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是软软的,小雄很崇拜地望着和顺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5日

春季是软软的,小雄很崇拜地望着和顺。双胞胎弟弟作者:湘江舟
电影文学剧本双胞胎弟弟——一个初中毕业生抗争命运闯荡社会的故事(原载《电影文学》2008年第6期,《银都风》转载时再次修改)一、主题定位主旋律片,家庭亲情伦理片,青少年教育片。二、人物设置罗小雄双胞胎弟弟
性格倔强,勤劳聪明;嫉恶如仇,奋发向上。李洁天生丽质,贤慧大方。罗大雄双胞胎哥哥。较懦弱,重亲情,知寒苦王兴湘农民企业主罗友成双胞胎的父亲。心地善良的老实农民。袁菊花双胞胎的母亲。哑巴,对罗小雄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李子秋李洁的哥,一个正气与霸气融于一身的青年。罗兴钢罗小雄堂兄。一个用小权谋小利的小人。剧本正文字幕:故事发生在一九九六年秋湘南山区松树坪村1、午后,砖场上遮阳棚下,一对双胞胎在脱坯,友成团泥。小雄高举泥团,稍一用力砸下,随着泥弓“嚓!嚓!”两声,脱出两个砖坯。袁和顺过来:友成哥,多少?明天装窑。镜头晃出一行一行砖坯。
友成:四万多。和顺:兄弟俩的学费够了吗?友成:加上砖坯钱,再借点,够了,只是苦了兄弟俩。和顺:值哇,双胞胎两同时考上县一中特优生,全县找不出第二家。
友成:我眼红你会赚钱。和顺:空话?要是华英能考上一中,我半夜醒来打哈哈。友成由衷笑着。和顺:噢!小雄,你有封信,给了你妈,麻山来的。
小雄:哦!2、午后,
小雄家屋前袁菊花手提竹篮从一栋四垛三间土坯房里出来,遇上和顺、罗玉翠。菊花指着被掀开的厅屋顶棚,愤恨得整个脸变了形。玉翠打手势:你送双胞胎读书,以后住城里。菊花嘻嘻笑着。玉翠捧桔子给菊花:给你“呀“吃。明天装窑,过来帮我炒菜。菊花笑嘻嘻地点头。玉翠:发成哥一家太逞强了。和顺:还不是眼红两兄弟书读得好。3、午后,砖场上华英在卖冰棒:小雄哥,吃冰棒。小雄:我不要,爸,你尝一个。华英递给友成,友成接过,嗅了嗅:好多钱?华英:两角。友成又退给华英:一个冰棒值五个砖坯,算了。菊花来到砖场,她把稀饭一勺一勺依次倒进小雄、大雄和友成张开的嘴巴。
菊花笑眯眯地递桔子给小雄,手指华英:她妈给的。
友成:两兄弟歇会儿。两兄弟洗手。小雄先剥一个递给妈:妈,你吃。菊花接过桔子嘻嘻笑,指指华英又指指小雄。华英不好意思,走了。小雄打手势:妈,别乱讲,我要读书。大雄:妈,你的“呀”还有一个女朋友,很漂亮。哑婆笑眯眯的看着小雄。小雄:乱讲。大雄:她不给你来信了?小雄:那是考试我帮了她。大雄:反正她喜欢你,还叫你去她家玩。哑婆从身上拿出一封信,打手势说村长送来的。大雄笛声悠扬。小雄撕开封口,抽出信。大雄把笛子递小雄:写些什么?小雄:你先看。小雄笛声热烈奔放。大雄看信:啊呀!她爸原准备捐两万给一中,这么有钱?笛声婉转亲切。大雄:她爸说要感谢你。喂!李洁说开学前来我们家一趟。她真的喜欢你。小雄:别往歪处想。哑婆点数砖墙砖坯。哑婆在向友成打手势:四——四——,四四一六;五——友成:小雄,你妈什么都懂,砖坯值一千六,家里还有五百,她都知道。哑婆竖起两个大拇指,比划挑担坐车的样子,嘻嘻笑。友成:这段时间,你妈见人就笑。哑婆又打手势要他们去城里买房子。大雄:妈,以后我住县里,你的“呀”住长沙。
短促的闪电,沉闷的雷声,骑天岭上空乌云滚滚。
哑婆嚷着,指天、指砖。小雄把泥砸进砖盒,朝周围的砖场喊:下雨了!盖砖坯哆!友成一家人紧张有序地盖砖坯。瓢泼大雨倾泻而下。一家人冒雨猛跑。4、暴雨,友成家友成和菊花走进里厢房,大雄,小雄相继上楼。友成站在窗口注视砖墙。窗外,风裹着雨无规则地乱扫,芭蕉叶被刮得翻来覆去,长柳条忽儿抛竖起来,忽儿仆在地上使劲抖动。友成忧虑的神色。菊花送来一碗姜汤,小雄喝了几口递给大雄。小雄:爸,雨扫横的了。小雄、大雄友成各自披上薄膜,扣顶斗笠。小雄:哥,你淋不得雨,别去!哑吧娘舞着铁铲阻拦。小雄打手势:妈,砖坯倒了,没钱入学。小雄刚出门,狂风将斗笠腾空刮走,扎在颈上的薄膜翻到头顶,横在空中抖得哗啦啦响。炸雷,哑吧娘的锅铲“当”一声掉在地上。5、暴雨,砖场友成和小雄扯着的薄膜鼓胀得象一张横着的船帆;友成这头脱手,由小雄一人抓着的薄膜在暴风雨中狂舞;薄膜从小雄手中挣断,在空中翻滚。如注的大雨;暴涨的河水;灰朦朦的天空。6、拂晓,砖场风住雨停。倒得稀里糊涂的砖坯。遮阳棚歪在一边。友成颓然跌坐在地,嘤嘤嗡嗡抽泣着。哑吧娘示意小雄拉起爸。小雄:爸,回去吧,别个的还不都倒了。友成:鸣嗡嗡……谁倒也没我倒伤心。天老爷,我去哪里找学费哇!雷公打没尾树哇!呵嗬嗬……7、早上,村前河堤上、河堤两岸站满了罾鱼的和看罾鱼的人。和顺起网,的相继起网,罾里都有大鱼“哗——”跳着。和顺朝村里喊:玉翠——玉翠从土坯房出来:哎——和顺:叫华英送只水桶来——发成:兴钢,你给村长拿去。兴钢笑呵呵地:丈人,我去拿!和顺:流里流气。发成:他舅说安排他到林业局上班。和顺:那更不敢高攀。发成:我讲正的。和顺:我也讲正的。8、和顺家门口华英提水桶,玉翠挎竹篮出来,正好与兴钢相遇。兴钢要接华英手中的水桶,华英躲闪着,兴钢霸蛮夺过。“哗啦”一声巨响,和顺家三间土坯房倒了。玉翠和华英目瞪口呆,兴钢的水桶掉在地上。有人大喊:和顺家倒屋了!9、早上,砖场小雄飞跑。大雄在后面跟着。友成被惊醒,站起。哑吧傻傻地看着。
10、早上,倒屋场河堤上,村里人纷纷往和顺家赶。倒屋场一派狼籍。玉翠和华英在哭。和顺惊慌赶来,如释重负:别哭!倒屋不要紧,感谢老天没伤着人。小雄很佩服地看着和顺。友成看了看背着手回家。11、上午,友成家

内蒙的春天总是会来得晚些,走得又早些。记不得究竟哪一天,风不再凛冽,不再冰冷,暖暖地拂过脸颊,仿佛告诉我,“春天到了”。
二月二,无论怎么算,年过完了。午饭后和爱人漫步公园,湖中的冰变薄了,变清了,甚至清水浮面,春天的太阳是暖的,光线是柔的,照在亭子上,楼阁上,湖面上,长廊上,金黄黄的又不刺眼。
喧嚣的城市没有遇到春天,钢筋水泥构成的房子里没等到春天,感谢城市里这一方净园,让我们领略了内蒙的春日之美。想找一个优雅的词描述此刻之春,此刻之情。词穷的我表达不出春天的美。随之与四季略比,或感一二。春天是含蓄的,没有夏日姹紫嫣红的斗艳;春天是温馨的,没有秋日风扫叶黄的萧瑟;春天是柔软的,没有冬日雪压青松的硬朗。春天,不作宣传,不用预告,悄悄地融化冬日的积雪,轻轻地吹走冬日的严寒。尽管,此刻,树木还没有满眼翠绿,花儿还没有尽情盛开,河水还没有完全解冻……但是,鸟儿知道,春来了,喳喳喳“报春”虫儿知道,春来了,草丛中忙碌觅食,蜂儿知道,春来了,寻找一二略绽的花朵。万物复苏的季节到了,农田耕作的季节到了,一年之计在于春,行走长廊,问自己,此春,计,已有否?不负春日,你,我,他,为计搏之!为梦博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