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骨贤妻》被认为是对克林顿夫妇的映射,我自倾怀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4日

摘要:《傲骨贤妻》被认为是对克林顿夫妇的映射莱温斯基又回来了!2014年10月20日,41岁的她动作频频,先是开设推特账号,随后又在《福布斯》年会上发表演讲,说自己22岁时爱上

这是个张扬的年代。爱情也张扬而直率,网络上流行一句话:“我喜欢你,与你无关。”气势十足,霸道之中带着几分挑逗、几分赌气、几分纯真,成就一幅娇憨小儿女的神态。

《傲骨贤妻》被认为是对克林顿夫妇的映射

收到这青涩率真的表白,于顿时失笑间,心头怎能不涌上甜蜜与感动?
当岁月流逝,渐渐内敛沉稳的人,往往无法直接的挑衅般的说:“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也许被拒绝得有些无奈之后,才会如此无赖。

莱温斯基又回来了!2014年10月20日,41岁的她动作频频,先是开设推特账号,随后又在《福布斯》年会上发表演讲,说自己22岁时爱上克林顿,是被网络完全摧毁名誉的“零号病人”。此番举动自然引发美国各大媒体的关注。

人越是成熟,喜欢当中带着更大的责任感,越难喜欢,在感觉难得真情渐渐心如止水之时,淡淡一句话却刹时使心湖荡漾:“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华盛顿邮报》称新获得的一份报告显示莱温斯基在斯塔尔调查中受到虐待,并刊发评论审视莱温斯基事件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而有线电视新闻网在电视报道中现身的嘉宾是其高级法律分析师杰弗里·图宾,他无疑是合适的人选,因为他是莱温斯基事件的专家,曾在2000年出版畅销书《大阴谋:克林顿弹劾案真相》。这本书的中译本目前正在翻译中,本报约请了本书的译者王笑红根据书中的内容对莱温斯基进行重新解读。

在酒桌上,敢说“君且随意,我自倾杯”的人,自是有一定的身份和酒量。能够为天下苍生倾怀者,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心,如范文正公,如焦裕禄公。

莱温斯基 只记得自己匮乏的幸运女孩

敢在爱情上“我自倾怀”的人,有的不仅仅是豪情,更是能力。拥有越强大的力量,拥有越广阔的胸怀,才越能够不计较对方的回报。有倾怀之贼心,而无贼胆之人,皆因实在是没有那份豪情满怀,更无如此强大的能力去付出。

《傲骨贤妻》被认为是对克林顿夫妇的映射,我自倾怀。图宾的另一重身份是《纽约客》专职作家,他总有能力把非虚构题材写成一个个精彩缜密的故事,凭借《誓言:奥巴马与高法院》和《九人:美国高法院风云》而为中国读者熟知。在他看来,莱温斯基曾是个运气不错的姑娘。她在贝弗利山长大成人,父亲是小有成就的肿瘤学家,母亲则热衷于社交。按大多数美国人的标准来看,她过得相当不错:上昂贵的学校、读私人课程、拥有有影响力的朋友,还有足够多的钱可供买衣服和度假。但成名之后的莱温斯基念念不忘的是自己的匮乏:父母离婚,一个坏男孩曾叫她“巨无霸”,她缺少“自信”。但在迷恋上美国总统之前,她唯一认真对待的兴趣就是减肥。

有些倾怀,只默默于心,不敢言与谁听。有的感情,适合成为永远不写出来的心迹。“用墨写下的字迹,一经雨水便洇湿了;没能写下的心迹,想擦也擦它不掉。”将那份深的感情,掩将起来,任由时光将它消化,湮灭于心。你的随意我的倾怀,皆于心里不知尘封多少年,也许除了自心,未必还有人知。

在1995年11月15日前,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从来没有真正聊过,但她后来声称他们通过目光接触而“热烈地谈情说爱”。在政府停摆期间,490名白宫雇员中的90人休无薪假,于是不领薪水的实习生填补空缺。莱温斯基被分配到了幕僚长莱昂·帕内塔的办公室,与椭圆办公室仅隔一条走廊。她找准一个独处的机会,主动诱惑了总统。他们的亲密关系持续了一年多,这种关系不仅是欲望上的,也有情感的成分,他们交换着礼物和信件,克林顿曾送给她一本《草叶集》。

《鹿鼎记》里,金庸笔下韦小宝讨了七个老婆让很多男人艳羡不已,不知是否有人记得写到阿珂之母陈圆圆时,提到的胡逸之?一代江湖刀王为心爱的女人隐姓埋名,甘当陈圆圆居所菜园之仆役,默默守护、相伴所爱二十年。爱她,却不需要她知道——“君且不知,我自倾怀。”

但她与总统走得太近被白宫的同事觉察到,1996年4月,负责监督雇员行为的副幕僚长伊芙琳·利伯曼将莱温斯基调到了五角大楼公共关系办公室。伊芙琳的所作所为与《傲骨贤妻》中一直生怕州长犯生活作风错误的伊莱·戈德何其相像,当然,该剧被认为正是影射克林顿夫妇的。

倾怀并非只出现于文学作品中,有的人倾怀得举世皆惊,而倾怀者浑然不理不顾他人眼光。

中国现代哲学大师金岳霖,青年时代爱上梁家妇林薇因。而林女思虑再三,仍旧选择了婚姻,既是“恨不相逢未嫁时”,只能“还君明珠泪双垂。”金先生未能如愿赢得美人归的情况下,选择终身不娶。

轰轰烈烈的三角恋发生几十年后,某年某日,白发苍苍的金大师宴客于北京某酒楼,其宾客皆不知何故。酒过三巡主人方道出请客的原因:“今天,是薇因的生日。”当时林薇因已经去世几年,而梁思成亦已另娶,惟有金念念不忘“今天是她的生日”。
来客无不唏嘘。此情此景,唯有几百年前仓央嘉错的诗可以描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