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电梯摸手的恶搞视频比较感兴趣,裴祁佑没有看漏白筱的表情变化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5日

“Kevin,是服务生送红酒来了吗?” 套房里响起女人甜腻撒娇的声音。
所有酝酿过的、绕在舌尖准备出口的开场白都瞬间哽在了白筱的喉间。
“咦?不是酒店服务生?” 裴祁佑的手臂被一只白皙的纤手挽住。
白筱的目光落在那跟裴祁佑相携而立的女人身上。
同样穿着酒店的浴袍,栗色的长卷发发梢还滴着水珠,一股跟裴祁佑身上一样的沐浴露的香味袭面而来。
至于那张脸,白筱怎么会不认识?
去年因为一部穿越剧爆红的新人女星舒夏,据说前几天又凭借一部新片入围了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佳女主角提名,只是她跟裴祁佑,又是怎么认识的?
望着像穿了情侣浴袍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白筱捏着纸袋跟文件夹的力道更大。
既然他今晚跟佳人有约,为什么还要把她喊过来?
“这位是?”舒夏好奇地打量起白筱。
裴祁佑没有看漏白筱的表情变化,从他开门之际的羞赧紧张到她发现房间里还有其她女人时的惊讶,尤其是看到她因为舒夏的询问脸上一闪而过的难堪,他讥嘲地勾起了嘴角。
他亲昵地揽过舒夏的腰,亲了亲她的额头:“这位是我的特助。”
“真的只是特助吗?”舒夏瞟了眼杵在门外的白筱,娇嗔地轻捶了他的肩头一下。
“不然你以为还能是什么?”
裴祁佑轻笑一声,转头看向白筱:“我让你送过来的项链吗?” ……
这些年的千锤百炼,直到这一刻,白筱才知道自己终究没练就一颗金刚不坏之心。
裴祁佑漫不经心的语气,舒夏等在那里期待的眼神,犹如薄刃扎进她的心头。
遮掩在围巾下的项链,冰凉的吊坠,却像是猩红的烟头烫在她的肌肤上。
白筱忽然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本身就已经是个愚不可及的笑话。
早该想到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傻傻地抱有希望,以为、以为他……
“是装在这个袋子里了吗?” 舒夏说着就要来夺白筱手里的纸袋。
白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纸袋被她牢牢地攥紧,“项链不在这里面。”
“那在哪里?”舒夏一双眼死死地盯着袋子,显然不信白筱的话。
白筱目光直直地射向裴祁佑,压抑着心头的苦涩跟自嘲,回答:“我忘带了。”
“忘带了?!” 舒夏骤然变脸,双手环胸,冷笑:“那你怎么没把自己也给忘了?”
那是她在柏林逛街时看上的项链,也因为那条项链裴祁佑才会跟她相识,裴祁佑对她有意思,裴祁佑这种能力不凡的商人同样也吸引着她,用完晚餐后上来酒店房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小助理破坏了兴致!
“不会是你自己戴在身上吧?”
舒夏貌似无心的一句话让白筱眼底闪过狼狈,又恰巧被舒夏眼尖地捕捉到!
“难道真被我说着了?”
裴祁佑静静地盯着白筱,没有训斥她的办事不力,却也没有挥挥手让她立马滚蛋。
舒夏风情万种地攀住他的肩,讽刺地笑:“Kevin,你的特助还是蛮有眼光的嘛……”
“今晚恐怕没有办法跟你一起品红酒了。”
裴祁佑不夹带什么感情的声音不急不缓地响起。
舒夏一愣,随即嗔怪:“你确定?我可不给你第二次机会。”
裴祁佑转头,冷冷地看她:“需要我把你的衣服都拿出来?”
舒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掩饰不住羞恼,从裴祁佑肩上拿开手,转身进屋换衣服。
不出五分钟,舒夏踩着高跟鞋提着包出来,离开前还忿忿地瞪了眼门外的白筱。
…… 高跟鞋的“笃笃”声渐行渐远。
白筱深吸了口气,再也不自作多情,“如果没有其它吩咐,我……”
一股强悍的力道袭来,箍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拉,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后背已经撞到了房间玄关处的墙壁上,她吃疼,唇却已经被俯下头的裴祁佑死死地堵住。
“唔……唔……”冷不防呼吸不顺,白筱本能地挣扎。
裴祁佑强行扣住她的下颌,女人的口红香混杂在淡淡的红酒味道,充斥着两人的唇齿间。
并不是她专用的口红,属于刚才离开的舒夏。
想到他在之前也这样亲了另一个女人,白筱突然有种想吐的冲动。
裴祁佑的下嘴唇突然一疼,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让他皱眉,猛地甩开怀里的女人。
男女力气相差悬殊,再加上他的不留情,白筱一下子就撞上旁边的柜子,腰间的痛楚让她倒吸了口凉气,手里的东西也纷纷洒落在了地上。
纸袋倒下,里面的衬衫跟着掉出来。
白筱蹲下身去捡,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却比她快一步地捡起了那件衬衫,她的指尖堪堪地碰到衣角,一双拖鞋出现在她眼前,她蹲在那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
“是买给我的吗?”裴祁佑单指勾着衬衫,似笑非笑地俯视着白筱。
白筱迎上他讽刺的眼神,神色平静:“只是觉得衣服颜色不错,看着舒服就买了……”
不等她说完,裴祁佑手蓦地一松,衬衫就那么落在了地上。
“你!”白筱看着衬衫掉地微微睁大眼,人已经被裴祁佑一扯,踉跄地跌在了旁边的大床上。
凌乱的被子里露出一条黑色的丝袜,提醒着她刚才这张床上颠鸾倒凤的一幕。
整个房间似乎都萦绕着让她倍感不适的味道……

D’avoir était au moins un jour,

Et personne ne peut comprendre,

而你知道我希望至少你还能将我听见。

我希望我的忧伤只停留在这么一转眼,

因为脑海中还在浮想联翩。

Ne dure qu’un instant.

Même dans les cris, même dans la fête,

Ne dure qu’un instant.

C’est comme ça.

Je crois qu’il te pense un peu trop.

J’aurais aimé que mon chagrin,

Que tu m’attends.

Ne dure qu’un instant.

其实每个人的历史都是独有的财产。

又何必对游戏规则怨念。

亲爱的弟兄姊妹,现在,就请我们一起阅读《圣经》,今天我们阅读的《圣经》经文是:

Et tu sais j’espère au moins

Même si la vie a ses détours.

J’aurais aimé tenir ta main,

而你知道我希望至少你还能将我听见。

我希望我的忧伤只停留在这么一转眼,

我想将我曾经的自豪倾诉在你的耳边,

你把我当成朋友和你的亲眷,

Tu sais j’ai la voix qui se sert,

1你们中间有彼此相争的事,怎敢在不义的人面前求审,不在圣徒面前求审呢?
2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吗?若世界为你们所审,难道你们不配审判这最小的事吗?
3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吗?何况今生的事呢?
4既是这样,你们若有今生的事当审判,是派教会所轻看的人审判吗?
5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羞耻。难道你们中间没有一个智慧人能审断弟兄们的事吗?
6你们竟是弟兄与弟兄告状,而且告在不信主的人面前。
7你们彼此告状,这已经是你们的大错了。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
8你们倒是欺压人、亏负人,况且所欺压所亏负的就是弟兄。

你觉得我的心已在彼岸,

哥林多前书6章1节-20节

Encore à parler de toi,

Que la peine devienne dérisoire.

我希望我的忧伤只停留在这么一转眼,

哥林多前书6章1节-20节

可我却觉得你有些杞人忧天。

在不信主的人面前求审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简单。

Un peu ton ami et ton frère,

1风闻在你们中间有淫乱的事。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
2你们还是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
3我身子虽不在你们那里,心却在你们那里,好像我亲自与你们同在,已经判断了行这事的人。
4就是你们聚会的时候,我的心也同在。奉我们主耶稣的名,并用我们主耶稣的权能,
5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
6你们这自夸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
7你们既是无酵的面,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
8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或译:阴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

J’aurais aimé que mon chagrin,

“ 哥林多前书5章1节-13节

J’aurais aimé tenir ta main,

Il n’y a pas de règles dans ces jeux là.

Tu sais que j’ai du mal,

无论是在哭泣还是在狂欢。

C’est comme ça,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