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陈文生的父亲,而且这一职衔是从鱼朝恩开始的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4日

《鸡缘巧合》电影剧本编导:奇克编译:夜潮〔编译者按〕:新加坡的电影学者认为新加坡电影似乎乏善可陈。不过当电影走过百岁生日之后,作为任何一个国家一

导读:
在唐朝,不可能具有现代医学上的麻醉剂,为病人动手术时注射,避免难以忍受的疼痛,但在那时,却具有以诡秘手段,向对手施以精神上的麻醉,使对手不知不觉地、迷迷蒙蒙地、完全丧失警觉地进入全麻状态。

4008com云顶集团,《鸡缘巧合》电影剧本编导:奇克编译:夜潮〔编译者按〕:新加坡的电影学者认为新加坡电影似乎乏善可陈。不过当电影走过百岁生日之后,作为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大众文化影视节目俨然地成为了国家、民族与外界交往的名片,影片《鸡缘巧合》,在2001年也登上了新加坡十大卖座榜的榜首。影片在剧作上采取了讽刺幽默的喜剧语言,同时将小贩等生活于底层人们的生存状况、语言环境与莎士比亚外来文化进行比较并通过两个家庭对比着穿插描写,可以看到东方的土着文化是如何与西方经典文化相互交流、相互融合的。也可以看到几代人的代沟是如何通过学校的教育、大众文化的熏陶而达到新的和谐。同时,还可以看到听到剧作家设置的妙趣横生的新加坡派生的英语、英式十四行诗的莎士比亚英语和流行英语的大拼盘。剧家家用这种方式帮助观众解读新加坡。剧作的巧妙之处在于运用了两个暗号。一个暗号就是围绕着“秘方”产生的历史、各种人物对秘方的态度、造成的矛盾、直至秘方公开、世仇解决、大家和好为主线。另一个暗号是两家人各自的跟班——大力士与陈德的好友白胖子和黑胖子。活像杂技串场的小丑,在两家人中间煽风点火、通过两人旁白式的对话,把小人物内心的狭隘、好忌妒等缺点抖包袱似的抖落出来,或者是铺陈历史,或者是解说心理活动,或者是作为观察员作客观评论甚至是结论,来贯穿全篇。影片在喜笑怒骂中让观众了解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新加坡。新加坡繁华商业街交叉路口·白天·外景电视节目主持人面对镜头举着麦克风在解说。主持人:话说在这人见人爱的宏茂桥街上,有两个身分显要、地位崇高的世家,可他们的新仇旧恨,既扰乱了社会安宁,又妨碍了子女间的爱情。不过,两个年轻人之间纯洁而热烈的爱情却都只是为了鸡饭。女编导冲过来打断主持人的话。女编导:“你在说什么?你以为宏茂桥的先生会明白你在说什么吗?”女编导推开主持人手中的麦克风。女编导:“我说你别用新加坡式的英语,可我也没叫你朗诵莎士比亚式的英语。”说完,编导又拉主持人站正位置。女编导:“站过来,站过来。”宏茂桥小吃街上·白天·外景各种小吃摊琳琅满目,吆喝声此起彼伏。男女老少穿行于密密麻麻的桌椅之间,间或可以看到他们酒足饭饱的满意笑容。其间两家鸡饭摊特别显眼,生意兴隆。主持人:“这两家鸡饭摊结仇的来龙去脉我弄不懂,其实这只能怪新加坡的小贩管理局,他们为什么要把宏茂桥第2街的小吃中心的鸡饭摊偏偏排在一起呢!以前这种事从来就没发生过。”陈文记鸡摊前·白天·外景一位秀丽的身着黑色露肩长裙的少女,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她身后右侧显然地露出鸡摊柜台一角。支架上吊着的肥鸡与柜台正面贴着的那张陈文生老板双手捧鸡的大特写照片,不用说就知道这少女与陈文记鸡饭店有关。陈丽婷:“我爸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可是他的心地很好,只有被人激怒时,才会发脾气。”字幕:陈丽婷。陈文生的长女。外号,公主。热爱莎士比亚作品。黄东记鸡饭摊前·白天·外景一位身着黑色T恤的腼腆的少年。面露忧郁的神色,身后左侧,支架上露出几只肥鸡,显然与黄东记鸡饭店有关。字幕:黄方顺。黄姑的长男。外号,乖仔。热爱莎士比亚作品。黄东记鸡饭摊前·白天·外景少年黄方顺痛苦得要哭出来。他说着生硬的英语:“我妈不会侮辱人。可遭人讽刺受到伤害时,她喜欢自言自语,有时,声音还蛮大的。”两个鸡饭摊案板流水作业·内景砧板,肥鸡。一双粗壮的手从鸡胸脯开始按摩至肥壮的鸡大腿,镜头慢慢向上推移,隐约可见陈文生的脸形。镜头横移。露出红白花相间的衬衣,是黄姑,用同样的动作按摩肥鸡。一壁之隔,两人同时拎起鸡腿,放入各自的高压锅内。两边分别在砧板上切黄瓜、麻利熟练。搅拌榨汁、切豆腐,搅粥汤。炖鸡爪。几十个瓷盘调料、揭锅,拎出肥鸡,挂在支架上。用铁勾扎鸡肉,看是否炖烂了。端锅挂鸡。喘不过气来的操作,终于完成了。陈文生松了一口气,点上一支烟,靠着砧板,吐着烟圈从挂着的肥鸡缝中向外观察,开始新的一天的工作。第89号摊虾面摊位前·白天·外景虾面摊主黄姑的跟班陈德与陈文生目光偶然对接,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眨着眼娓娓道来两家的渊源。陈德:“话说20年前,黄家有个叫黄山的,他是黄姑的父亲。虽然已去世,听说生前还长得挺帅的。而陈家有个叫陈何利的,他是陈文生的父亲,跟现在的陈文生长得一样,满脸胡子拉碴的,又丑又邋遢。因为这种长相多少也有点儿自卑。不过,我告诉你自卑的人是很小气的,还时常疑神疑鬼。陈何利总环疑黄山勾引他的老婆,于是他们俩就打了起来,甚至闹到喊杀喊打的地步。就这样,两个男人争一个女人,吵啊,吵啊,一代传一代,一直吵到现在。你说,这又何必呢?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难道怕找不到好女人吗?”陈文记鸡饭店内厨房·内景陈文生边剁鸡边指点身穿白色吊带裙,削着运动头发型的现代派女孩打下手。这个女孩是陈文生的二女儿陈丽萍,即公主陈丽婷的妹妹。陈文生:“往锅里倒四分之一的水,再加上CM,然后煮20分钟之后才加人PL,懂了吗?”丽萍:“PL是香兰素叶吧?我猜对了吧?”陈文生:“小声点儿。难道你要让那个死肥婆听到我们的祖传秘方吗?那你的财产就要泡汤了!”陈文生放下手里的活,对女儿耳语。陈文生:“小声点儿,傻丫头!”丽萍不以为然,反驳父亲的话。丽萍:“我们应该将秘方搞成专利权来经营。秘方还是由我们来保留,我们只供应鸡肉、饭和自制的辣椒酱给小贩好了。”字幕:陈丽萍。陈丽婷之妹。喜爱新派促销概念。外号,小粒钱。父亲陈文生听不懂丽萍在说什么,边操作、边不经意地反驳。而丽萍相当认真的,得意地将设想的宏伟蓝图描述给父亲听。陈文生:“哪会有人要卖别人的鸡饭?”丽萍:“为了赚钱那可不一定。”陈文生:“你是说让别人用我的秘方来赚钱吗?”丽萍:“我们可以像麦当劳那样,我们没有钱开那么多的分店,是吧?不过,我们可以当总供应商,批发给分店,那我们不就可以‘名成利就’了。”陈文生:“你从哪里学来这些的?”丽萍:“互联网。”陈文生:“什么互联网?”陈文生听得一头雾水。不耐烦地数落丽萍。陈文生:“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要多得多,你的主意有时是不错,可你说的这办法行不通。卖汉堡包是一回事,卖鸡饭是另一回事,这是两回事,不一样。我们怎么煮得出那么多的鸡,用机器做吗?就像你出的那个中元节的主意,怎么能胜过那死肥婆的主意?我们一定要斗争到底,这里只能有一个赢家,我绝不能输给她和她的那个‘阿官’老公。”字幕:“阿官”形容娘娘腔的男人。黄东记鸡饭店厨房·内景戴金丝边眼睛、小鼻小眼小嘴瘦长脸的黄亭正在砧板上不紧不慢地切黄瓜片。陈文记鸡饭店厨房·内景身着白色吊带裙的丽萍边干活边滔滔不绝地像发表演讲似的论述自己的主张。试图说服父亲,改变做法。丽萍:“爸,你听我说,你常埋怨顾客少、说顾客只会走熟路熟套。我看你得吸引年轻的顾客。那么,怎么样才能吸引他们呢?我们应该把小贩中心的气氛改变一下。例如我们可以举办一个音乐会,邀请蔡健雅和摇滚乐队来演奏,那将是个大场面,一定会吸引很多人来观看,那你的鸡饭名声就大了。那个女人不是要演她的京腔大戏么?我可以跟你打赌0元。”丽萍越说越来劲,伸出五个手指在父亲眼前晃了晃。丽萍:“我相信,那女人搭台唱戏,只会有1人光顾大戏棚,其中10人会是弱视,看不清台上的面孔。相反,我们的演唱会将会很成功。会有电视台和报纸来采访报道,甚至连音乐台也会来采访。你想有哪个年轻人会愿意在星期五晚上去看京腔大戏。”丽萍说得很神气,叉着腰、打着手势。父亲只顾低头干活,在心以暗暗思忖着。然后他说:“我得考虑考虑年轻人完全不顾传统的价值观念。你知道他们到底喜欢什么?”父亲摇着头,撇着嘴,表示不赞成。丽萍:“名、利、聚会和性爱。”丽萍不加思索脱口而出。父亲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冲着丽萍喊道:“喂,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丽萍看也不看父亲,不以为然地说。丽萍:“怎么啦,这是事实啊。”父女俩你一句我一句地争执起来。陈文生:“那你也一样吗?”丽萍:“我不同,我已经被‘启发’。”陈文生:“‘启发’什么?瞎说八道。我每天只看见你在看电视,从来都不到店里来帮忙。”丽萍:“那是我不想成名,所以我也不喜欢去舞会跳舞,我只会跟我心爱的人发生性关系。”雨萍话里有话、瞥了父亲一眼补充道,“我是指婚后……”陈文生刚想发怒挥拳头,因为丽萍补充的那句话又愣住了,然后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想缓和一下气氛转了话题。陈文生:“其实,我是为你姐姐操心。她快21岁了,她说想办个大型的生日宴会,请些男孩女孩来聚聚,还有,喝点儿酒什么的。”丽萍为父亲袒护姐姐而满脸的不高兴。丽萍:“那又怎么样?你想他们会在舞池里做爱吗?”

唐代宗时宰相元载为除掉宦官鱼朝思,便使用这种手段,给鱼朝恩打足了麻药,使鱼朝恩昂首阔步、狂气十足地走进鸿门宴时,还不知自己将被处死。

文章配图 在代宗朝盛极一时的鱼朝恩

鱼朝恩在代宗朝盛极一时,他身兼数职,重权在身。不妨看看他的重要职衔:

他是陈文生的父亲,而且这一职衔是从鱼朝恩开始的。观军容宣慰处置使,专掌监察全国军队的权力,而且这一职衔是从鱼朝恩开始的,有时甚至成为军中之统帅,其权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他还是左监门卫大将军兼神策军使,统率京师的警卫部队,其权力也很重要。他又是内侍监,主管内监省,掌管宫廷事务,权任也很重。

总之,里里外外,他的大权,无孔不入。

平日里他根本不把朝廷大臣放在眼里,甚至还侮辱宰相。朝中政事偶然没有和他商议,他就大发雷霆:“天下军政大事难道有不经过我就办的吗?”气焰之嚣张,态度之狂妄,令代宗十分不快。

鱼朝恩有一个养子,年岁不大,是个小官。他请求代宗赐给他养子紫衣官服,而紫衣官服是朝廷大官穿的。代宗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己令人把紫衣官服送上来,叫他的养子穿上了。

代宗只得苦笑:“你的儿子穿上紫衣,还挺合身。”但代宗心中愤愤难消,鱼朝恩已经不把君主放在眼里了。

代宗已深深地感受到鱼朝恩己骄横到上无天子、下侮群臣的狂妄地步,已引起大下共怨,如不清除他,必为后患,于是代宗与宰相元载密议,令元载图谋划策。

元载一向奸猾成性,手段巧妙圆滑。对于这种事,他可谓行家里手。他深知鱼朝恩手握军队,又掌禁军,而且党羽密布,如稍一不慎,必成大祸,因此必须稳重严密,丝毫不漏。代宗表面上对鱼朝恩仍然恩宠有加,使他完全处于无任何疑虑和麻痹状态。

元载从暗中偷偷地下手了,首先收买了鱼朝恩的保镖和亲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