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出诗人内心某种强烈的矛盾,作者写了她生命中的两个背影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4日

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1906~1989),20世纪杰出的诗人、小说家兼剧作家,生于爱尔兰,后移居法国巴黎。他毕生的创作,无论是英文诗集《回声之骨及其他沉积物》,还是享誉世界文坛的荒诞派名剧《等待戈多》以及他的八部小说如三部曲《莫洛伊》《马龙之死》《无法称呼的人》等,均以独特的艺术语言与存在主义思想的完美结合,表现出一个荒诞不经的非理性世界,一种人生失却存在意义的荒谬感,一种虚无却又深刻的悲哀。他的作品一再以人的堕落为主题,一次次撕开地狱的帷幕,展露人性趋向非人道的堕落以及人性不灭的抗争。诚然,了解人的堕落会加深我们的痛苦,但更能加深我们对人的价值的了解。黑暗本身将是一种光明,深的阴影会成为光源的所在,黑暗里绝望更是一种力量,更显一种旺盛的生命力和永不言败的精神。这也许正是贝克特黑色悲观主义的生命力所在。

龙应台的《目送》是一部对亲情和周边人物的感悟散文。她以独特的手法,把亲人的离别,朋友的牵挂,兄弟的携手共进,失败和脆弱,失落和放手,缠绵不舍和决然的虚无描写得淋漓尽致。每个字,每句话,记录着龙应台的生活点滴,抒发着她的感慨。写的是一些平常琐事,却处处闪耀着爱的光辉,把个人生命中私密、深埋、不可言喻的‘伤逝’和‘舍’”铭刻在心,诉诸文字,处处是感同深受的亲情滋味,篇篇有让人沉吟难忘的人生情景。

贝克特发自内心近乎绝望的呼喊,似乎表白了全人类的不幸,而他凄如挽歌的语调更是回响着对苦难灵魂的声声安慰。他那浓缩的、博学的、隐喻式的诗歌与其戏剧、小说一样,呈现其作品的一贯特征,即“力图触及智性与情感的中心”,以其深邃的哲理抒写20世纪这个荒凉世界中人类冷漠、异化、荒诞的境遇,表达他对人类生命意义独特的思考。1969年,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上这样写道:“在这湮灭的世界里,萨缪尔·贝克特的创作犹如人类祈求怜悯的乐曲,舒缓深沉。它给受难者带来仁慈的解脱和渴望安慰的满足。”

在作者心中,《目送》的意思是“对时间的无言,对生命的目送”。所有的人在世界上仅仅是个偶在者,永恒的是无尽岁月。一个渺小的人,一个转瞬即逝的生命,既无力挽留自己曾有的青春,更没有力量挽留亲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们能做的只是“目送”。相聚是为了有一天告别,和时间上一个个亲人和朋友告别,目送他们离开。“目送”这两个字倾注了对时光,生命和爱的理解,也浸润着温情与苍凉。

贝克特性格冷静沉郁,敏于思考,讷于言谈。1923年10月,贝克特被选送进入都柏林圣三一学院,攻读法语和意大利语。都柏林圣三一学院严谨的学风培养了他对语言学与修辞学浓厚的兴趣和敏锐的感悟力。1928年10月,他作为圣三一学院与法国着名大学的交换学者前往巴黎,任巴黎高等师范学校讲师,讲授英语。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巴黎人文荟萃、人才济济,贝克特先结识爱尔兰作家、艺术评论家托马斯·麦格里维,后结识他的文学偶像詹姆斯·乔伊斯,成为乔伊斯的得力助手,负责整理
《芬尼根的守灵夜》手稿,致使他早期的诗歌和小说语言深受乔伊斯的影响,显得过于自负而又矫揉造作。例如,现作为“利文撒尔文献”保存于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早期诗稿
《腥象》,“1930诗歌大赛”的获奖之作,是诗人卖弄学识、表现个人才智而沾沾自喜的好例证。全诗118行,以笛卡尔涉及时间的内心世界为主题,矫饰的诗体包含着讽刺与模仿艾略特《荒原》的注解融为一个整体,诗题的双关寓意和诗行中的乔伊斯式机智、优雅和充满隐喻的双关语均是他才华的表现,既掩饰又显示他此刻的羞怯和稚嫩,但是聪明的贝克特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在随后的几年游学、教学和写作生涯中,他渐渐地修炼成一种冷静、周密而又诗意的表达方式,既坚持乔伊斯那种曲高和寡的艺术品格,又保持一种铅华洗尽的练达、准确和优美。

作者写了她生命中的两个背影:一是儿子去美国学习,她看到的是儿子进入海关,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背影倏地消失。多年后父亲病重,看到被护士推回病房的背影。背影一次次刺疼了她的心.她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人在生命的路途中,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平静中透露着的哀痛,让人不甘又无奈。

1930年9月,贝克特结束在巴黎的教学生活后,返回都柏林圣三一学院讲授法语,并继续深造,研究笛卡尔哲学思想。近代法国哲学家笛卡尔的着名哲学命题“我思故我在”影响贝克特的哲学思想及其一生的文学创作。贝克特从古罗马思想家奥古斯丁的“如果我错了,我便存在”到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从普遍怀疑起身,怀疑一切都是错误的、虚假的;但唯一不能怀疑的就是怀疑本身,怀疑“我”本身的思想,怀疑那个正在怀疑着的“我”的存在。1932年他从圣三一学院辞职,漫游伦敦与欧洲大陆,开始流亡巴黎的自由写作生涯。1934年他因神经系统疾患赴伦敦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事实上,心理治疗一直是贝克特生活的一部分。这一段养病生活对于贝克特的一生影响极大,他在精神病医院接触大量患有精神疾患的病人,加上自身的病情并无好转,依然为各种疼痛和孤独的痛苦所困扰,他日渐沉默寡言,对世界愈感无望与悲哀,对整个人类满怀同情与悲伤。同年5月,他的首部短篇小说集《多刺少踢》(More
Pricks than
Kicks)在伦敦出版。1935年,他的诗集《回声之骨及其他沉积物》(Echo’s
Bones and Other Precipitates)在巴黎出版。

人的一生就是一场目送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在时光的洪流中渐渐长大,我们眼前的背影从高大到佝偻,自己也就慢慢成了别人眼里的背影,彼时的目送就成了眼下的悲凉.儿时,是父母看着你的渐渐长大,时刻目送着你的背影。无论从距离上还是心理上,离父母是越来越远。等到自己慢慢变大,变老时,父母的皱纹和白发一天天增多的时候,这时“目送”的角色换了
。其实,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去看父母的背影,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承受爱我们的人追逐的目光,承受他们不舍的,他们不放心的满眼的目送。很难去回头张望,只因为我们知道那份可以依靠的爱一直坚实地存在着……。所以人生是一次旅程.每分每秒,我们的旅伴都可能在前面的转角消失.有是的有人懂得珍惜,能用目光送完亲人后一程;更对多的人只顾着留意峭壁上那丛艳丽的花.等突然惊觉四下阒然无声时,才发现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了。

贝克特这部诗集的精髓在于他的“巡游诗”系列,表现出诗人内心某种强烈的矛盾:一位爱尔兰新教徒的道德观如何相容于诗中色情的倾向,一种强烈的创造新词的自我意识如何与现存的体系融会贯通。诚然,诗人一生与之不断地搏斗,竭力调和新教徒的道德观和内心情欲的矛盾以及写作的困惑,并试图找到出路。他感到有必要从新教中获取养分,有义务将各方的力量聚集一处,对自我、艺术、社会负起责任。在诗集《回声之骨及其他沉积物》中,“怨曲”、“脓液”和“小夜曲”三大系列插在两首短诗“秃鹫”和“回声之骨”之间,构成贝克特英文诗歌的主体,旅行这一较为普遍运用的传统人生隐喻,预示诗人未来的创作走向。短诗“秃鹫”不设标点,诗行首字母全部小写。事实上,这部诗集大量删减大小写、标点符号,完全有悖于常理,但是诗人偏偏通过许多非语义元素的联接手法来凸显音节的力量,产生出迷离的效果。“秃鹫”主题依然隐匿可见:受尽嘲弄的生命,以下等的生命为食,简化为某种值得怀疑的本质。一种物化的绝望形象“秃鹫”显露藏匿于贝克特内心的笛卡尔式的信仰:一切存在于颅内的意识中,所有外在的物象皆为虚幻的假象。

人这一生,无论是辉煌还是平淡,家才是我们唯一温馨的避风港弯。在这个家的周围,有很多亲人和朋友,要珍惜与亲人相聚的每一天,珍惜在朋友身边的每一分钟。要懂得感恩,要有一个感恩的心去对待人生,对待亲人,对待朋友,对待自己;善待亲情友情,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