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终是败给世俗,命令沈阳附近的廖耀湘兵团西进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4日

4008com云顶集团,为何爱,如此,八年,不过,一句,受不住诱惑;

廖耀湘自负说失败是上面一再贻误战机
一场血战后,回国的路已经被日军56师团堵住,廖建议军长杜聿明冲击防线,杜没有采纳,命令部队进入野人山,而另一支部队38师的师长孙立人非黄埔系,不用廖耀湘以尊重长官兼师兄的态度面对杜聿明,没有将部队带到死亡之林中,几乎没有什么伤亡退到了印度。
野人山可能是廖耀湘不愿意回忆的一个地方,进山22师尚有7000余人,在野人山中损失一半以上,远远大于和日军激战的伤亡,四个团长都死在野人山突围的途中。后,杜聿明率军部回国,廖耀湘带领3000余人撤退到印度——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进野人山,和后来的辽沈战役一样,廖所率部队的败绩,多由上峰瞎指挥造成。
辽沈战役,第一阶段就是锦州之战,锦州的重要性毛、和蒋都看到了,谁夺取锦州,就能占据通向华北的通道,对国军来说,锦州不失,东北部队和华北傅作义部队能连成一体,可攻可守。林彪的部队首先进攻驻守在锦州的范汉杰守军,老蒋不愿意锦州失守,东北和华北的通道被斩断,命令沈阳附近的廖耀湘兵团西进,驰援锦州。而在东北战场的卫立煌和廖耀湘认为去锦州风险太大,有被围歼的危险,不如固守沈阳。但蒋介石毕竟是元首加恩师,廖不能违背其命令,他一万分不情愿率第9兵团西进,但他留了个心眼,认为去锦州于事无补,10月13日占领彰武,15日占领新立屯,便在这一带徘徊了一周左右,他想一旦锦州失守,就可以不用再去冒险了,可以退回沈阳,可老蒋一意孤行,让他继续西进,收复锦州。当时老蒋令52军占领营口,他认为如果锦州不能收复,可直接南下营口渡海。哪知道这一如意算盘早被共当安插在国民党心脏部位的间谍得知,告诉了西柏坡。—–当时像阎宝航、郭汝槐等高级将领都是间谍。
锦州刚占领,解放军就决定收拾廖耀湘兵团,这支东北大地上国民党有战斗力的部队,如果整建制撤退到关内,绝对是放虎归山。1948年10月20日,林彪命令:刘震第2纵队、韩先楚第3纵队、邓华第7纵队、段苏权第8纵队、詹才芳第9纵队、李天佑第1纵队及第6纵队第17师和炮兵纵队,立即由锦州地区向东,隐蔽往新立屯、大虎山、黑山方向疾进,从两侧迂回包围廖耀湘兵团;万毅第5纵队、黄永胜第6纵队分别由阜新、彰武地区南下,切断廖耀湘兵团往沈阳的退路;梁兴初第10纵队和第1纵队之第3师由新立屯东北地区后撤至黑山、大虎山地区,构筑工事,坚决阻敌前进,以争取时间等待主力回师,尔后配合主力部队围歼敌军;吴克华第4纵队、贺晋年第11纵队在塔山地区继续阻击锦西方面敌军,保障主力作战安全;独立第2师以4天时间赶到营口,切断敌军海上退路。
10月23日9时,廖耀湘命令向黑山、大虎山发起猛攻。东野第10纵队司令员梁兴初命令各师:“死守3天,不让敌人前进一步!”经过3天激战,10纵守住了黑山、大虎山,使廖耀湘兵团失去了西进的可能和南撤的宝贵时间。廖耀湘以5个师的兵力连日攻击黑山、大虎山阵地受挫,西进无望,于25日晚下令向东南营口方向撤退,但行至台安附近便遭独立第2师阻击,廖耀湘误以为是共军主力。廖耀湘此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不复有抗战时期那种敢闯敢冲的劲头,大约当师长和当兵团司令地位不一样,责任也不一样,谨慎为上。如果他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南冲,完全可以冲破独立师的阻截,到了营口,林彪就望尘莫及了,可他命令往东走,和沈阳的部队会合,早有两个纵队在那里以逸待劳。如此兵团10万人马全部陷入东野数五十万大军的重重包围。廖耀湘此时已知败局已定。韩先楚的3纵队仅用3个小时,便一举端掉了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和新1军、新6军、新3军军部。廖耀湘10万人马群龙无首,乱成一团。廖耀湘急得用明语呼叫:“部队到二道岗子集合!”林彪下令:以乱对乱,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并派部队到二道岗子去抓廖耀湘。至10月28日拂晓,辽西会战结束,廖耀湘西进兵团所属新1军、新6军、新3军、第71军和第49军共计5个军12个师10万余人全部被歼灭。
1948年10月27日,廖决定向南方突围。夜间很黑,卫队也越来越少,后只剩下李涛、周璞和新6军一个高参。涉饶阳河通往盘山一条水渠时,周璞不慎跌入一个水深没顶的地方,大声呼救,便引来解放军的搜索,他把周璞拉出水坑,李涛便被冲散,只剩下三个人绕过一处小树林继续向南摸索前进。天快亮的时候,他们看到前边有一小村庄似乎很平静,那个高参便决定先进去看看,好买点东西吃,因为又饿又累。没想到那个参谋一进村,就被在村里休息的解放军抓住了,他和周璞便赶快离开那里。不久,天大亮了,他和周璞只好在高梁秆堆里躲了—天,又饿又渴又累。就这样夜行晓藏地前进,希望能赶到沈阳追上杜聿明的部队;路上他花重金买了几件老百姓衣服,化装前进,胆子也比较大了些,等到走到辽河边正在等渡船时,听说沈阳已解放了,这时,他走投无路,便决心自杀,可手中连用来自杀的枪都没有,他坐在一棵大树下,抱头痛哭起来。准备等到天黑就在那棵树上自缢。周璞苦苦相劝,要他绕道奔葫芦岛,没准赶上国民党撤退的部队。两人起来满满地走,结果在一条小路遇到一小队巡逻的解放军,一盘查,他便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以求速死。
被俘虏的廖,死活不愿意和得胜将军韩先楚握手。进了战犯管理所,廖耀湘还非常自负,常说自己的失败是非战之过,是上面举棋不定,一再贻误战机。毕生以同乡先贤蔡锷为楷模的他还和其他战俘说,湖南宝庆出了两个杰出人物,一个蔡锷将军,一个就是他。从监狱里出来后,仍然不理睬他当年身边的间谍同事,说他平生痛恨那些偷鸡摸狗的人。
1961年他被特赦,到了1968年,“文革”正席卷神州,这个国民党的将军自然在劫难逃。他不像范汉杰、宋希濂等人那样识时务,依然性格耿直,当然没有他的好果子吃,在一次批斗中情绪激动,突然心脏病发作,一代抗日名将,就这样撒手人寰。
廖的军事才能完全可能使他有更大的成就,可惜生不逢时,在那场烽火中,多少名将之花早早凋落了,是他们个人的悲剧,何尝不是民族的悲剧?

纯真终是败给世俗,命令沈阳附近的廖耀湘兵团西进。为何爱,原有,一年,不过,一句,争吵与冷战;

为何爱,结果,瞬间,不过,一句,我与你离婚;

这世,有何爱,爱又算几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