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抱着二个夏瓜,回看起冬季清理完荷塘的败柳残花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5日

甜甜的西瓜作者:袁仁明
盛夏季节,地下热得冒火,日军哨所的一个站岗士兵热得无可耐何,正好哨所旁有棵大树,树下有张长背靠椅,他就躺到靠椅上呼呼大睡起来。叶青和叶亮两个小孩蹲在不远处一边啃着西瓜,一边望着日军那猪皮大肚嘻笑。叶青吃完西瓜,他把瓜皮扔向树上,瓜皮从树上落下,叭地一声打在日军那肉肚上。日军醒来一看,是两个小孩,他拾起瓜皮向叶青扔去,瓜皮扔到了马路上。叶亮还在吃西瓜,瓜瓤和着口水向下拖着。日军馋得流口水,加上叶青和叶亮故意引诱,日军就要求两个小孩带他去摘西瓜。日军来到瓜地,放下枪,去挑选西瓜。叶青趁机挪动了他的枪。日军抱着一个西瓜,叶青和叶亮又抬着一个西瓜摞在上面。日军向前走,眼看要到树下,他加紧步伐,可千万没想到脚踩到了西瓜皮。日军吱地一下,滚到了地下。上面一个西瓜掉到地下,一直向前滚去,滚到了哨所前面的高砊上,再由高砊掉下,掉到了底下的臭水沟里,摔个稀烂。还有个西瓜日军抱得紧。他抱着西瓜来到树下。他左手托瓜,右手抡拳使劲砸下,西瓜没砸破,手被砸痛了。他又一次抡拳砸向西瓜,西瓜砸破了,但砸破的西瓜又掉到了地下。他看着破烂的西瓜,心中一团火起。他抓起烂瓜往自己的脸上身上一顿乱擦,这才感到舒服了,然后又倒在靠椅上睡着了。一会儿,日军所长来了。他看到日军这付鬼象,心中愤怒难抑,于是大吼日军。日军惊慌站起,百丑怪出:反带着帽子,裤子垮到了脚跟,从脸到肚,泥土和西瓜糊得一塌糊涂,就像那滚泥起来的猪婆。日军所长拢上去刷刷两个耳光,打得日军连连发嗨。所长又绕身一圈,突然喊“握枪!”。日军吓得提起裤子拼命向路上跑去。所长以为他要逃跑,拔刀追赶。日军来到西瓜地,不见枪,只好摘了个西瓜讨好所长。所长辟头一刀,日军用西瓜挡去,瓜成两半,掉地稀烂。所长又要举刀劈下,只听后面大喊:“不许动,举起手来!”。所长转身看去,只见两个小孩抬着一支枪。所长大喊举刀要劈,只听嘭的一声,叶青和叶亮抠响了扳机。日军所长倒下。两个小孩抬枪举刀押着一名日军向马路走去……
作者简介:湖北大冶市金山店铁矿中学高级语文教师
袁仁明邮箱:yrm123@163.com抗日儿童剧《甜甜的西瓜》作者 袁仁明正
片背景:炎热的夏天,骄阳似火,地下热汽腾腾。小山旁一条曲折土路,伸向远方。路旁有一日军哨所,离哨所不远处有棵大树,靠树有张长背靠椅。一日军持枪立于哨所旁,他裂齿咬牙,不时的用手擦着头上的汗。1、
大树下这站岗日军热得无可奈何。他收了枪,挎在背上,走到树下的靠椅旁。他先是解开胸扣,露出猪皮大肚,然后松开裤带,再就一屁股坐到靠椅上,手挽着枪,歪着脑袋,躺着。一会儿就发出了呼噜呼噜的鼾声,日军睡着了,鼓起的肚皮随着呼噜声一起一伏,豆粒的汗珠翻过肚皮全流进裤腰带里,那裤腰就成了打湿的抹布。树上的知鸟一阵阵鸣叫,树叶没有一丝儿风动。“
嘻嘻、嘻嘻……”叶青和叶亮两个小孩,蹲在日军不远的地方,一边吃着西瓜,一边指着日军的猪皮大肚发笑。叶青先吃完,他把瓜皮使劲向树上扔去,那瓜皮撞到树上再掉下来,“叭”地一声正好打在日军的大肚皮上。日军促地一下醒来,抓起枪,一看,是两个小孩在吃西瓜。叶青扔了瓜皮后早已跑上了马路。日军拾起地下的瓜皮一边扔向叶青,一边骂道:“你的,找死的,小孩!”叶亮还在吃,那嫩红的瓜瓤和着口水直往下巴流淌,日军盯眼望着,欠得嘴巴不知不觉的搅动起来。叶亮吃完了瓜,把瓜皮往脸上拼命几擦,然后伸着猫脸,眨巴着眼睛,用手比划着对日军说:“
很好吃的,甜甜的,大大的西瓜!”日军越发忍耐不住。他看了看天空发白的太阳,又看了看四周,静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就苗着身子,轻轻的对小孩说:“好小孩,哪里的,西瓜的有?”叶青用手指着马路前面说:“那里大大的有!”日军:“好远,好远的?”叶亮:“不,很近,就在前面。”日军背起枪,对两小孩说:“你们的,带路!”叶青和叶亮对日军说:“好,跟我们一起去!”2、马路两个小孩快步在前,日军紧跟在后。走了一段还没到,日军用枪比着两个小孩说:“狡猾狡猾的,小孩,到底,那里的有!”叶青和叶亮用手朝前一指说:“你看,那不是!”3、西瓜地、马路上日军抬头望去,只见绿油油的一片,都是西瓜地,那西瓜就像他自己的肚子一样,鼓起来,仰在地下。日军几步走到地旁,放下枪,慌忙挑选西瓜。叶青趁机悄悄地把枪挪了位置。日军东挑西挑,挑了个大西瓜抱在胸前,这时叶青和叶亮又抬来一个大西瓜放在他的肚子上。日军高兴地挺着肚子,趴着蟹八步,一边向前走,一边鼻子挤着脸地说:“索嘎,甜甜的西瓜,好了好了的!”日军仰着脸,向前走,累得黑汗水流。眼看快要到哨所了,可他千万没有想到脚下踩着了刚才自己扔的那块西瓜皮,只见日军脚底一滑“嗵”地一声像牯牛一样摔在地下,那摞在肚子上面的那个西瓜顺坡向下滚,一直滚到哨所旁的高砊边,再滚到砊下,掉到臭沟里摔得粉碎。另一个西瓜,被他死死抱住。他一只手按住西瓜,另一只手撑在地下,慢慢爬了起来,口里不住地说:“
索嘎,该死的西瓜皮……该死的西瓜皮……”4、树下他抱着西瓜来到树下,站了一会儿,然后用左手托着西瓜,右手抡起拳头使劲向西瓜砸去。西瓜没砸破,到把拳头砸痛了。他痛得使劲甩,甩了一阵后,又把拳头到口里吹了吹,再次抡起拳头,又一次砸向西瓜。西没砸破,却掉到了地下,摔得粉碎。他呆呆地望着粉碎的西瓜,口里说:“
倒霉,真真的倒霉,西瓜的两个,一口的没尝!”看着看着,他怒火油然而生,索性抓起地下的瓜片也往脸上身上一炮鬼擦,擦得就像泥滩里滚起来的猪婆。他感觉舒服了好多。“嗦嘎!”他还是解开胸扣,松开裤带,仰着肚子睡在椅子上。一会儿他又呼噜呼噜的睡着了。日军所长迈着高傲的军官步伐“咔、咔、……”地走了过来,看到他那呼呼大睡的样子,气愤得咬牙切齿地大嚎一声:“起立!”日兵吓得一搐,刷的站起。这一站百丑全露:帽子是反着带的,敞胸露肚,裤子一下垮到了脚跟,身上更是一塌糊涂。看上去,一半像人,一半是鬼。日军所长拢上去刷刷两耳光,打得他颈往两边歪。口里骂道:

初夏早上六点,清亮透明的月儿还躲藏在云朵里,不忍离去,校园内行人稀少,我骑着单车,晃晃悠悠地耷拉着星松的睡眼。校园内景色如常,照样是绿意盈盈,枝繁叶茂,鸟儿歌唱。

经过西区公园,看那碧绿的草地,飞翔中的亭子,便想起十七岁那年,在这里寻找春天的日子。本想就此停车再感受一遍,可惜心中记挂北区的荷塘。

回想起冬日清理完荷塘的枯枝败叶,一片萧条的景色:湖水变成墨绿色,没有鱼儿游动,四处不见了鸟儿的踪影,只有莲藕躺在湖底沉沉睡去。清洁大叔撑着竹竿,乘一叶扁舟,把一片片黑色腐烂的枯叶残枝挑上船。几个小孩用长长的铁钩把莲蓬勾上岸,取下里头成熟的莲子。

四月深春,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荷塘像是洗去了冬日的泥土与残旧,好些荷叶开始生长,已经初现几处荷叶连连的影象。雨,打在荷叶上,发出“滴答”的响声,不禁让人感慨,荷塘的盛夏的美丽景色,在这时已经有了蓄势待发之势。

一边回想着,一边期待。不知不觉,来到了荷塘。阳光如此明媚,照耀着整片荷塘,油绿绿的叶子,流动着金色的光泽。一眼望去,那些叶儿已长得宽宽厚厚,肥美硕大,一阵风吹来,它们就像调皮好动的一大群小孩,晃着胖嘟嘟的小身体挤向公共汽车。

看呀,那莲叶的背后,藏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粉粉嫩嫩的,像极了白里透红的婴儿的小脸。走着,走着,你瞧,那里又有一朵小荷花在跟你捉迷藏。那朵,快要开了,粉红中带着丝丝的深红,就像古代躲在门帘后偷看意中人的少女。

鱼儿,在水中串上串下,吐着顽皮的泡泡;鸟儿从荷叶上空飞过,想亲吻荷花姑娘的芳泽。四周的花儿,紫的,黄的,白的,红的,竞相开放。大红花儿,张着大嘴,放声歌唱;灯笼花儿,随风摇坠,四处飘香;剑兰花儿,形态独特,毫不逊色。它们与荷塘之景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此时,我的心情兴奋到极点,好久好久没有看过如此美的景色了。若果我有一双会画画的手,我定把这如痴如醉的荷塘活色生香的描绘一番;若果我有一部高像素的相机,我定不放过每个花开的镜头;若果我是一个诗人,我定把这荷塘每片光鲜艳丽的色泽融入人生的诗篇。

我更期待,期待初夏雨后的荷塘色,期待那更加妖娆多姿,色泽鲜艳的荷花,期待初夏雨后生机勃勃的激情生活!

雨中纤尘,飘渺不定,我是一个红尘中的女子,活在平凡的世界里。风吹叶落,孤心难收,雨湿凡心,愁肠难断。谁来拯救,谁来为我拭去雨中的眼泪!泪若雨,雨成泪,泪雨两行,打湿心的浮萍。

五月的雨,下得清凉,也下得寒心,校园几处的树,已被大风吹断了粗壮的腰肢,有的甚至连根拔起。连续十几天的雨,乌云满天,天色暗沉,掠在阳台的衣服迟迟未干。

昨日晚上又是一场大雨,做了噩梦,盼望今天是个晴天。

果然,今早起来,阳光明媚,一寸寸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肌肤。忽然想起五月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急切盼望,那荷塘的一片美景,寻找心灵的宁静与愉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