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地揉碎了她童年的梦,吴前不知道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7月25日

吴前呆呆的看着贴在教室前门边上的花名册,眼圈隐隐有些泛红。花名册分为两个部分,大多数人名是在上面部分,那是可以继续留在这个全校好的班级学习的人。下面部分大约只有五六个人名,而排在第一个就是吴前。
为了更好的教育,提高学校的升学率,学校决定要将尖子班的一部分浪费教育资源的垃圾给踢出去。这个消息上学期就放了出来,但吴前没往心里去,觉得自己再怎么也不会是垫底的后几名。这下好了,老天开了眼,就盯着了你吴前,叫你不努力,就得踢了你。
其实吴前也不是不努力,只是好像脑子没有开窍一样,对书本上知识的理解能力不是那么强,索性他也就不刻意的那么去刻苦专心了,反正也就那样。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心态让他的成绩从中等滑落至下下等。
吴前胸口像是被一块化不了的冰块堵住一般,既坚硬又冰凉。
“嘿!吴前,你来得可够早的。”正当吴前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叫住了他,是他的铁哥们张东强。张东强背上背着用布袋装着的棉被,手里提着洗漱用的水桶、脸盆什么的。尽管样子有些狼狈,但也掩盖不了他的帅气。那张嵌着两个小酒窝的脸,笑起来不知迷倒学校里多少花痴少女。
“快来,帮我接一下,东西太多了。你说这学校也是,每年都让我们换寝室,真够折腾人的。“张东强在吴前的协助下,干净利落的将身上的物件都给卸了下来,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吴前,你报道了吗?住哪里呀?我们还挨着,怎么样?“
吴前沉默不语,只是眼圈更加润红了。
”你怎么了?“张东强看着吴前有些不太对,关切的问道。
”我们不能一起了,我被踢了。“吴前抬手指着墙上贴着的花名册哽咽的说道。
张东强走到墙边仔细看了片刻,看着正伤心的吴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哟!哥几个都来了,怎么不进来呀?“这是教室里走出一个男生,长的白白净净的,留着少许青春期嫩黄的胡须,头发被发胶牢牢的固定成刺猬的形状,在吴前眼中那应该是刺猬。
”李浩,你来看看。“张东强指着墙上的花名册小声对李浩说道。
”我看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去了平行班还不是一样的学习。这学校也就这么大点,我们每天想不见面都难。“李浩是个乐观主义者,和张东强一样,是学校里的大帅哥,好多女生都喜欢他。记得上学期还有个女孩为了他写血书,震惊了整个学校,然而对待如此的痴情,他也只是笑笑。
”你被分到了八年级三班,教室是在教学楼1-3,走我们陪你去报道。“张东强将自己的行李胡乱的放在了教室门口的角落边上,看了看吴前被分配的消息,然后招呼着李浩,”走啊!“
报道很是顺利,老师眉开眼笑,对吴前的到来很是满意,因为学校的制度是将学生两级分化,所以就算吴前在尖子班是垫底的存在,但来到了平行班那一样是尖子生。
陪着吴前报道完,张东强和李浩就回去了,因为他们尖子班今天晚上就要开始上课了,时间紧迫。
吴前独自走在漆黑一片的操场上,心中五味杂成。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自己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抬头看着被灯光照得通明的八年级五班教室,就这么静静的发着呆。
吴前不知道,在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人也同样的呆呆看着他。

她听到丈夫这几句言语不多但却颇具份量的话,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一股幸福感涌上心头。她为有这样一位能够理解、支持、体贴、关心妻子的好丈夫而感到自豪。她热泪长流,泣不成声,一把搂过丈夫的头,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串深深的吻。

那一抹微笑

突然,一股内疚感袭上心头,鼻子一酸,丈夫虎目中竟落下一串英雄泪。他感觉到,丈夫欠妻子的太多了,要不是妻子为了帮助他事业成功而牺牲掉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在社会上小有其名,没准会成为当地一代社会名流。

时间:2017-07-23 06:02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她默默地对自己说:不要泄气,你能行,在你丈夫的身边,总有一天会突然冒出一个女作家来。

丈夫远差,娇儿早入梦乡,青灯孤影,异常寂寞。她默默地凝立窗前,推开窗户,呆呆地望着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出神。她尽力梳理着杂乱无章的大脑空间,让思绪沿着一条弯曲依稀的小径飘行,因为在那遥远的地方,闪烁着一丝微亮的光点,那便是她童年的梦。

于是,她抖胆向丈夫透露出自己的这个美好愿望。丈夫先是惊讶地瞪了她好大一阵,然后才轻轻地对她说:你,行吗?此语一出,丈夫立感欠妥,于是赶紧向她道歉。然,已经泼水难收了。她的心好似被野猫子猛抓了一把,两行清泪滔然而下。

她的童年有着许多五彩缤纷光怪离陆的梦,那些梦是那么美丽而又那样幼稚。中学时代,在班里她的作文写得好,总会获得老师几句赞美诗般的评语。那时她十六、七岁,豆蔻年华,青春横溢,善于幻想,她的梦是那样的绚丽多彩。她不知曾立下多少誓言,激烈壮怀,壮志凌云,梦想着自己将来能成为一名极时髦的女作家。

一丝凉风吹进窗户,吹乱了她前额上的一缕刘海。

尽管如此,每当她在报刊上见到丈夫的“大名”以及那些不敢细琢磨的“文章”时,心头总禁不住怦然一跳。

也不知从那时开始,她那个几乎熄灭了的当女作家的念头又重新燃起星点火焰,少年时代的美梦在她平静如水的生活中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柳绿花红,果熟叶落,冬去春来,四季轮回,不觉过去了三个寒暑春秋。一天,丈夫下班回家,进屋后便发现写字台上放着四、五篇小说、散文草稿,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为妻不才,不要见笑,几篇劣作,请你过目。丈夫一口气读完她那些作品,不禁大吃一惊,继而大喜过望,两片厚嘴唇半天没合上。丈夫还真没想到,在一块生活了七年多的妻子,竟未发现她还有这么好的文学功底,笔力较他这个丈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地墨染,万籁俱寂,一个伸手不见五指,令人宜生梦幻,宜添愁绪的秋夜。

无情地揉碎了她童年的梦,吴前不知道。转眼间到了二十四、五岁,人生道路的转折硬把她从青春少女变为一个庸庸碌碌的少妇。结婚,生子,她与别的女人毫无两样地去完成“造物主”赋予她的神圣使命。上班工作,下班家务,外加每天四次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如此轮回循复,无休无止,全部有效时间,就被这样固定生活模式悄无声息地打发掉,她再也无暇象童年那样去异想天开了。于是乎,在同学们眼中,一个贤妻良母形象代替了未来的大作家,冷酷的现实,无情地揉碎了她童年的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