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佩兰看见中岛一郎的短裤很是惊奇,怎么跑来摆摊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4日

4008com云顶集团,火车站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匆忙的人流掩盖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1,上海昌平路街景。日。外。
一辆面包车停下,里面出来导演和摄影师。导演下车后注意观察了一下周边环境。
导演打电话:许老师,我们就在您的住宅门口,马上上来。
导演:走,抓紧时间。2,许佩兰老师住宅门口。日。内。 导演敲门:许老师……
门开。许老师:哦,来啦。请进。3,许老师客厅。日。内。导演:许老师,我们阅读了您撰写的《我心中的1945》回忆文章感觉非常精彩,因此我们再请您为我们的电视观众详细叙说一下当年的情景。许佩兰:好,记得……那年我正好10岁,我和父亲住在虹口区东有恒路的一幢小洋房里,我们住在一楼和二楼,三楼住的是一家日本人,那日本主人的名字叫……中
岛 一
郎。许佩兰陷入回忆的表情。镜头推向许佩兰的眼睛……4,1945年上海东有恒路某洋房。日。内。镜头再从许佩兰的眼睛拉开,她已经是70年前10岁的少女。许佩兰和她的父亲正在看房。
房东:许先生,这个房子是洋房结构,闹中取静,坐南朝北,还有花园小桥。
许士汇:恩,不错,不错。你喜欢吗?
许佩兰:喜欢的呀,爸爸,那干脆把整幢房子都租下来吧。
房东:对不起,三楼已经租给一户日本人了,他比你们早二天租下的。
许士汇:啊,楼上是日本人啊。正说着,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路过门口。他看见房东马上停下向房东低头鞠躬:你们好!
中年男子说完走开,紧接一个10的男孩跟上也说了一句:你们好!说完上楼。
房东轻声地:他们就是楼上的日本住客。男人叫中岛一郎,小孩叫中岛太郎。
许士汇迷茫的表情。5,洋房门口。日。外。 许士汇正指挥着几个工人搬运家具。
中岛一郎突然出现在许士汇的面前,还是老样子向许士汇微微鞠躬:你们好!
紧跟着他的儿子也是鞠躬并说你们好!说完匆匆上楼。
许佩兰傻傻地看着他们上楼的背影。然后也学着他们鞠躬的样子:你们好!
许士汇:你不要去学他们的样子。听见吗?
许佩兰做了个鬼脸,6,洋房的大门口。日。外。许佩兰一个人在门口踢毽子。中岛太郎从楼上下来,看见许佩兰踢毽子,很好奇地看着她。许佩兰:你会吗?许佩兰说完将毽子给太郎。太郎接过毽子学着踢,但是一下就掉在地上了。许佩兰笑着说:这个啊,只有女孩才会的。太郎伸出手对许佩兰说:来,到我家去玩,我有陀螺,可好玩了。许佩兰也伸手拉住太郎的手。7,太郎家客厅。日。内。
太郎和许佩兰进入。
许佩兰很好奇地看着全是日本式的房间布置。桌上放着一张三人合影的照片。照片里是中岛一郎、太郎和太郎的母亲。
太郎:这是我的妈妈,但是已经死了。 许佩兰惊讶地:死了,为什么呀?
太郎停顿了一下:爸爸说是生病。
太郎刚说完,他父亲一郎从卫生间走出,显然是刚刚洗过澡出来。上身赤膊,下身穿一条日本式的男人短裤。这短裤的样子很像中国小孩的尿布。中岛一郎不知房里来了中国邻居,自己穿着短裤很不礼貌,他向许佩兰又是鞠了一躬:你好。便匆匆走进自己的卧室。
许佩兰看见中岛一郎的短裤很是惊奇。
许佩兰问太郎:你爸爸怎么现在还兜尿布啊?
太郎:这哪是尿布,这是我们日本男人的短裤。
太郎说完脱下自己的长裤也露出和一郎一样的日式短裤。
许佩兰看后情不自禁地捂住自己嘴巴不让自己发出笑声。8,许家客厅。日。内。许母正在客厅里准备午餐,许佩兰手里端着一个日本大瓷碗进入。许佩兰:娘,我带来一碗很好吃的日本秋刀鱼。许母惊讶地:你哪里来的日本鱼?许佩兰:是楼上中岛叔叔特意送给我们吃的!许母:什么?楼上?就……就是那家日本人?许佩兰:啊,是啊,人家挺好的,对我很客气的,经常给我吃日本点心的。许母生气地:你小姑娘真是昏了头,日本人的东西你也吃,明天把你杀了你也不知道。你送回去,我们不吃日本人的东西。许佩兰:娘,人家好心好意给我们,怎么可以送回去呢?许母:你小丫头懂个啥!送回去!许佩兰:我不!我要吃的!许母:你不听话等你爹回来打死你!说着许士汇进屋。许士汇:干啥?你们娘俩。许母:你看看,这孩子一点不懂事,拿着楼上日本人的东西带回家,还让我们一家都吃。许士汇:佩兰,你和日本人在街上玩玩没关系,这吃的东西你千万不能带回来。我们不吃日本货,更不能收日本人的礼,我和你说过多少遍。许佩兰:我看看人家很客气的,不拿不好意思的,我就收下了。许士汇:那这样吧,这个鱼我们收下。许佩兰:真的?太好了!许士汇:但是不吃,马上倒掉。为了不失中国人的面子,我们炒一碗鱼香肉丝还礼,以后绝对不能再收日本人的礼。秀英,你马上炒一碗肉丝叫小兰送上去。10,一郎家客厅。夜。内。
一郎和太郎正在吃晚饭。敲门声。 许佩兰:太郎。开门。
门开,许佩兰拿着一碗鱼香肉丝进屋。
许佩兰:这是俺娘做的好吃的鱼香肉丝,请你们吃。
一郎很高兴地双手接过碗放在桌上,接着马上将筷子伸进碗内夹着肉丝朝嘴里塞。
一郎:嗯……好吃好吃。你们家是哪里人啊? 许佩兰:山东济南。
一郎:啊,济南府的。
一郎若有所思地:好……好……济南府……济南府。11,许家客厅。日。内。
许家正在吃午餐。敲门声传来。 一郎:小妹妹在家吗?
许父许母听见声音后一惊。 许母:又是那个日本人,又想来干什么呀?
许士汇用手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然后去开门。
一郎正在门口手里捧着一盒日本点心毕恭毕敬地:许先生,这是日本京都地特产地饼干非常好吃地,请您一定尝尝味道地。
许士汇:一郎先生太客气,我们不敢当,不敢当。
许士汇说完将一郎的手推回去。
二人的手推来推去的镜头。12,许家客厅。日。内。 许母正在摆弄早餐。
许母:小兰赶快吃早饭,一会儿上课又要迟到了。
许士汇和小兰坐上餐桌吃早餐。
许母:昨天你没有收那日本人的礼物,他会不会不高兴,叫日本兵报复你?
许士汇:不会的吧。这个日本人到底是干啥的,咱也不知道。天天神秘兮兮的。
许母:管他干啥的,日本人没有好东西。 许母刚说完,敲门声又传来。
一郎:小妹妹在家吗? 三人的脸都紧张起来。 许母:他又要来干啥?
许士汇去开门。门口果然是一郎,这次他手里拿着是一包苹果。
一郎:许先生,这是日本富士山地苹果,今天地你无论如何要收下地,你不收的话我就不走了地。
许士汇惊愕的表情特写。13,上海街景。日。外。
屏幕上打出:1945年8月15日。画外音传出日本天皇向世界宣读日本投降诏书。
天皇声音……
一组百姓高兴庆祝的镜头。14,许家卧室。夜。内。许母和许佩兰躺在床上。许佩兰:娘,这样热的天这样早就睡觉啦,睡不着的!许母:这几天你不许到外面去,外面很乱,日本人说投降谁知道是真投降还是假投降。许佩兰:楼上的太郎好几天没看见,他爸说他已经回日本了。那个太郎也天天神经兮兮地,有时晚上二、三钟还出去。许母:你去管他们干啥,睡觉。许母刚说完,就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上楼。从窗口还可看见不少黑影在移动。许母按住许佩兰的嘴:不要出声。二人睁大眼睛在全神贯注听着楼上的动静。突然楼上有椅子倒下的声音,一阵搏斗的声音,接着又听见一郎的嘴被捂住后发出的轻微呼叫声,接着一阵静寂。接着又听见至少有五、六个人下楼的脚步声,接着又是静寂。从此楼上就不再有声音出现,中岛一郎也从此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15,许家客厅。日。内。许佩兰在客厅里做作业。房东进门。房东:小妹妹,你看见楼上的日本人吗?许佩兰:自从星期三晚上以后就没有看见过他。房东:哦,是这样啊,那你看见他和什么人出去了?许佩兰:我没有看见,我娘让我睡觉来着。房东:那我们一起上楼看看。许佩兰:好的,我陪你上去。16,三楼门口。日。内。房东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房内一片狼藉,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地上还有一滩血迹。房东轻声地:他人到什么地方去和我没有关系,主要是他二个月的房租到现在没有付。许佩兰用幼稚的眼光看着房东。17,字幕:一年之后许家客厅,一个陌生人正在和许士汇谈话。陌生人掏出名片给许士汇。陌生人:我是市政府的官员,今天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楼上的邻居中岛一郎的情况。许士汇:我们和他基本不来往,只是见面点点头而已,我不可能帮他做汉奸,这点请政府放心。官员:请许先生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把你当汉奸来抓捕。我们想了解中岛一郎生前和哪些中国人有往来。许士汇:生前?他,死了?官员:是的。他生前的职业是日本反战同盟的主要负责人。因此日本宪兵早就开始注意他,由于日本突然宣布投降,宪兵便匆匆将他处死在宪兵司令部的地窖里。许士汇惊愕表情。官员:找你了解情况的原因是我们要做一份关于日本反战同盟在上海活动的情况报告。许士汇恍然大悟:啊,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一直找机会接近我原来是这个目的啊!可惜可惜。官员:那你再想想有没有看见过和他接触过的中国人?许士汇:我的女儿可能知道,因为她经常去楼上玩。小兰,你来一下。许佩兰来到客厅。许士汇:这位叔叔想知道楼上的一郎叔叔和哪些中国人有过来往。许佩兰:咦,爹你怎么也叫他一郎叔叔啊?许士汇:小兰,爹现在才知道,一郎叔叔是好人,是反对日本人打中国的好人。你赶快想想。许佩兰:我想起来了,有个南货店的老板来过他家,至于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官员兴奋地:那你还记得这家南货店在哪里?许佩兰:记得。18,林记南货店门口。日。外。
官员、许士汇、许佩兰匆匆赶到南货店。
官员对许佩兰:你仔细辨认一下,哪个是去过中岛一郎家的中国人。
许佩兰仔细观察了一下说:就是那个穿蓝制服的男人。 官员:看准了,没错?
许佩兰:没错!
官员走进南货店对那个男子:对不起我打扰一下,我是市政府的官员,我想了解一下你是不是和中岛一郎一同在反战同盟里工作过?
南货店伙计:什么,什么,什么反战同盟?
官员:就是住在那个洋房三楼的日本人,中岛一郎。
伙计:啊,是他,我去他家是帮老板拿他拖欠的款子,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什么反战同盟。
官员一脸失望的表情。19,一组许佩兰居住的洋房外貌全景,有中岛一郎和中岛太郎的黑白影像出现。
镜头再慢移至写有“东有恒路”的路牌。 淡出。
转成彩色路牌“东余姚路”,镜头拉开成全景,80岁的许佩兰手拄拐杖在儿子、儿媳妇的搀扶下站在路牌前面。
许佩兰:我家的住宅应该就是在这个位置。这个地方就是我常和中岛太郎玩耍的地方。
闪回。 插几秒钟黑白的画面:许佩兰和中岛太郎在玩陀螺的内容。 闪回结束。
许佩兰:一郎叔叔,一路走好,这句话虽然晚说了70年,但还是说了。
镜头拉开成全景、长景,音乐起。
字幕:本剧谨献给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爱好和平的所有牺牲者。剧终

一排排鞋垫,整齐的铺在洗得发白的布料上。旁边的小凳子早已斑驳不堪,绿色的条纹也变得不分明,只有黑糊糊的印记。

老奶奶佝偻的腰,像是拉满的弓,用力过度,竟变了形。岁月划下的褶皱,充满粗糙、纵横交错的线条,挂在苍老的脸上。

不明就里的行人纷纷猜测。

“这么老的老人这时候应该在家安度晚年才是,怎么跑来摆摊。”

“依我看哪,肯定是她子女不孝,不愿带个累赘。都说养儿防老,看来还是钱实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