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观卖血记》感伤、残忍,于是高声呼救起来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7月21日


要:《许三观卖血记》感伤、残忍,却不乏温暖与亲情。小说以“血”为线索,描写了主人公许三观靠卖血度过了人生中一系列的苦难,并且战胜了生命中的苦难。年轻时靠卖血,他娶了媳妇、养活了家,可是当老了再一次去卖血的时候却被告知他的血已经没人要了,由此,他的精神奔溃。本文从“血”与生命、“血”与血缘、“血”与生存这三个方面来对《许三观卖血记》中“血”的意象进行探讨。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生命;血缘;温情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17-0-01 1、血与生命的象征
血,是维持生命的必要元素,失去血,就意味着受伤或死亡。小说的主人公许三观得知自己的血可以换来巨大“利益”时,他在屋顶上嘻嘻哈哈笑了一阵,于是他开始跃跃欲试,到后来卖血成为许三观家里的主要收入。许三观老家所在的那个村子是一个贫民小镇。血液,作为生命存在的重要的条件之一,从小说的一开始就被置于被买卖的关系。鲜血已不只是生命存在的象征,而是生命得以存在的条件和基础。许三观并不是不珍爱自己的血,相反,他坚定地认为自己体内的鲜血就是摇钱树。所以,卖血前要喝够水来稀释血,卖血后又要一盘炒猪肝,喝二两黄酒来补血。血,在许三观眼里成为了可以依赖的财富之源,正如他讲:“卖血的钱要花到刀刃上”。血,是许三观觉得可以归自己支配,并且可以支撑自己以至全家能够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念所在。“卖血”成为许三观一家度过困难和窘境的唯一办法了,卖血才能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2、血:血缘
长期以来,“血缘”、“血脉”是我们维持家庭关系的重要纽带。小说主人公通过第一次卖血,娶了老婆许玉兰,许三观之所以能娶到许玉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也姓“许”,在向许玉兰父亲提亲时他说道:“你只有许玉兰一个女儿,许玉兰要是嫁给了何小勇,你家就断后了,生出来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得姓何。要是嫁给了我,我本里就姓许,生下来的孩子也不管是男是女,都姓许,你们许家后面的香火也就接上了,说起来我娶了许玉兰,其实我就和倒插门女婿一样。”正是这句话使得许玉兰父亲答应了这门亲事。第五章里,许三观得知了一乐不是自己亲生的,他心中也很矛盾。一乐是别人的孽种这个事实是许三观无法忍受的事情,可到头来他对一乐好,后几次卖血都是为了一乐。小说中有这样的一段话:“许三观经常对许玉兰说:‘一乐像我,二乐像你,三乐这小崽子像谁呢?’许三观说这样的话,其实就是在说三个儿子里他喜欢一乐,到头来偏偏是这个一乐,竟是别人的儿子。有时候许三观躺在藤榻里,想着想着会伤心起来,会掉出来眼泪来。”按血缘关系来说,一乐并不是许三观的亲生儿子,他也不是一乐的亲生父亲,可当一乐说:“我爱的是领袖毛主席,第二爱的就是你”时,他直直地看着一乐,眼泪流了下来。他接受了一乐,接受了这个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儿子,接受了生活的安排。对于一乐,他已把他当作自己的亲儿子,就像他自己戏谑的话:“一乐不像老子没关系,像兄弟也行。”小说中一乐不是许三观的亲生儿子,这就突破了旧的血统亲缘论,他们只是名义上父子,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靠血缘关系来维系。而无血缘的冰冷现实被巨大的温情所融化,为了家庭他义无反顾地去卖血。许三观为了挽救一乐–这个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生命,差点丢了自己的生命。小说中另一情节是在何小勇被车撞到时,许三观曾幸灾乐祸地说:“说起来我做了十三年的乌龟,可你们看看一乐,对我有多亲,比二乐、三乐还亲,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总要问我:爹,你吃不吃。二乐和三乐这两个小崽子有好吃的,从来不问我。一乐对我好,为什么?是老天爷奖我的……”这些话都表明在他心中,一乐已经是和亲生儿子一样重要了。
3、血与温情
在小说里,许三观一家人靠卖血勉强维持生计,为了解决生活中的种种困难,他不得不卖血,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卖血。在这里,“血”这个原本是组成生命生存的东西却被拿来卖掉以换取生命生存下去,这无疑是一个讽刺。小说以“血”为线索,以“卖血”贯穿全文。为儿子不惜性命,许三观一生共卖了十二次血,其中就有七次是为一乐的。替一乐赔方铁匠的医药费,给他零用钱,为他治病……这一次次都是他在用血去救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别人的孩子,经历种种之后,他宁可背着“乌龟”的恶名,不顾世俗的偏见,用血液对一乐倾注如河流般的父爱。苦难的生存中又有深深的温情围绕。小说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有一次,当一乐负气出走,许三观把又饿又困的孩子找回来,背着他回家时,有这样一段描写:“一乐看到了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他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爹,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许三观不再骂一乐了,他突然温和地说道:“是的。”
这个画面是让人很动容的。人性的温情让许三观在生活磨难中即使再苦也能坚持下来。许三观对一乐不计回报,无私的付出。全书的高潮,便是一乐得肝炎,去上海住院,许三观为了给一乐筹钱,一路卖血到上海的部分。许三观不顾自己的生命,冒着极大的风险,甚至晕倒在医院里,也要想各种办法卖血给一乐筹钱。许三观对一乐的包容和爱,正是人性温情的表现。四十年来,每逢家里遇上灾祸,他都是靠卖血度过去的。所以,当许三观年老不能卖血时,他才会失去了生存的支柱而恐惧得老泪纵横。
参考文献: [1]余华:《许三观卖血记》,作家出版社,2012年9月.
[2]余华:《我能否相信自己》,人民日报出版社,第135页.
[3]梁爽:温暖的鲜血:对《许三观卖血记》中“血”的意象的文化.解读[J].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4,.

我来给大家讲一件事,这事似乎完全不可信,但我可以用名誉来担保,确有其事。我这样讲,绝不是故弄玄虚。我只想叙述那些确实发生过并且继续存在着的事情。我喜欢把日常的生活点滴信手拈来直接地、自然地层现在纸上,就像我随手从树上摘几个果子,双手把它放在桌子上一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