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盘算,《声声慢》与《凤凰台上忆吹箫》分别出自李清照、贺双卿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7月26日

她对何建说,对不起啊,可能要害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何建抹着眼泪说不出话来,在茹茹住院这段时间,何建的头发真的白了。

摘要:《声声慢》与《凤凰台上忆吹箫》分别出自李清照、贺双卿,二首词具有独特的震撼心灵的艺术魅力。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表现手法;语言特色;差异
《声声慢》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创作的脍炙人口,流传数百年的珍品,是李清照后期所作词中的代表作。此词为悲秋抒怀之作,是李清照晚年流落江南为抒发国愁、家愁、情愁而作。
《凤凰台上忆吹箫》的作者是被称为“清代李清照”的女词人贺双卿。这首词是为别好友韩西而作,细腻地表现了贺双卿内心抑郁的情绪,再现与女友分别使她堕入深渊的情景。
一、二首词都出自女性词人笔下,二首词具魅力的艺术特色是都成功采用叠字抒情写意表现手法,达到触动读者心灵的艺术效果
《声声慢》句首运用十四个叠字,表达出三种境界。第一种境界:“寻寻觅觅”,写词人的动作、神态;女主人公在遭受亡国丧偶之巨创后,精神恍惚,每每呈现若有所思的情状,希望找到点什么来寄托自己的空虚寂寞;第二种境界:“冷冷清清”,写外在环境的悲凉,是经过寻觅后的感受,觅无所得,“物是人非事事休”,空虚寂寞再次袭来;第三种境界:“凄凄惨惨戚戚”,写内心世界的巨大伤痛,这是经过“感受”产生的深一层悲苦的心境,由愁惨而凄厉的氛围已笼罩全篇。
十四个叠字的运用大限度地渲染出她内心的凄凉,寂寞,悲苦.无处可诉,这是百感迸发于心中,这一连七组叠字既有时间上的关联,又有深度、程度上的层递,深刻地表达了词人饱经乱离苦难后惶惶不可终日的凄哀无告的心境。同时,这几对叠字还造成音律的回环往复,加强了词作的音乐性。
《凤凰台上忆吹箫》也运用叠字抒情写意,与《声声慢》不同的是,此词由始至终使用叠字,成为这首词的显着特色,也使这首词成为千古词坛一朵奇葩。
上阕写送别时的留恋。
词的开头第一层写夕阳的景色和状态:“寸寸微云,丝丝残照”
写傍晚送别时夕阳衔山的景色。第二层由夕阳欲落引出人的状态:“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女主人公因极度哀伤而精神恍惚。“第三层写知己远去“人去去,隐隐迢迢”知己在山水中渐渐远去,逐渐隐约不清。唐・宋之问《江亭晚望》:“望水知柔性,看山欲断魂。”第四层写女主人公未来的“酸酸楚楚”,将永远和此刻别离时一样。
下阕写知己已去、别离后的凄凉,没有人能理解她以素粉写字吟诗的心情,无人倾诉的酸楚。末尾三句,“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更是把心中的哀怨推倒极致,令人心碎动容。
这首词连用四十六个叠字,在别离词中写出了新意,丝毫不露牵强痕迹,增加了全词压抑凄伤的情味。
清代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评曰:“
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见之,亦当避席。
二、二位女词人在这二首词中都没有使用社会流行的浓词艳句,而是用淳朴的语言,女性细腻的亲身感受,打动、感染读者
《声声慢》中李清照用家常之语,大胆地选用民间口语入词,从而达到化俗为雅、推陈出新的目的,词中摄入淡酒、急风、飞雁、黄花、梧桐、细雨等形象,描绘出一幅暗淡伤感的画面,让读者体味词人一天生活的实感和心境。又把“将息”“得黑”“次第”“了得”等在当时看来又粗又俗的口语字眼大胆地写进词里,以浅俗之言,发清新之意,浅近纯朴而又自然真情。让读者感受到既通俗又雅致,既出语平淡又精心雕琢。
《凤凰台上忆吹箫》也没有华丽词藻,大多采用生活语言, “青遥,问天不应”
“谁望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这些素朴的语言是词人将自己的情感融于自然景物中,诉说感受和生活悲剧。清末词家黄燮清评曰:“双卿词如小儿女,哝哝絮絮,诉说家常…作者不以为词,而阅者亦忘其为词。”
三、不同的年代,人生经历,生活背景,使二人的情感抒发各呈异彩
二首凄美的词虽然都出自女性词人,但《声声慢》是李清照晚年流落江南为抒发家国身世之愁而作,靖康之难后,李清照随其夫赵明诚逃亡江南,宋高宗建炎三年秋赵明诚亡故。人生的多次重大变故,加上作者艺术创作相当成熟,这时期的词如陈年佳酿,整个词的表述节奏比《凤凰台上忆吹箫》舒缓、沉稳,用“淡酒”、
“黄花”、“梧桐”、“细雨”,形象地表达出内心的愁情,接下来的三个“怎”字.层层渲染心里的愁绪.
后迸发出“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强烈感情,这个“愁”字是诗人内心忧愁清晰的表达,更是蹊径独辟之笔。
《凤凰台上忆吹箫》的作者贺双卿出身贫寒、身世悲凉,她20岁左右即含恨离世。清代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曰:“双卿负绝世才,秉绝代姿,为农家妇。姑恶夫暴,劳瘁以死。”悲惨的人生遭际使她的感情凄怨愁苦更浓烈,语言的节奏感更强烈,“谁痛”、“谁望”、“谁还管”,作者一连用了三个充满悲愤地反问句在词的结尾,倾诉自己悲惨人生。这一连串的反问将整首词的情感推向高潮,词在高潮之际突然结束,可想而知,双卿的悲愤和她那残酷的命运足以让人为之扼腕痛惜。
《声声慢》与《凤凰台上忆吹箫》历经数百年,作品的独特的艺术魅力感染了无数读者,这二首词已经成为中华词坛中永放光芒的瑰宝。

我在你身边一天,就要给你一天的幸福。

-01-茹茹的老公何建,比她大十岁。何建有时候自己盘算:我二十岁的时候呀,你才十岁,我三十岁的时候呀,你才二十岁,咱们怎么就走到一起了呢?这么一盘算…

茹茹说,我总以为会是我送你,没想到是你送我。

这个问题如果让茹茹来回答,她一定会说:把每一天都当做后一天去爱吧。只有这样,在命运的导演向你喊“Cut!”的时候,你才能庆幸自己没有来不及。

何建觉得很遗憾,他想,要是有个孩子多好呀,我会慢慢把她养大,从小就教给她爱妈妈,万一哪天我走了,这世上还有个人和茹茹相互依靠。

茹茹的老公何建,比她大十岁。

何建兴奋得睡不着觉,说,什么老来得女,我老吗?咱闺女还没养大,我敢老吗?

茹茹也心安理得,她说,趁着你还没老,你照顾我。等你老了,再换我照顾你。

这么一盘算,何建就觉得发愁。你那么年轻,要是哪天我老了,没了,你该怎么办呢?谁来照顾你?

可是这回有点不一样。茹茹足足等了半个月,而且在等的过程中,她闻到各种花香,有玫瑰花、百合花、丁香花……在这个寒冬里到处弥漫,有时茹茹睡着觉都能被花香熏醒了。

何建和茹茹自从结了婚一直恩恩爱爱,羡煞旁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一个孩子。

说到这里他们哈哈大笑,笑完了,何建还是觉得惆怅。于是何建对茹茹特别好,几乎百依百顺,周末连早饭都能端到床上去,跟宠孩子似的。

茹茹抿着嘴偷笑,她猜一定是个满身花香的小天使降临了。她悄悄告诉何建,你可能要“老来得女”了。

茹茹说,可能是因为我太爱想美事了吧。茹茹还没说完就哭了,何建赶紧把她揽进怀里。

以前元稹的老婆去世,他写了句诗,叫“夕日戏言身后事,如今都到眼前来”。说的是,后活着的那个,要一个人追忆时光,其实更不容易,你一定要好好的。

何建相信,如果他有孩子,那一定是个女儿。他甚至能看到女儿的样子,她梳着羊角辫,小脸胖嘟嘟的,和茹茹小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

笑话讲完,他们笑得前仰后合,像病房里一道耀眼的阳光。何建宠溺地说:好好好,要是咱俩有一个先死,你就搬到伦敦去。

不就是生病吗,怕什么。咱们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病就是了。万一治不好呢?不许耍赖啊,咱不说好了吗,趁我没老照顾你,等我老了就轮到你照顾了。

我都照顾你大半辈子了,你好意思丢下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1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