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威卫仲卿,一九八四年重修的燕子楼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13日

1985年重修的燕子楼

再读《李将军列传》

徐州人几乎没有不知道燕子楼和关盼盼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城市光荣。徐州有五大名楼,即:彭祖楼、霸王楼、燕子楼、奎楼、黄楼。
其中,
燕子楼是和关盼盼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关盼盼去世于公元820年,生前曾在燕子楼度过10年。
彭城,亦今江苏徐州。三国时改名徐州。当时,陶谦曾任徐州刺史。

时间:2019-10-03 08:01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燕子楼屡毁履建,基址亦历经变迁,历数次沧桑。唐朝宗景福二年,曾任武宁筠节度使与朱温战败,携妻子登此楼自焚而死,楼亦被烧毁。此后,州人思念关盼盼为人,多次续建续修燕子楼。明代万历二十一年,重修燕子楼于城西北隅。清光绪九年,徐州知府曾广照移至城西南隅城亘上重建,楼上下两间,飞檐拱角,四面皆窗。光绪十五年,徐州道段喆又迁建于城西北隅。1914年重修。1928年城墙被拆除,燕子楼亦被毁坏。1932年,又于西南隅重建,楼为二级,5楹7户
,前有轩可方丈环以槛,璧嵌白居易《燕子楼》诗等刻石5方。日伪时期拆楼改建平房,遂使千古名楼再次湮没。1985年,徐州市政府拨款在云龙公园知春岛上重建。1988年建成。

史家绝唱,

历代文人如白居易、张仲素、苏轼、文天祥、陈师道、阎尔梅等都有咏怀燕子楼的作品。元、明、清的戏剧和小说亦有许多描写关盼盼独居燕子楼的作品。

无韵离骚,

陆昕的《也说苏轼的婉约词》一文称苏轼《永遇乐》一词,称:“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词曰:“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英雄李广,

关盼盼,为唐代彭城人,约生活于唐代贞元、元和年间,是一位能歌善舞、精通管弦、工诗擅词的才女。这位良家少女,因出身寒微生活无着而隶身乐籍,没于青楼之间。后被张愔以重金求得,再经过一番专门训练而成为当时名震远近名媛。据说她能舞唐代着名的《霓裳曲》,舞姿轻盈柔魅,楚楚动人。人们称她的歌喉圆润,声音清丽,诗人张仲素犹称之为“歌尘”,说她唱起歌来,音调抑扬跌宕,清婉激越,其势可以阻遏天边的流云,冲击起雕梁上的暗尘。关盼盼还是一位富有音乐天赋的管弦里手,对于“玉箫”,”琴瑟”之类乐器十分精通,吹奏弹拨起来音调和谐,优美动听。经常与文人雅士交往,向他们学习诗词歌赋,渐渐通晓韵律,终成为一名女诗人,也成为一名名噪古今的丽媛秀女。据说她有诗300余首,名《燕子楼》集,但未见于传世。

太史公赞,

关盼盼姿色俏丽,品貌出众,因对爱情忠贞不渝。由于张愔同情她的遭遇,关心她的生活,珍视她的技艺,尊重她的人格,通便视张愔为知己、知音,与他结为伉俪。张愔死后,她矢志不嫁,在燕子楼中度过了孤独、凄凉的后半生。燕子楼之所以闻名遐迩,除了与关盼盼终于爱情的寂寞身世有关外,也与历代武术文人以燕子楼为题材吟诗填词、度曲作文有关。唐宋有吟咏燕子楼的诗词名篇,元代有《燕子楼》杂剧,明代《警世通言》和清代《聊斋志异》等小说中都曾提及燕子楼这个故事。《红楼梦》里林黛玉《柳絮》词中也提到“香残燕子楼”的诗句。

生动传神,

早将燕子楼与关盼盼名之于世是唐代着名诗人张仲素与白居易的一组唱和诗《燕子楼》。贞元二十年白居易在校书郎任上,春天自长安东游徐、泗,受到了武宁军节度使张愔的盛情款待,宴席间关盼盼的才貌举止给白居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白据以曾赠诗赞誉她“徐州故张尚书有爱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余为校书郎时,游徐,泗间。张尚书宴余,酒酣,出盼盼以佐欢,欢甚。余因赠诗云:‘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一欢尔去,尔后绝不相闻,迨兹仅一纪矣。昨日,司勋员郎张仲素绘之访余,因吟新诗,有《燕子楼》三首,词甚婉丽,诘其由,为盼盼作也。绘之从事武宁军累年颇知盼盼始末。云“尚书既役,归葬东洛,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幽独块然,于今尚在。”余爱绘之新咏,感彭城旧游,因同其题,作三绝句。

流畅精炼,

这里讲的是张仲素和白居易两位诗人唱和的两组诗,各三首。燕子楼的故事及两人作诗的缘由,见于白居易诗的小序。其文云:“徐州故张尚书有爱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余为校书郎时,游徐、泗间。张尚书宴余,酒酣,出盼盼以佐欢,欢甚。余因赠诗云:”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一欢而去,尔后绝不相闻,迨兹仅一纪矣。昨日,司勋员外郎张仲素绘之访余,因吟新诗,有《燕子楼》三首,词甚婉丽,诘其由,为盼盼作也。绘之从事武宁军累年,颇知盼盼始末,云:“尚书既殁,归葬东洛,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幽独孤苦。

真实感人,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张仲素

传奇再现。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白居易

龙城飞将,

可见,关盼盼的名声,是由
白居易、张仲素、苏轼、文天祥、陈师道、阎尔梅等的诗词与元代有《燕子楼》杂剧,明代《警世通言》和清代《聊斋志异》等小说中都曾提及燕子楼这个故事所造成的。没有这些名人的参与,往往就达不成这种效果。

天下栋梁,

古往今来,才女与秀媛们的才学、美貌、故事,都是在文人们的笔下才得以流传下来的。

才气闻名,

有的就是人们凭空创造出来的,有的是人们记录下来的。它们或开始流传于勾栏瓦舍,或起于酒肆茶吧,或起于戏曲乡音,在流传中又被润色编改、渲染加工、充实完善,慢慢形成了不可更改的形象。其中,有故事形象,有歌曲形象,有爱情形象,有舞台形象,有的从文人开始宣示,有的从民间开始入流,经过这两条渠道,如同溪流汇成江河,逐渐被社会所接受。

骁勇善战,

文人们的诗文,常常以颂扬美女、美景来抒发自己的情感与心情,这就增加了美女与美景的知名度。如白居易的《长恨歌》,把杨玉环与李隆基的爱情故事,写得人们感动得人们甚至原谅、或忘记了李隆基霸占自己亲儿媳的违逆伦理道德恶劣行为,继而对他有很多的同情;苏轼歌颂赤壁的《念奴娇·赤壁》,使赤壁的名望大噪,就连欧阳修在喝醉酒的亭子里写了一篇《醉翁亭记》,都使这个醉汉醒酒的亭子都有了极大的名望。而美女一旦进入了他们的笔下,就成了难于想象的香艳、俏俊、美貌,因为后人们无法见到她们,只能靠想象去勾画,而想象又是无休无尽的。

体恤士足,

有些美女,因为她们的事迹、气节、行为、文采、才艺很突出,又有过自己的艺术创作,文字的记载,当然会得到人们的赞扬。人们又愿意来津津乐道,她们的品位、名望、形象、相貌就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就会久远地得到延续。我在几岁的时候就看到四大美女的长幅年画,所以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是早进入我思想的美女;几岁的时候,看到了夏梦、红线女、周旋、张瑞芳、王晓棠、王丹凤等演员的照相,也觉得她们确实很美,而童年的记忆又是牢固的,就连王少楼主演的《囬荆州》都记得很清楚;上学之后,陆续地在书报、诗文、词曲中知道了蔡文姬、谢道韫、薛涛、李清照、朱淑真、鱼玄机等,这些人由于诗文情采的突出,在文学史上占有了突出的位置;而杜十娘、李香君、柳如是、梁红玉、红拂女、潘素等青楼女子,因为她们的气节而赢得了人们的赞扬,人们也就不去计较她们的出身,转而尊重她们,赞美他们。

智勇双全,

神威卫仲卿,一九八四年重修的燕子楼。有一些名女,是因为她们依傍了帝王、英雄、名人,而得到美名。如湘娥、女英、李师师、赵飞燕、赵合德、夏雨荷,都是因为她们依据帝王等权利人物,而得以扬名古今中外。

战斗凶奴,

赵湜依据张学良,小凤仙依据蔡锷,大乔依据孙策,小乔依据周瑜,唐婉依据陆游、谢道韫则是依据谢安、谢石、谢玄等谢家大族,陈圆圆则是依据吴三桂。

七十余次,

所以,文人们也在歌颂美女的同时,提高了自己的名望。正像文人与药、与酒一样,文人与美女、名居有着很紧密的关系。

凶奴避之,

本文所说的关盼盼,是唐时的人,是白居易、张仲素、苏轼、文天祥、陈师道、阎尔梅等在燕子楼诗文中提到的美人。但她到底是张建封的小妾,还是张建封儿子的小妾,有很多争论。《新唐书·张建封传》张建封,字本立,邓州南阳人,而其子张愔却无传,且有记载是关盼盼是贞观年间人,贞观年间与贞元、元和年间相差也很大。这也许是笔下之误。至于尚书,那不过是古代人们对官僚名臣的尊称,亦未必足凭。

闻风丧胆,

但关盼盼和张家有关,似乎并无疑问,住燕子楼,也是很明确。至于究竟是张建封还是张愔的妾似乎并无大碍。后人的考证,毕竟都是分析。譬如“据说她有诗300余首,名《燕子楼》集,但未见于传世。”也只是据说,是后人的附会而已不过是后世人们想彰显她的才华而已。

敌众我寡,

“关盼盼确因白居易而死,但白居易不可能逼死她。文人杀人不见血,白居易的一首诗竟也能逼死一名美女少妇”也不过就是猜测而已,不足相信。

四万四千,

康有山2016年12月6日于哈尔滨外滩

以少胜多,

取胜于险,

百骑吓退,

凶奴骑千,

受伤被俘,

飞身夺马,

射杀追骑,

神勇而返,

治军易简,

兄长风范,

同甘共苦,

己后人先,

以情度情,

以心换心,

常与将士,

比射饮欢,

倍受爱戴,

忠诚信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