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外国英语诗歌,宁夏平罗人4008com云顶集团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4日

红柳村学校有一个元老教师,叫方丽仪,刚二十出头。

诗歌是世界上古老基本的文学形式,是语言艺术高的表现形式,那么你想阅读一些外国的经典英语诗歌吗?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带来经典外国英语诗歌附翻译,希望大家喜欢!

方丽仪是红柳村团支部书记,预备党员,学校教导主任。

经典外国英语诗歌:羊齿山

方丽仪的父亲方四是响当当的老贫农,共产党员。祖籍是河套老财特别喜欢宁夏平罗人。

Now as I was young and easy under the apple boughs

解放前有句顺口溜为证:

About the lilting house and happy as the grass was green,

“河曲府谷人啥也干不成,赶个牛牛车,还要东川人,宁夏平罗人,楼犁耙杖一溜平。”

The night above the dingle starry,

这个方四,也是苦根苦叶苦花花,苦蔓蔓上结的苦瓜瓜。

Time let me hail and climb

方四从小就是补丁裤裤麻绳绳鞋,给地主老财放牛当奴才。方四的爷爷一头挑着父亲,一头挑着破罗锅,从宁夏来河套,走在半路上,过大沙窝时,奶奶饿死了。

Golden in the heydays of his eyes,

掩埋了奶奶,父子二人来到了包头,又到了红柳村,给人家扛长工。没日没夜干了十二年,方四的父亲,由于劳累过度,吐血而亡。

And honoured among wagons I was prince of the apple towns

方四埋葬父亲,孤苦一人,准备再当长工,找一个掌柜的。

And once below a time I lordly had the trees and leaves

这时候,有一个人注意到了方四,他就是当地着名的地主赵奎贤。

Trail with daisies and barley

说起赵奎贤,看上去慈眉善眼,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压榨长工,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霸地主。

Down the rivers of the windfall light.

只要有穷人找上门,白给你吃了几顿饭,让你成了他们家不花钱的长工,一年四季白干活不说,还要糟蹋女人。

现在,当我年青而自在地坐在苹果树下,

地主赵奎贤,看方四是农活样样精通的宁夏平罗人,喜出望外。赵奎贤手底下那些个只会担大渠的长工短汉,缺少个庄稼地里的头儿,一听说方四要当长工,没有为难,立马答应。

挨着低吟的屋子,因绿草而快乐,

方四年龄二十出头,憨厚老实,赵奎贤方问四农活做法,方四对答如流。没有几天,方四和那些个受苦人,都打得火热,人性很好。

夜悬于星星的幽谷上,

经过几番考察,方四一不贪小便宜,二有心机,心里有活。

时光让我欢呼让我攀爬

赵奎贤叫方四做了长工头,工钱比别人多一石小麦,多种三亩捎带田。

车马拥簇中我是苹果国王子,

不要小看这几亩捎带田,不纳租税,干落。

曾几何时我也雍容地让树儿叶儿

方四是个年轻有为的长工头,几亩捎带田收入可观,上门提亲络绎不绝。

沿着风吹的日光之河巡游。

方四可是稳坐钓鱼台,一个也不答应,看掌柜的赵奎贤眼色。

And as I was green and carefree, famous among the barns

赵奎贤有个远房叔伯妹妹,叫赵桂花,因为家里贫穷,和杨家后生钉了娃娃亲。

About the happy yard and singing as the farm was home,

杨家后生被抓了国民兵,是“大青山上的鹞子乌拉沟的猴,枪崩鬼一去不回头。”

In the sun that is young once only,

一齐去的人说杨家后生被日本人的炮弹炸的成了肉泥,连尸首也没有找到,捎回了一张阵亡通知书。

Time let me play and be

赵奎贤一看方四有人品,勤劳朴实,农活样样都会,手里有几个钱,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妹妹的。

Golden in the mercy of his means,

赵奎贤几回有意把妹妹叫来,说是帮工,和方四当面锣对面鼓见过。

And green and golden I was huntsman and herdsman, the calves

赵家小妹年龄正好,容貌娇好,一说话先带笑,正好趁了方四的心。

Sang to my horn, the foxes on the hills barked clear and cold,

这男有情女有意,在解放前可算是自由恋爱。

And the sabbath rang slowly

在掌柜赵奎贤的主持下,长工小子方四成家立业。

In the pebbles of the holy streams.

赵奎贤是地主成分,方四是贫农。

当我绿着,无忧无虑,在欢乐庭院

土改运动中方四是积极分子,又是房无一间,地无一拢的雇农,后来都叫贫农。

的谷仓间扬名,歌唱农场家园,

苦大仇深的方四揭发了赵奎贤隐瞒财产罪行,俩家闹下了隔阂。

在只年轻一次的太阳里,

方四不久在工作队的重视下,发展方四入了党,成了红柳村二社的当家人。

时光让我嬉戏让我成为

土改后的第二年,赵桂花开花结子,一肚生了俩娃,一男一女。

翠绿与金黄之中我是猎手和牧人,牛犊们

女娃方丽仪在先,是姐姐,男娃方虎在后,是弟弟。

随我的号角歌唱,山上狐狸们吠声清冷

方丽仪根红苗正,虽然没有中学毕业,可在那个年代,父亲是红柳村二社当家人,红柳村一成立学校,方丽仪就成了民办教师,红柳村团支部书记,学校教导主任。

在圣泉里的鹅卵石间。

方丽仪身份金贵,有多少追求者谁也说不准,自然不少公社干部,银行职员,现役军人。把个方四老俩口高兴的是

All the sun long it was running, it was lovely, the hay

“一对对花蝴蝶玻璃窗窗上落,俩双老花眼只朝大门洞洞了。”

Fields high as the house, the tunes from the chimneys, it was air

谁知道,老人有情,闺女无意。

And playing, lovely and watery

高门佳婿来了,笑脸相迎,巧语回绝。

And fire green as grass.

多少年轻后生,欲罢不能,模棱两可,都以为这个闺女心高气傲,金凤凰难找梧桐枝。

And nightly under the simple stars

有一个后生,叫石柱,是个地主赵奎贤的小儿子。

As I rode to sleep the owls were bearing the farm away,

石柱的父亲赵奎贤地主帽子还没有摘去,正在生产队严加管制。

All the moon long I heard, blessed among stables, the nightjars

石柱只要劳动路过学校,透过办公室玻璃窗时候,总短不了:

Flying with the ricks, and the horses

“毛花眼眼朝着里面了,满嘴白牙牙朝着小妹妹笑。”

经典外国英语诗歌,宁夏平罗人4008com云顶集团。Flashing into the dark.

石柱这一笑,方丽仪坐不住了,俩人携手走入学校房后的柳树林。

长长白日里它跑着,好可爱,干草田

沙果果甜来苹果果果脆,

屋子一样高,烟囱里飘出歌谣,它朝气篷勃,

巍巍的大阴山,海漫漫米粮川。

嬉戏着,水灵,可爱,

解放前是走西口的首选地,山西,陕西,河南,甘肃等地人民,因为天灾人祸,走西口来到河套。

当我驶入梦乡,猫头鹰便驮走农场,

河套,也是爬山调的故乡。河套,是爱的摇篮。

长长月夜里我在马厩中倾听、祈求,夜鹰们

“土坷垃垒墙墙不倒,大闺女嫁汉娘不恼。”

And then to awake, and the farm, like a wanderer white

“宁毁十座庙,不毁一粧婚。”

With the dew, come back, the cock on his shoulder: it was all

石柱和方丽仪相好,红柳村满村村人都知道,就是瞒着方四老两口,有的时候,老俩口听到一点风言风语,也当耳旁风刮了,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拿正眼看石柱的。

Shining, it was Adam and maiden,

石柱和方丽仪俩个人,携手来到老柳树下。

The sky gathered again

脚下,东风渠水哗哗啦啦地流淌着。

And the sun grew round that very day.

在这里,猫花花眼眼的方丽仪,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So it must have been after the birth of the simple light

在石柱面前,方丽仪再也不用那么虚伪了。

In the first, spinning place, the spellbound horses walking warm

在家里,坐有坐样,笑有笑样。

Out of the whinnying green stable

在长辈和领导面前,更要装模作样,规矩做人。声音不能够高了,茶碗不能够满了,笑不能够露齿了。

On to the fields of praise.

学校里,毛娃娃管着几个年过半百的“黑帮”老师,听他们汇报思想,板着脸训话。一天不能够有个笑脸脸,简直要憋屈死人。

然后就醒了,农场像游子归来,

方丽仪这株高贵的牡丹花,也是有刺的。

一身露水白,公鸡立肩头:一切

她是喝黄河水长大的,身体散发着河套人温润肥厚的泥土气息,热烈的爱在泥土中酝酿,一旦爆发,是惊人的。

皆闪光,一切皆是夏娃亚当,

方丽仪斩钉截铁地说道。

就是那一天太阳长圆。

石柱迷茫的眼神里,发出了明亮的光芒,在一眨眼的功夫,熄灭了。

所以应是在熹光降临之际,

石柱痛苦地摇了摇头,对方丽仪说道:

在初的纺绩地,着魔的马群暖暖走出

“我们来世吧,我是地主子女。”

And honoured among foxes and pheasants by the gay house

“地主子女怎么了,重在政治表现吗。你不是成了大队拖拉机驾驶员了吗。”方丽仪一本正经说道。

Under the new made clouds and happy as the heart was long,

“我在大队会计刘文骏那里,开好了结婚证明,今天下午咱们就去公社结婚。”

In the sun born over and over,

石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I ran my heedless ways,

方丽仪说着从裤兜里掏出在大队会计刘文骏那里开好的结婚证明,递到了石柱手里。

My wishes raced through the house high hay

石柱不知所措,俩行热泪哗哗地从脸上流下来。

And nothing I cared, at my sky blue trades, that time allows

石柱盯着方丽仪的俩眼看去,方丽仪俩只水汪汪的大眼里,清澈透明,让人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In all his tuneful turning so few and such morning songs

方丽仪圆圆的脸庞,就像桃花初绽,粉里透红,人有着千种风情,让人有着压抑不住的激情。

Before the children green and golden

河套美女,讲究圆盘大脸,肥臀厚腚:种地就种沙盖楼,娶老婆就娶一篓油。

Follow him out of grace,

方丽仪就是标准的河套美女!

欢乐的屋子边上,新裁的云朵下面,

石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看着眼前的方丽仪,她楚楚动人,她摄魂吸魄。

与狐狸山雉们相伴,快乐得心跳舒长,

方丽仪看着眼前的石柱,憨厚老实中透着她特别喜欢的男子汉的狡诈,石柱身材高大,魁梧中有匀称,心灵手巧,无论农活还是开车,都是一把好手。

在一次次重生的太阳里

石柱把全部激情用在了方丽仪身上,他们俩拥抱在一起,轻轻地倒在大柳树下。

我的祈愿窜过屋子高的草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