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陀氏的小说中,洗完澡出来的袁军看到老婆坐在地板上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4日

“老公,你什么时候来,人家好害怕嘛。”袁军的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他在洗澡,肆月无意间看到的手机信息。瞬间感觉眼前黑压压,什么都看不清,心撕裂般的痛,愤怒愤怒占据上风,渐渐的失去理智!

摘要: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跟十九世纪的传统长篇小说不太一样。他总是用短篇小说常用的结构方式,来写长篇小说。他的长篇小说,不一定非要讲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有时候,他甚

洗完澡出来的袁军看到老婆坐在地板上,走上前想扶她起来,却被肆月甩开,看着她手中紧握的手机和又收到的一条信息,袁军心中明朗。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跟十九世纪的传统长篇小说不太一样。他总是用短篇小说常用的结构方式,来写长篇小说。他的长篇小说,不一定非要讲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有时候,他甚至会选取一个横断面,然后展开大篇幅的灵魂叙写。这时,故事和背景不是他小说的主体,他小说的主体,是人的思想。因为他在描写灵魂冲突的领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大师,所以,他用短篇小说的手法来写长篇小说,竟然也显得非常饱满、鲜活。《罪与罚》就是其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肆月哭嚎着,歇斯底里的冲向袁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因为这个贱女人?我还不如她吗?”

《罪与罚》的篇幅非常大,但它的故事很简单,主要就是主人公拉斯柯尔尼科夫为什么要犯罪,如何犯罪,犯罪后如何逃避惩罚,后为何走向自首,如何在服刑中得到救赎——当然,这是陀氏想要表达的某种救赎——这个长得很帅,但又敏感得出奇,以至于有些病态的年轻人,正在计划着做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整部小说就是从这个暗示展开的,然后,陀氏紧紧围绕这个事件,把人物放在生活的砧板上不停地捶打,看他们的灵魂能承受多少挤压。坦白地说,那捶打,甚至有些残酷了,你可以去看小说里一个退职的九等文官酒后的表白。他全家人的赤贫生活的残酷和他小丑式的自我谴责,让人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和无奈,同时也感到了作者的悲悯——这是陀氏小说的另一个特点,也是他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在他所描写的那些日常生活画面中,读者总能感受到作者对现实社会悲剧的一种洞察,很多时候,平庸作家和伟大作家的区别就在这里。

在陀氏的小说中,洗完澡出来的袁军看到老婆坐在地板上。“你是我老婆,她是我爱的人,麻烦你注意你的用词,你看看现在的你,整天邋里邋遢,像个疯婆子一点素养都没有,不会打扮自己,穿的像个大妈,哪个男人看到你还有性趣!既然你发现了,那我就坦白跟你讲,如果你当今天的事没发生那你还是我老婆!”拿过手机袁军摔门而走。

而且,拉斯柯尔尼科夫这个人物,在陀氏的小说中,也是有代表性的。陀氏笔下,不乏拉斯柯尔尼科夫这样的人物,他们敏感,甚至病态,进入某种特定的境况之后,还会跟环境产生巨大的冲突,甚至给周围的人带来一种毁灭性的灾难。

肆月与袁军是大学同学,相识于朋友的介绍,那时候的肆月穿着一条连衣碎花裙,脸蛋红扑扑的站在阳光下对着袁军笑,那一刻袁军沦陷了,开始追求肆月,每天清晨早早的等着肆月,一起上课,下课后散步操场,没有课的时候带着肆月到江边散步,不自觉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两人坐在椅子上,袁军说着肆月安静的听着,突然对面有人放起了烟花,肆月抬头看着远处!她的脸庞被几秒钟的烟花照亮,袁军看痴了,这样的肆月好美。肆月偏过头看着袁军,那一刻两人的视线缠绕,绽放出火花,袁军缓缓的吻了下去。

比如,拉斯柯尔尼科夫杀了一个放高利贷的老太婆,还杀了她善良的妹妹。然后,他所经受的灵魂折磨和拷问,就上升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让他的精神进入了一种极度紧张和亢奋的状态。几乎是只要醒着,他就在思考,而令他感到焦虑和痛苦的,其实不仅仅是关于那桩罪行的事情——甚至包括他对那桩罪行的思考,也是在试图解答一种整个人类都在面对的哲学问题,和社会心理学问题。比如人如何面对自己的命运,如何面对自己的存在,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如何给身边的人带来幸福,等等。拉斯柯尔尼科夫,以及陀氏小说中的其他人物,对这些问题的思考都有着思想家般的深入,以至于引起了学者的关注,甚至在其启迪下,开创了某种思潮,如存在主义者就将陀氏当成自家的鼻祖,此外,还有许多文学流派和思想流派亦然。而陀氏小说人物思想的世界性,也成了后来他的作品有普世价值的原因之一。

后来两个人成为了情侣,毕业以后留在了这个城市。肆月陪着袁军一起奋斗,两人由原来的几平米小出租屋慢慢到在郊区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再后来公司慢慢扩大,情人节那天,袁军带着肆月到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江边,突然对面的广告变成了:肆月嫁给我!袁军在烟火中单膝下跪,手举着钻戒,深情的说到:嫁给我!肆月哭的稀里哗啦。成婚以后肆月安心当起了家庭主妇,每天袁军会有各种各样的应酬,但是他依然记挂着家里的老婆。每次回家都会给肆月带她喜欢吃的鱼蛋。肆月怀过一个宝宝,但是由于奋斗的时候肆月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每天熬夜辛苦的累着导致身体越来越差以后流产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怀上过。老公安慰道:没关系,大不了领养两个,一儿一女。肆月收拾好心情每天打扫家里变着法的做美味可口饭菜,渐渐的开始不打扮,不保养自己,脸色越来越黄,身材也开始慢慢变形,老公也开始慢慢的夜不归宿,有时候连电话也不接,肆月有时候一直等到天亮才缓缓睡过去。

因为人物的鲜活,陀氏通过人物所表达的思想也是呼之欲出的,非常鲜活,没有一般作家图解思想时的那种刻意性。我总能从其中感受到人物的疼痛,有时甚至有一种梦魇般的感觉。当然,它并不是我的梦魇,而是陀氏小说人物的梦魇,是由人物的焦虑、痛苦和无奈所交织而成的梦魇。而且,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思想是陀氏作品的主题,但陀氏在描写时,多是以日常生活的形式进行的,他不会让人物脱离生活去表达思想,而是让人物在日常生活中发出自己的声音。那日常生活,有时甚至是“正在进行时”,也就是当下的生活,于是,一日或数日等于百年,当下等于永恒。

肆月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终于等到了袁军的电话,对方第一句话确是:“文件我寄给你了,你只需要签个字,房子给你,另外再给你一百万。”肆月瘫做在地上,难以相信一个爱了十年的男人说不爱就不爱了,她仍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但是,你会发现,陀氏选取的生活和事件,大多是很极端的境况,而非平常生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一些批评家和作家对他有些非议,像纳博科夫就认为陀氏不是好作家,当然,他有一定的偏见。在我看来,陀氏这种写法的用意,在于写出某种日常的危机状态,也就是某种随时可能发生巨变或产生动荡的可能性,它就像一股巨大的暗流,让人始终在跟自己的灵魂搏斗着。这跟我的《大漠祭》、《猎原》、《白虎关》的日常描写不太一样。我的这三部小说,是想定格一种存在,而陀氏的小说,却是在展示灵魂的搏斗。不同的文学目的,会造成不同的小说品质。

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开车到公司!却被前台拦住,前台蔑视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妈:“不好意思,这里是高档办公场所,您找哪位?”“袁军。”“您有预约吗?如果没有请你预约了再来。”肆月怒视了眼前的女子一眼,也对,自己好多年没有来过公司了,新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大家都已经不认识她了。“我是他老婆。让开”“我们老板娘怎么会是你这样的,冒充也要冒充像点的,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前台小妹提高音量,原来是个骗子。“你……”肆月却是一句话都接不上。“看见了吗?那才是我们老板娘。”顺着女子的手望去,一辆兰博基尼停在门口,袁军体贴的正牵着一双芊芊细手,这双手的主人像韩国女星那样的美丽,两人站在一起竟是如此的登对。

不过,在《西夏咒》中,我也有了一种灵魂深处的拷问,或者说,整部“灵魂三部曲”的主题,已渐渐从“大漠三部曲”时的人物和存在,转变为思想和追求,尤其是《无死的金刚心》。虽然我在前面一篇文章中说过,《白虎关》中也有陀氏的影子,但在《白虎关》中,我更注重的是人物本身,而陀氏更注重的,则是思想本身。这是我跟他一个很大的区别。一些评论家甚至认为,陀氏小说的主人公就是思想。这让他的作品异常深刻,有着无与伦比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也让他的小说备受争议。关于他的小说到底是好是坏,百年来,总是争吵不休。其实,不管反对陀氏的人怎么说,那声音又有多大,陀氏小说的传世,已证明了它自己的价值。

肆月疯狂的冲出去,扯开两手,抬手扇了女人一耳光。袁军大怒,一把扯过肆月“哪里来的疯女人,保安把她拖走。”说完转身扶着女人往公司里面走,心痛的一副表情看着女子挨打的脸,边走边安慰,女子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倚着袁军抽泣。肆月被几个保安拖到一边,无法靠近公司半分,她就这样看着他们走,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路人甲道:“哪里来的疯婆子一大早来这发疯?”乙:“谁知道呢?看着外表正常,疯疯癫癫的。”……

自那以后肆月整天恍惚的过日子,愤怒不甘反复折磨着她,夜夜无法入睡,就算是入睡也被梦境吓醒,在梦中,老公挽着其他女人的手举行婚礼,而自己则被他们残忍的用言语挤兑着,伤的体无完肤。

“啊……!”肆月又被梦吓醒,感觉再呆在这个屋子里她会疯掉了,没有开灯,凭着对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熟悉,走出了门外。

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投射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走着,不知道走到哪里了,不知道走了多远,恍惚走到了一座房子前,屋里的灯光透亮如白昼,莫名其妙的抬手准备敲门,门却自己打开了一个缝,似乎是主人在邀请自己进去,轻轻推开门,一个大大的屏风摆放在面前,绕过屏风,映入眼前的是人工的制作的水池,透明的玻璃桥,横跨过池子,水里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站立桥头:“欢迎光临,请跟我来!”

“请等一下,这是哪里?”肆月突然回神。

“一个让你流连忘返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愿望!”女子邪魅的笑道。

肆月满怀疑惑的跟着女子走过桥,到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房间里的檀香正在燃烧着。“请坐!”女子待肆月坐下以后,双手举起啪啪拍了两下,一个小童端着汤锅走了过来,将汤锅放在肆月面前。

“这是做什么?我不饿,你们是什么人?这到底是哪里?”肆月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腿无法移动。

“你不想变美吗?你不想报复吗?你不想抢回你老公吗?”女子答非所问道,一连串的反问,让肆月脸刷白,想起老公的背叛,心中的恨意不禁涌上心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