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练中甄爱红发现了沈福州眼里只有江晓宁,爷爷的高粱喜获丰收了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5日

《那时的少男少女》故事大纲:故事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初,成长于特殊时期的少男少女们纯真的感情和对未来的迷惘及向往。
江晓宁成长于云南边境的空军部队大院,有三个发小儿:林大华,三人十分要好。文化大革命开始,在大环境和家庭的影响下,甄爱红变得极“左”,与其他二人间产生了极大的矛盾。
江晓宁由于多才多艺被选入学校宣传队,而沈福州由于对江晓宁产生了好感,跟随一起进了宣传队。甄爱红暗恋沈福洲,为了接近沈福州想方设法也进入了宣传队。在宣传队,江晓宁、沈福州两人结识了建设兵团子女权泉,三人同台演现代革命样板戏《沙家浜》。在排练中,权泉和江晓宁擦出火花,两人产生了朦胧的好感,相处中发现两人都热爱文学,有着相同的爱好,彼此间好感升温。排练中甄爱红发现了沈福州眼里只有江晓宁,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烧,加之正值文革时期,一切上纲上线,甄爱红借机整治江晓宁等人,于是几个人之间矛盾愈发加深。
高中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按照当时的政策,毕业后除了权泉是独生子女可以不上山下乡之外其他人都要上山下乡。江晓宁、林大华沈福州、甄爱红四人分到同一个集体户同吃同住同劳动,权泉经常来帮助几人劳动,与江晓宁感情迅速升温,沈福洲看在眼里心如刀绞,甄爱红出于嫉妒挑唆江晓宁和权泉之间的关系,两人渐渐产生了误会。
文革期间,群魔乱舞,部队疏于训练,林大华父亲所带领的部队在飞行时发生了一等事故,机毁人亡。林父遭人陷害,被指控为特务,一家人被带离部队接受审查。江晓宁父亲遭到接二连三的打击,后旧疾复发身亡。江晓宁和权泉的爱情又受到双方家长的反对。
权泉再次来看望江晓宁时告诉江晓宁要去自己要去当兵了,江晓宁想到自己和权泉的身份差距太大,顿感绝望,一心想要分手,不明就里的权泉十分诧异和伤心。
第二天权泉到车站要走了,江晓宁纠结再三后下定决心要去找到权泉,不留遗憾,当江晓宁费尽周折赶到车站时车已缓缓启动……几经周折,多年后当事业有成,各有建树的权泉与江晓宁终于再次相见并准备谈婚论嫁时,他们多年的感情遭到了来自江母的强烈反对……。

排练中甄爱红发现了沈福州眼里只有江晓宁,爷爷的高粱喜获丰收了。真的我想拿一些像模像样的文字打扮打扮你,可我每次望着你,望着你,怎么那些词儿就全都忘的殆尽了呢?我怀疑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不够纯真呢?或许你就是一株高粱一株普普通通的高粱呢?我把所有的思想翻了个遍,我的思想从未有过蜕变,那只是我远离你时一时的放浪与矫情,当来到你的面前,当看到实实在在的你时,想法只有唯一的:踏踏实实像你一样做一株高粱——爷爷那块土地里土生土长的一株高粱。

我曾经陷入深深的冥想,爷爷目不识丁,一生简单得连个符号也懒得多打,他一生就用一句话写完了一辈子。那样安安静静,陪着亲手种的一茬一茬的高粱,陪着那片粗旷的大地,简单得那样透明,纯洁。然而,我想错了,爷爷也有诗歌,也有散文,歌唱。只是我的幼稚无法诠释爷爷的厚重与神秘。当我在高粱地里装腔作势,抒发自己的感慨时,爷爷总是眯缝着眼,那眼神洞察了我所有的虚荣。但是,还是让我真真切切感觉到了温暖,我的内心有一道彩虹飘过,牢牢控制着我的心跳。

当人们说:爷爷的高粱喜获丰收了!而爷爷一个劲纠正:他种下的不是高粱,而是诗歌……他说他要用高粱养育一位诗人。当爷爷曾经挥动的手不再生动,我屈膝愧疚跪在爷爷的灵前时,除了不争气的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泪水。我最终没有成为诗人,歌者,这是上苍对爷爷的不公啊!但是,我还是清晰听到了一首歌,一首诗……在茁壮的高粱地上空萦回,那样不知疲倦,那样蜿蜒巡回。这是上苍给予爷爷的回应吗?我最终无言……

我常常想着你,念着你……想着,来生呀也做一株高粱,还在爷爷的那片深情的高粱地里,与你为伴体验一遍劳动的艰难与苦楚。我握着你长剑一样的手,和作家莫言一起梳理红高粱那些苦涩的记忆,挨着你如幽竹的身段,尝一尝烈烈的高粱酒喊一喊泪流满面的悲呛……对死亡的麻木,对生存的渴望,竟然如此苛求,那是不为了捍卫养育自己的高粱与乡土。痛也罢,笑也罢,虽然算不得英雄也算得了一条好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