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作家的经济资助和写作课程导致西方文学不断枯竭,悲伤藏在了微笑里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4日

我已经不成了样子,任悲伤在心里驻足安家。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多情着,却又无知任性着的我。如今我长成了一颗麦蕙般的成熟。悲伤藏在了微笑里,心事藏在了平静里。而不再只作无声的叹息。

摘要:
对作家的经济资助和写作课程导致西方文学不断枯竭,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贺拉斯·恩达尔,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不久,对西方文学进行了猛烈的

我踮起脚,想去了望蓝天外的那个自己。多么好奇,她会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又长成了什么样子的风采。但眼睛似乎总被隔离。看不到蓝天之外的那个自己。

对作家的经济资助和写作课程导致西方文学不断枯竭,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之一贺拉斯·恩达尔,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不久,对西方文学进行了猛烈的批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恩达尔不断提出批评:经济上的资助让作家变成一门职业,这对文学产生了负面影响。“尽管我能够理解经济上的诱惑,但我认为这会切断作家与社会的联系,和制度建立起一种不健康的关系。以前,作家都需要工作,做出租车司机、职员、秘书或是侍应生去谋生。萨缪尔·贝克特和其他作家都是如此生活的。这种生活很辛苦,但从文学的角度来说,充实了他们自己。”

我害怕黑暗,却又总喜欢将自己包裹在黑暗里头哭泣,似乎黑夜成了我的母亲,给这我生命所有的陪伴和安抚。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学会了平静的呼吸,踏着光阴的步子,不挣扎,也不再闹腾。为云留守了一种深情;为
风拾得了一种轻盈;为花儿插上了一朵微笑;还为那太阳提供了整个世界的温暖。

恩达尔还说:“这个问题只存在于西方,因为当读许多来自亚洲和非洲作家作品时,能重新发现自由。我希望我们在亚洲和非洲文学上看到的丰富性,不会因西方作家的同化而减弱。”如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多60岁左右,或是更老,他们不太可能受到恩达尔所描述的当下文学创作趋势的影响。“但我担心的是未来的文学会受到这种无所不在的市场的影响。因为文学意味着一种反市场的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