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亮对每一个来到连队家里的人都很热情,看到屋里这么冷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15日

第二十一章、春暖花开
夏天,出租屋里闷热,冬天还非常冷,但贾坤和他三哥都挺过来了。那间出租屋,就坐落在人家的楼下,说是房子,也就象农村的偏厦子,屋里没有暖气,只靠一个炉子生火取暖。
每当每次回来,屋里都嘎巴的冷,他们俩就动起手来,生炉取暖。当炉子生起来,屋里才有了暖气,这时才有一点热乎气,人才能正常做事。而他三个也很少回来,基本上就是他一个人。他就象一个无法在外找到依靠的小猫一样,得不到正常的温暖。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眼看中考临近,贾坤一边抓紧学习,一边帮助三哥在市场上忙活。他记得中考那天,人家家长都象呵护倍爱孩子一样的陪送去考,有条件的就开车送去,无条件的就由家长陪着,或者家长拿一些好吃的,在考场外等着。而贾坤他呢?就连考场在那都不知道,因为他们都忙,只有他一个人,早晨还没有吃饭,就一个人饿着肚子,走着来到桃山,在东打听西打听才来到考场,人家都到考场了,而他基本上是后一个到的,经过几天的考试,他才松了口气。这时的他就安心和三哥一起在市场上做起了买卖。
那时也不叫什么市场,就是在桃南一百门前大家都在那摆摊,时间长了,这里就成了菜市场。刚开始没有多少人基本都象他们一样从外地来的,也没有什么管理员,就是卖完就走。可是随着城市的发展,又加之这里的人员密集,市里就决定在这附近成立一个菜市场,他清楚的记得,就在他刚要到外地上学之前,菜市场刚刚动工,那时他们还在临时点卖菜。
那时生活是苦了点,但也有苦中有乐,每次卖完菜后,回到家里看到挣回的钱,心里就开心不少。因为只有这样的努力拼搏,才能有好的生活,才能在这城市里生存。
不要等,不要靠,更不要去依赖。无论你到哪,都得靠自己,依赖别人是不行的。只有自己的不削努力,才有今天的收获和成果。
贾坤想到了这一点,也是这样去做的。没有人能去帮助他,帮助也是微乎其微,非常有限的,都得靠自己去创去拼。
或者说从那里跌倒的,就从那里爬起,他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面对枯燥乏味的生活他苦恼过也悲伤过,但他还是挺起坚强的脊梁,同命运抗争,同命运挑战,终于获得了成效。
他不能坐以待毙,他要奋斗,他要坚强,他要勇往直前,也决不气馁。
他每天都是那样艰难的生活着,即使是那样的条件,那样的环境,他都没有退缩过。他相信总有一天好日子一定会来到。
外面的风又在肆无忌惮的刮着,雪从窗户缝里钻进来,贾坤在用棉布头子堵着,哥哥有空来看他,看到屋里这么冷,他又在堵窗户,心里很不是滋味,看到弟弟那消瘦的身子,一天比一天瘦,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但又能怎样呢?他就把拿来的东西放下,好象掉下了心酸的眼泪,走了。
贾坤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心里也不是滋味。
没过多少时日,哥哥也许因为那次看到的一幕,回去和嫂子说了,也许是嫂子应允了,他才大胆的把他们俩接回到自己新盖好的门式房居住。
从此他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因为哥哥每天下班他们在市场上还没有回来,就把炉子给生起,每次回来都是暖烘烘的,那时的嫂子也是一样,也对他们俩转变了看法,也许现在看到这两个弟弟还很争气罢,也对他俩好起来,也有时帮他们俩收拾屋子什么的,那一段时间过得好快乐好开心,真的象一家人,那样的可亲。
待续

二月二,龙抬头,春雨喜降贵如油。今年的龙抬头连队不仅没有下雨,由于整个冬天都没有下几场雪,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地里早已经看不到积雪了,去年深秋犁过平过的地表已经干了,现出灰土色,有些犁了的、因为没来的及耱雪的地就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土块,三斗上的承包职工宏军和妻子海珠从正月十六就开始拿着榔头满地敲大土块,海珠每天跟在丈夫后面嘟囔:为啥每年自家这重粘土地都要出点状况,为啥每年秋天犁地你不听连队机务副连长的指挥自己乱做主?宏军闷着头抡着大锤吭哧吭哧地砸土块,也不敢吭声,自己理亏,咋说呢?搁着往天,哼!这家里的女人敢这样说自己试试。好在,连长和主管机务的副连长已经根据去年秋翻平地的记录和各条田地块发生的情况队出问题的地块开始了整治。隔壁战国假的地里一台崭新的大马力拖拉机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驱动耙在粉碎土块,后面卷起阵阵土烟,这架势,还真挺壮观。

连队的农机大户姚磊开着他新买的宝马轿车从7斗1号转到6斗,满连队满条田转悠,家里的两台整地机车天刚亮就被他大呼小叫地撵到地里去了,他早就发现因为冬天下雪少,地里会出现许多状况,提前就开始检修整地机械农具,也通知了自家姐夫、舅子们提前从内地回连队整装备战,这些农机驾驶的好手可都是自己手把手带出来的,好钢可是要用在刀刃上的。远远地在路边放羊的洪涛媳妇看到了姚磊的宝马轿车,想起刚入冬的时候,姚磊开着宝马车慢慢地跟在走失两天才找回来的羊群后面的那一幕,咧开嘴不由自主笑了起来:这家伙,开着宝马车放羊,说出去,恐怕只有咱连队的人信,说给别人听,信了才怪!让姚磊的爸爸富阳说,俺家的宝马车,说的好听是宝马,在这几个年轻人手里跟个小四轮有啥区别。说起姚磊,满连队人都知道这年轻人能折腾,又是农机、又是养牛养羊、冬天闲了又接手了一个宾馆,那边还开着网吧,还承包着一百多亩棉花、60亩苜蓿,这不又计划着联系树苗,要种树,每天忙的不得了。

因为连队的住家户斗搬迁到了团部楼房上居住,连队的冬天是沉寂的,徐波和国亮一冬天在连队居住,旷野的沉寂和连队的安静是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居住在奎屯城里的胡兵大哥十天半月回一趟连队家里,给看院儿护屋的狼狗扔些馒头和剩菜,晚上会来到国亮家约上徐波就着花生米小酌,微醺时三个人还会哼唱些曲子,等第二天天一亮胡兵大哥就又坐上班车回城里了,偶有在楼上蹲不住的建江带着自己的小狗来连队转上一圈,连队冬日里袅袅冒烟的烟囱都已经寂寞了很久,人们即便练到连队都会奔着国亮家的房子去,因为烟囱里冒出的烟让冬日里的人们能觉到些许温暖,国亮对每一个来到连队家里的人都很热情,倒水递烟,会停下手里的活计陪着说说话、到了饭点也会主动招呼吃饭叙叙家常。

连队的沉寂早被姚磊家机车发动的声音划破,隐隐还能听到团部方向传来阵阵锣鼓声响,国亮去团部买菜看到过,那是团威风锣鼓队在排练,自家媳妇年初八就开始参加连队组织的秧歌队排练,想必这两日扭完跳完也该回来帮着洗洗涮涮,家里也要维修农机具,新买的大马力机车和驱动耙,这两天也该到货了,春天来了,闲不下喽!

等到国亮听到连部那里传来广播歌曲的声音,他知道连队开始签合同了,渐渐地、渐渐地、连队里的人就越来越多了,各家的烟囱开始冒烟,人们开始烧烧火,去去屋内的寒气,等到领地膜、选棉种,清林床、清渠道的时候,就要住在连队,提前烧烧,屋子里不会阴冷潮湿。

爱民和媳妇是连队第一户领选棉种的,和他们一起坐在连队暖融融的会议室里集中选种的还有二十几户,政工员挨着拍照,技术员挨着检查选种质量,大家对连队提供选种场地组织集中选种很满意,现在都住楼房了,没有大会议室这么宽敞明亮和通风,大家在一起说起整地、说起连队微信群里的趣事儿,说起扭秧歌、跳广场舞,笑声持续不断,笑声也惊飞起了蜷卧在屋顶的几只麻雀,笑声也吸引了不少从团部回连队领棉种的职工。

坐在大马力机车上,后面牵引着驱动耙,威风凛凛在地里碎土整地的红强看到连长、副连长和国亮三人在地头说的热乎,也想停下车凑热闹,却被连长撵回了车上,真是的,不趁这好天气多干点活,耽误事可是不行,要知道还有几块地也要平地破土块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