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振良与张翠花二人虐待陶曼妮的女儿陶沁芳,女孩说过她不要去医院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5日

郭振良与张翠花二人虐待陶曼妮的女儿陶沁芳,女孩说过她不要去医院。四十五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四月梨花开》剧情梗概
20世纪70年代末期,柳都评剧团的当家人由沈思年换成了郭振良。郭振良别出心裁,排练京剧《游园惊梦》。郭振良通过冯向义将京剧名家陶曼妮挖到评剧团。郭振良开始疯狂追求陶曼妮。好友邸云秋多次叮嘱陶曼妮防范郭振良。
终,陶曼妮与蒋文浩离婚了。纵然有冯向义从中作梗,但为了报恩,陶曼妮与郭振良达终走到了一起。沈思年奉劝郭振良不要仓促上马京剧,但没有成功。顶住了巨大的压力,《游园惊梦》终于上演了,并获得了空前成功。
危难来临,郭振良无情地抛弃了陶曼妮,并和保姆张翠花生活在了一起。
受到陶曼妮的牵连,郭振良被免了职,评剧团也改成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并终回到了沈思年的手中。郭振良与张翠花二人虐待陶曼妮的女儿陶沁芳。
陶沁芳稍长后,将母亲的骨灰偷偷抱回了自己的桃园的家。郭振良知道此事后,将陶沁芳撵出了桃园。终,邸云秋收留了陶沁芳。
司马恕投奔舅舅杨得志,舅母不容,司马恕只好离开杨家。沈思年为了留住人才,向革委会申请破格提拔司马恕为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副队长。冯向义对司马恕充满了嫉妒,并四处诋毁他。
宣传队编剧顾思成功改编京剧《游园惊梦》,并获得沈思年的支持,很快投入排练。革委会副主任的女儿葛晓霞作为观众,对司马恕一见钟情。
《游园惊梦》遭禁演,司马恕与牧青萍被关进牛棚。葛晓霞以死相逼,求父亲葛建国出手救司马恕。牧青萍从牛棚出来后,迎来的是司马恕的分手。郭振良得到了宣传队副队长的职位。为了和剥削阶级划清界限,他主动搬离桃园。桃园充公。陶沁芳据理力争,终于要回了本属于陶曼妮的桃园。
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更名为柳都市评剧团。司马恕被任命为团长。剧团决定排演《秦香莲》,牧青萍饰演秦香莲A角,牧青萍作为B角。下乡演出过程中,噩耗传来,儿子春生遭到高压线的电击,邸云秋不得不离开了舞台,牧青萍获得了演出的机会。
为了剧团的发展,在司马恕的推动下,吸纳了陶沁芳、萧剑雄、李可、苗小秋、赵新晨、刘在北、冯志行等新人加入。陶沁芳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萧剑雄,邸云秋善意提醒陶沁芳,注意男女关系问题。
财政局副局长的儿子尤志高成了牧青萍的粉丝。《三打陶三春》剧组将到乡下去演出,尤志高追到乡下。牧青萍终拒绝了尤志高。尤志高决定转而追求陶沁芳。副局长尤万年嫌弃她是个戏子,坚决不同意。一段感情无疾而终。
陶沁芳与一名商人叶城相恋,并有了身孕。陶沁芳成了评剧团的笑柄,茶余饭后的谈资。陶沁芳生了一个女儿,遭到叶诚的抛弃。陶沁芳大闹叶诚老家,但以失败而告终。终,邸云秋接纳了她。
电影挤进了城市,挤进了乡村。评剧团与电影院几次交锋,从城市到农村,都失败了。评剧团面临着分流的困局,司马恕殚思竭虑,终死在了工作岗位上。
牧青萍接替司马恕,当上了评剧团团长。她扛起了改革的大旗,通过引进股份制等方式,为评剧事业发展杀出了一条血路。《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属于评剧的春天已经来临。但就在这时,她由于过度劳累,病倒了。顾思不负牧青萍所托,写出了《四月梨花开》的评剧剧本。新剧《四月梨花开》上演了,牧青萍也出院了。
春天终于来了。

安静的午后,只有知了的声音在这个世界里疯长叫嚣着让人烦燥。
一辆拉风的军牌车上,沙逸轩举着望远镜闲散的观望着周遭的环境,这一带军事管辖区从今天开始就要归他管理了,他升了。
蓦的,他呆住了。 天,是血。
视野里是一片小树林,一个女孩狂野的笑着,几个小混混正在撕扯着她的衣服,而她,居然就在此时忽的一抬手就捏住了一把好象是一直架在她脖子上的匕首的锋刃,然后直接送向了她自己的脖子。
鲜红的血刹那间就沿着女孩原本姣好的颈项流淌出来,可那画面居然一点也不血腥,相反的却是尤其的唯美。
就在女孩身前的几个人被她的举动惊的一下子怔住了的功夫,女孩一抬脚就踢向身前的一个小男生,“刷”,那把匕首落了地,颤抖的小男生这才反应过来他失手了。
于是,几个人围住了女孩,他们继续撕扯着她的衣服,而女孩似乎是在尽力的与他们搏斗着,可她,只有一个人,她根本不可能是那几个小混混的对手,这是沙逸轩一瞬间的想当然而。
望远镜一转,一旁,一个看起来很彪悍的女生正拿着摄影机在拍摄着什么。
可那个女生的动作明显的不专业,而且,似乎是有些紧张。
沙逸轩的眉头一皱,他已经确定望远镜里的这一幕并不是在演戏,因为,他今天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说这里今天有人要来拍戏。
沙逸轩这才反应了过来,出事了。
女孩的身影已经被那几个人遮住,可是,他的脑子里闪过的就是女孩流着鲜血的颈项,那么的唯美,唯美的居然让他想起了垂死的天鹅,优雅着动人。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放下了望远镜一推身旁的驾驶员,“下去。”
敞篷的军牌车,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人就已经落了地又啃了满嘴的泥。
那样唯美的颈项,雪白间的点点红痕,沙逸轩的脑子里全都是女孩自己割伤自己的画面,那么的触目惊心,那么的让他震撼。
车子,以超速度驶向小林子,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女孩狂野的笑,即使狼狈,她依然妖冶,依然骄傲。
林子里,离开了望远镜的女孩变成了小点点,可是很快的,随着沙逸轩飞速的飙车那画面与声音渐渐的传进了他的眼睛和耳朵里。
“汪嘉玉,为什么这么对我?”娄千晴就如一头小兽还在与她身边的小混混争斗着,可是,她身上的衣服早就变成了碎片,让她内里的黑色胸衣和小裤裤若隐若现在几个男生的眼中,也更加激起了他们撕扯的兴趣,这女孩月兑光了一定很冶艳,如是想着,他们的动作也越来越野蛮。
“住手。”娄千晴再也无法忍受那些狼手在她身上的触摸了,她有点恶心,她很受不了那几只狼爪子,如果可以,如果她够强悍,她想抓住这几个人的手然后一一的剁了,剁成一截截的血腥。
“呵呵,要求饶了?”汪嘉玉心思一转,随即摆手示意那几个小混混住手,若是拍了娄千晴向她求饶的画面那也不错,她喜欢居高临下的感觉,喜欢这个女人求她。
娄千晴的目光极快的掠过周遭,她在思考着摆脱这几个人的办法,可是一时间,她根本想不出来,所以,她只能尽可能的与汪嘉玉周旋以拖延时间,或者,她还有被得救的机会,“汪嘉玉,我到底怎么着你了,你居然要这么对我?就算是死,也要让我死得明白吧。”她灼灼的目光扫向汪嘉玉,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此刻汪嘉玉早就已经死过一千次一万次了。
“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娄千晴,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
多无礼呀,她长得漂亮那是爹妈给的,跟这位‘佳人’无关吧,“我爹我妈给的,这也碍着你什么事了吗?”吹一口气,吹着额头的流海随着气流而轻轻飘动,即使是被人制住,即使所有都证明她现在绝对的处于劣势,可她依然淡定从容的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
“就是碍着了,我男朋友喜欢你,所以,我要毁了你的形象,免得你不要脸的去招惹其它女人的男人。”
“喂,谁招惹你男人了,是你自己没用。”娄千晴真气了,汪嘉玉的男朋友是谁她都不知道,而且,T大里追求她的男生太多了,对于那些男生她一向都是一视同仁的,从不与他们联系,甚至于连个笑脸都没有给过,以至于在T大男人的口中,她除了校花的雅号外又多了一个绰号:冰美人。
汪嘉玉的脸色倏变,瞟瞟娄千晴,她真的恨得咬牙切齿,为什么同是女人面前的娄千晴可以这么美,而她呢,却是别人眼中和口中的男人婆,很动人的名字,却配了个如男人一样彪悍的身材,嫉妒和恨让她的声音颤抖着吼了出来,“立刻把她给我月兑光光,我要给她拍照,我看以后还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上她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汪嘉玉的尾音还未落,那几个小混混的狼手立刻重新迫不及待的蜂拥而上,直接落向娄千晴的身体……
就在娄千晴挣扎而感觉无望的时候,蓦的,耳边传来一声男人的低喝:“住手。”
那声音那么的磁性悦耳清脆响亮,那是让千晴用尽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的动听,她轻轻抬首,透过两个人间的缝隙看到了灰暗的林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是那么的高那么的高。
唇角溢出笑意,脖子上很痛很痛,明明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她却觉得他象天使。
那身绿色的军装真好看,穿在那男人身上帅呆了酷毕了。
“你是谁?走开,这里不关你的事。”汪嘉玉半晌才反应过来,壮着胆子看着沙逸轩,可是后者身上浑然天成的那股子气势让她连声音也低弱了。
“放了她。”沙逸轩的目光落在那个被脱的几近全果的女孩身上,心底突的现出一抹怜惜,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孩,若是他来晚了,岂不是……
那后果,他真的不敢想了。
“凭……凭什么你让我放我就得放呢?”汪嘉玉还在试图与他对抗,可是心里已然没有任何优势了,她自己做了什么她自己知道。
“就凭你们这样对她,我就不许。”手指着娄千晴,沙逸轩根本不想跟这些小混混讲道理了,身形一移,那拳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挥出去的,三两下,千晴身前的两个小混混就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歪倒到一边去了。
其它的几个自然是不服输的冲上去,结果,一拳一个,男人很快就打倒了那几个人,只是,他并没有下死手,也许,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吧。
千晴的脖子很痛,痛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看着那些人打不过这男人要跑,她的手指费力的抬起指着汪嘉玉,“摄像……摄像……”话还没说完,手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一件绿色的军装随即如飞一样的飞到她的身上,再缓缓落下,军装很长,刚刚好的盖到了她的大腿根,就象是个小被子一样的遮住了她光果的身体,也让千晴的心刹那间踏实了许多。
明明很痛很累,可是她却坚持着看到那男人抢下了汪嘉玉手中的摄像机,然后一拳打倒了那个彪悍的女生。
男人就这样一拳一个,从他出现到赶走汪嘉玉那一伙人,由头至尾所需不超过两分钟。
娄千晴突然间觉得自己好象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可她真的累了。
男人没有去追那些小混混,而是很快就回到了她的身边,他一弯身,就如同抱一个布娃娃般轻松的抱起了她。
千晴感觉到了满鼻间的男人味,他真的很男人,头蹭向男人的胸口,忍着脖子上的痛,她终于费力的挤出几个字:“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见其它任何人。”
说完,她再也受不住的歪头昏倒在男人的怀里。
如同,一只小猫,再也没有了沙逸轩之前看到的那狂野的笑,相反的,她的脸上是恬静是安然。
单手抱着怀中的女子,沙逸轩飞快的走向越野军牌车,就在启动车子的那一刻他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车子开向军区医院。
因为,女孩说过她不要去医院,她不要见其它任何人。
眉头皱了又皱,她脖子上的伤不是很严重,可也绝对不算轻,虽然没有割断大动脉,可是血却一直从她细细的血管里沁出,灼人的眼目,那需要止血需要消炎需要包扎,如果处理的不及时,很容易留下疤痕的,那么美的颈子,若是留下疤痕就可惜了。
可他,是一个男人。 由他来做这些,于礼不合。
车子,飞速的驶去,他明明还在犹豫着,可是,他车子的方向却根本不是军区医院,而是他在这片军区里特殊的住处。
小说节选,未完,后续故事发展曲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