强有力的销售网络,随着食品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这一软肋带来的劣势或成为旺旺致命的弱点。“不要让他们太完美,要有点残缺,让他们有机会多学习。”或许对于曾如此教育孩子的蔡衍明而言,旺旺发展上的“留白”也是他的一个妙招。

世茂股份借壳万象集团后,“恒源祥”对世茂而言实为鸡肋,但要迅速为恒源祥资产找到合适的外部买家,又非易事,因为这些资产离开了刘瑞旗为核心的管理团队将无法维持经营。MBO成为世茂集团和刘瑞旗的好选择。

两上市,200天“光速”撤新登港

为刘瑞旗出钱的,是无锡、张家港等地的4家企业。其中的无锡市藕塘镇恒村绒线有限公司,即是当年第一家与恒源祥开展业务合作的乡镇企业。

高中时,由于两次和学长的冲突,处于叛逆期的他索性退学,进入父亲的制冰厂工作。

4位老板得到了恒源祥39%的股份,刘瑞旗占51%股份,黄浦区国资局占10%。此后,刘继续收购黄浦区国资局持有的恒源祥股份,比例增至61%。

惹争议,变身媒体大亨被痛骂

“过去恒源祥是万象集团的一个部分,虽然利润已经是万象集团的支柱,但始终只是万象集团的一个配角,双方的战略矛盾始终解决不了。刘瑞旗甚至想要废掉恒源祥,另创一个国际化的品牌。但这次MBO,不仅解放了刘瑞旗这位企业家,还保护了一个民族品牌。”郑培敏这样评价恒源祥MBO的意义。

管理偏集权制 有点像宗庆后

几年过去,8月底,市场再度传出恒源祥将借壳开开实业上市的消息,在弱市行情下,仅两周时间,开开实业的股价就几乎翻了一番。虽然开开实业公告称没有重组之事,恒源祥方面亦对借壳之事讳莫如深,但恒源祥借壳,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当上媒体老板后,蔡衍明斗志昂然,只要谁批评了他,旗下媒体便会炮口齐开,轰个体无完肤。学者黄国昌反对中嘉系统台被并购,结果黄因在抗议现场乱丢烟蒂遭中时与中天等媒体大篇幅炮轰,被人戏称为“大炮打小鸟”。

“当时谈判结束,需要马上提供现金,我打了几个电话,江苏4个老板一个个提着现金,用小轿车送到上海。我只是说了借款与还款的方式,并没有一个字的协议,到现在也没有,他们就将钱送过来了。钱全部是他们提供的,而大股东却依然是我,而这几位提供现款的老板都成了恒源祥的股东。”刘瑞旗曾这样说。

整整两年,蔡衍明频频拜访桢计作,终于获得米果制造的技术输出。此后,爱狗的他将公司取名旺旺,迅速成为台湾米果市场老大。至今,蔡衍明仍将桢计作称为“旺旺之父”,在总部竖立铜像。

1994年,万象集团上市。在刘瑞旗的经营下,恒源祥逐渐成为上市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刘瑞旗其后升任上市公司总经理。

7个女人9个伢? 命令孩子不读大学

1987年,时年29岁的刘瑞旗走马上任恒源祥绒线商店经理,大喜过望。刘有心施展自己的手脚,重振恒源祥的雄风。通过广告营销等策略,两年后,恒源祥即被命名为上海市名特商店。

对于念书,他有独到的哲学,首先,他是“务实主义”者,他认为“街头一年,更胜读书三年”,而小孩跟在他身边学习经营管理肯定胜过念什么商学院。其次,他认为必须给小孩一定的缺憾,他们才能“确实地认识自己”,才不会自满。

1998年,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培敏发现刘瑞旗是上海滩价值被严重低估的企业家之一,即通过一些渠道为刘瑞旗策划对“恒源祥”的收购,但由于当时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收购计划没有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支持。

在他的指挥下,摇摇欲坠的中时集团转亏为盈,原本各自为政的旗下媒体,也透过整合发挥了极大的联合作战能力。但誉之所至,谤亦随之,甚至比正面评价来得更加暴烈。

从上市公司反向MBO,恒源祥MBO,被称为是成功的案例。控制了恒源祥的刘瑞旗,又反过来将目光对准了重新上市。2002年,即有媒体披露了恒源祥的上市计划,即买到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将恒源祥集团公司的恒源祥品牌注入上市公司,再在加盟企业中选择质优而管理水平较高者受让上市公司股权,使加盟企业在产权上直接享有恒源祥品牌。

他在一整年的许多言论,对于不同意见者充满斗志的回击,一连串的媒体并购动作,与壹传媒爆发媒体对战的“狗咬狗”,每一件都引起台湾巨大的反应。“我本想做学生、年轻一代的偶像,没想到居然成为学生们呕吐的对象。”蔡衍明曾伤心地对媒体表示。

恒源祥成立于1927年,曾经是上海滩一个知名商号。1956年公私合营后,只留下南京东路711号100多平方米的恒源祥绒线商店,后来连“恒源祥”三个字都改了。1978年,商店恢复恒源祥绒线的名称,在南京东路专业经销上海名牌绒线,生意开始逐渐恢复。

2008年11月之前,在普通台湾民众心中,蔡衍明还是个台商英雄——事业有着大企业的规模,却又如同本土小台商一样具有亲切的乡土气息,但这一切从他变为台湾媒体大亨开始转变。

传恒源祥将借壳上市

价格战,你定30块我标5块

刘瑞旗当时表示,恒源祥上市后,将会在恒源祥的品牌旗帜下,吸纳更多的优质资产进入恒源祥,使恒源祥的产品进一步得到充实与扩展。其后,恒源祥再利用上市公司这个壳,并购重组一些相关的企业,使恒源祥实现从单一品牌向多品牌发展的战略。到那时,恒源祥将不仅是一个恒源祥,也不仅只有一个刘瑞旗。“

但就算千夫所指,蔡衍明也不会轻言放弃。他说自己的性格受他少时爱犬黑皮的影响:“它的精神启发了我。”他说,“黑皮精神”就是“很自信,也很敢斗”,再大的狗面前,都要迎向前去硬拼,战斗力十足。

在郑培敏的策划下,刘瑞旗决定实施MBO计划,并向世茂投资和仍为第二大股东的黄浦区国资局提出买下恒源祥的动议。

面对危机,蔡衍明推出四个副品牌的低价米果,并一口气将自家产品骤降到1公斤5元,狠辣令人咂舌。他说,“除根之后,才好做”。

2000年8月24日,许荣茂旗下的上海世茂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1.44亿元的代价,从万象股份第一大股东黄浦区国资局购买26.43%的股权,成为万象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世茂投资一入主,就聘任了新的上市公司总经理,刘瑞旗被降职为副总经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