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黑的头发依然茂密,蓝翎国少将军律仪恢复身份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13日

故事大纲、主要人物、道具介绍残怨:逆天魔恋劫中劫类别:玄幻。魔恋。中心内容:写魔界与正道男女的一部情感纠葛。
写在前面:莫道桃花美如画,怎奈魔族碎旖旎。同是生命情相依,何为拔剑紧相逼。千座荒城尽眼底,万家残垣与断壁。生灵涂炭两相离,更有异域留情谊。九死一生为前缘,情天孽海醉天齐。
在那高深莫测的文明古国里,演绎着许多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至今,我们无法理解发生在远古时代的那一场场鬼神烽火的奇情异恋,震撼天地的异域悲情。
原来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亦是前生今世的瓜葛,更是一部永不褪色的千古传奇……简介:
简介:你相信邪吗,但偏偏就有邪的存在。
一颗神奇的幽澜珠,竟是西海龙女灵魂的化身。凡接触的人,皆逃不脱魔咒的惩罚。
而她、他、她们却是那颗宝珠的亲密接触者……
三生爱恨,三世怨侣的纠葛,倾尽血泪情仇。
一位痴情的神秘老者,一位风度翩翩魔族的少年,一位神质飘然的蓝国皇后,一位冰雪聪明若仙的小女孩,就这样演绎出一段魔族与凡世间不同寻常的情爱故事,在这个高深莫测的世界里缠绵延续,强势地交织。
他说:人跟魔不能在一起吗?为了你,我已经背叛父亲,失去了整个逍遥王朝。如今,我可以为你褪去身上所有的魔气,还我真身,实在不行,你甚至可以杀了我,让我再一次为你死!
少年话音刚落,一把利剑毫不犹豫的刺进他胸膛,寒光剑花闪处,鲜红的血染满了整片大地……
历经三死三生的传奇厄运,在凄风苦雨中断不了芳心暗许。亲情、爱情、逆向丛生,情天孽海,如肝胆寸断之悲;权威、王朝、杀戮之旅,
如雷霆乍震,石破天惊之势…… 文/晨音大纲:第一部分:
一个遥远的蓝翎国,时逢正道昌盛,万魔归隐。
随着文臣弧惺的一步步高升,成为囯主信任的重臣。被封为文相之职后变得高傲自大,野心突起,逐渐拉帮结派,违他命者,唯有死!文相女儿弧美,个性张扬,情感奔放,并喜欢上护国大将军府的少将军律仪。怎奈,律仪一直把她当作一个可爱的妹妹,再加之对她的父亲的作为甚为不满,毅然拒绝了那场一厢情愿的姻缘。
本想来个文武联姻,并能在朝野占据一定的势力的弧惺。文相的美梦破灭后顿感颜面尽失,愤怒之下,决定报复律府,非弄他个身败名裂不可。忠臣的命运,永远都掌握在奸臣人的手中,这是世界上不可更改的,一世英明神武的护国将军府终落下个被人陷害的下场。
于是,文相弧惺酝酿并策划了一个惊天阴谋。在趁边关“兵变”之机,力荐眼中钉的武将律雄,和谈使者惠非,前往边关蜈蚣城处理招安事益。
为了搬掉「绊脚石」,文相机关算尽。他重金收买江湖杀手「雇佣客」一路前往痛下杀手;另一边派得力手下从中作梗,阻扰律雄的行军速度,为的是破坏和谈计划,并要想方设法地设计陷害护国大将军律雄,扳倒律府,称霸朝野。
一路上杀机四伏。律雄凭着睿智,加之在「高人」的暗中帮助下,克服了重重险恶,在限定时间内顺利地到达了边关蜈蚣城。
在招安的过程中,律雄竟发现了一件天大的阴谋。就在即将揭开谜底的那一刻,一个让世人胆战心惊的「幻术」突现江湖,控制了律雄的思维。在灵魂的「变异」中,致使大将军误杀了一同前往和谈的钦差使臣惠非,还有文相的儿子弧闻。
为了达到文相的报复目的,大将军律雄惨遭杀害。
明明是文相精心策划的一次天大的阴谋,却在无意间失去了儿子弧闻。面对父亲的作为,少将军律仪更是有苦说不出来,在文相的淫威下,要么与令爱弧美完婚,享受至高权力、荣华富贵;要么,成为蓝翎的街下囚,定为叛国的罪名。为得到暂时的安宁来获取面圣囯主的机会,律仪唯有临时「妥协」。回朝后,律仪再三斟酌,仍然钟情于兰员外兰钟的女儿兰芯。弧惺在气愤之余,扭曲了蜈蚣岭事实的真相,将律府安上了叛国的罪名,乃至整个律府都逃不脱干系。可怜那年迈糊涂的囯主,在奸臣文相的左右下渐渐质变成一位忠奸不分的暴君。
少将军全府上下被押往刑场被执行死刑的时候,其未婚妻兰芯拦路鸣冤,正巧遇上监斩官,蓝翎国太子穆尔。为了拯救心仪的少将军及全府人等性命,迫不得已,兰芯故委身嫁于王室为妃。其实,穆尔也是做个顺水人情。而皇子爱上兰芯的美貌,这也成了致命的代价,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
一颗流传多年的幻影珠的突然出现,江湖风云暗涌。律仪受命囯主,执行一项新的秘密任务,
文相为占私利,又密派超级杀手广义靠近少将军,并获取律仪的信任。
律仪经过多方的努力,终于在桃花溪的暗道里找到了有关幻影珠的咒语——「幻影秘记」和两封密信。此时,广义凶相毕露,掏出利剑并恶毒地刺向少将军的要害。在幽澜珠的神奇魔力下,加之蒙面义士的及时赶到,律仪又幸免地躲过了那无情的伤害。所意想不到的是,律仪经过千辛万苦找到幻影珠的咒语,原来是一场空。鉴于对蓝翎国的安危,囯主积忧成疾,一日病故,太子穆尔登基。
在风景优雅的桃花溪水帘洞里,兰芯在终止律仪之间情感的那夜,她执意要一夜幸福的激情来换取「温馨」的分手。心与心的交换,爱与爱的交融,交织出那么一个美丽的夜里,绽放出爱情的罂栗花。将幸福的瞬间绽放出灿烂的永恒,俩颗相爱的心融合在一起。。
然,这一切是唯妙的,温馨的,若深深的烙印,刺入骨髓。也注定了必将会延续一辈子,彼此间都忘不了那一夜的爱。那美丽的桃花溪,深情的水帘洞的场景……穆尔为了让兰芯断却与律仪的一切情丝欲念,又因为一些鲜为人知的原因,律仪被发配遥远的边关流沙城充军,并暗中交待,要在恶虎岗杀害少将军。就在行刑的刀锋一道又一道地划破内脏时,一群猛虎闻腥而至,却意外被来自魔族的总护法从虎群的口中救下律仪,并带至魔域谷。从此之后,律仪消失在民间。
魔君宫内,律仪遇上了被魔君从丽都国俘虏而来的二公主——画眉。画眉被魔王强势地占为王妃,颇有不甘。她不愿为魔君产下孽子,而奇怪的是魔君又十分在乎男女的初夜才是精华,才能孕育出优秀的后代。没有第一次的女人多的是,可魔君的第一次就再也没有了。他所希望得到的是聪慧漂亮的公主,或是睿智翩翩的少年君王。绝不希望像他,黑色的肌肤,满脸的绿毛。而这个难题被律仪的智慧成功解决。
魔王十分欣赏律仪的特殊的体质和本领,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中,律仪担任了魔簇的军师,取名思阑。第二部分:
新婚夜里,兰芯自杀未遂。
因为爱,穆尔原谅了兰芯的一切过错。也因为律仪赠予兰芯的那颗通灵珠的神奇,只要穆尔一接触兰芯的身体,他的头就会痛得厉害。原来,兰芯的身体只属于律仪的,不该属于任何人。无论怎样,穆尔从未改变过对兰芯的爱;也正如无论怎样,兰芯也改变不了对上将军的爱。某天,兰芯获知了一封密信的内容。那就是曾经的蓝翎国,全凭律府的打拼,本该属于律仪的先辈坐拥天下。兰芯觉得更不能轻易死去,她要好好地活,等待律仪在某日归来,然后让他知道这一切。
次年,王妃兰芯产下千金,可谁也不知道那千金不是别人,正是兰芯与少将军在桃花溪作决别时所留下爱的结晶,取名晴月,成为蓝翎漂亮的公主。而晴月身世的秘密只有兰芯,穆尔知道,再没有第三人。
又隔两年,在兰芯的请求下,穆尔与另妃产下一子,取名穆齐。
穆齐与晴月的关系特别的好。她11岁那年,9岁的弟弟从毒蛇的口中救下了她,脸上被留下了一道永远都无法抹去的疤。从那时起,她就决定,这一生,不管弟弟需要什么,只要她能做到的,她都愿意倾尽所有,即使是生命。一对姐弟恋情拉开了别样的序幕,情切、意重如山。晴月几次三番地纠正弟弟的错误,未果。与弟的双剑合璧,唯有另托代替。
由于魔族渐渐地渗透,怪事屡次三番地发生,江湖上掀起了黑风巨浪,周边邻国蒙尔、乌克、丽都、皆颇受剧烈冲击,同样也触及到蓝翎国。魔簇的军师思阑,一边“帮助”兴建魔王朝的同时,一边暗中实行自己的计划,从中巧妙周旋,力助蓝翎国。为了获取魔王的信任,更为了获得魔族四大独门绝技的至高魔法,思阑不惜失去了眼睛、臂膀、乃至项上人头为代价。
一切为了蓝翎国,一切更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兰芯,他在信守对爱的诺言。
从那以后,江湖上也同时出现了一位神秘的老者,暗中保护晴月及皇妃的安危。乃至整个蓝翎国的命运,都攥在他的手中。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魔簇也在萌动了一个可怕信息,那就是在不久的将来,魔簇要毁灭所有的国度,包括蓝翎国,建立魔王朝。
公主晴月,她感知,蓝翎要变天了。而首当其冲,会受到伤害的,那就是她的弟弟穆齐。她又该怎么去帮?母后也如是说,这蓝翎国千万不能输。如果真输了,她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她弄不明白。
一心忧国忧民,心力憔悴之后却去了流光寺削发。得到一神秘老者的悉心帮助,并传授心法,练成正道大器,成了一名赫赫有名的降魔师,并在神奇的岚云山创立“岚心宗法”辅助蓝翎国。
为了巩固蓝翎的不朽地位,她瞒着穆齐,做出了一项惊人的决定。继而在民间搜罗可造之人,包括法师,术数,组建岚心派,对抗魔王族。
第三部分:神秘师父的身世引起了晴月的猜疑。她发现岚心宗派,与七星阵派的师父是是同一个神秘老者。奇迹,奇迹,蓝翎国对抗魔族的大组织的奇术,居然会来自魔族的本身。暗查神秘师父的身世,还有父亲的生死之谜,晴月一次又一次陷入了魔窟,惨遭蹂躏。死亡之路,亦是一条情感之路,只要还有一丝气在,她永不言弃。一次意外的艳遇中,一个男人叩开了晴月那扇情感大门。她万万也想不到,那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便是魔族的圣君,绿面魔头的儿子遥许。在阴差阳错间并产生了爱慕,一段缠绵悱恻的奇情异恋隆重开场。
接下来魔族加大力度兴风作浪,决定发动战争,而它的首选就是征服蓝翎国。蓝翎国太子亲征,倾国之力,神勇的护国士卫在一片片倒下,血液喷洒在辽阔的土地上,尸横遍野。
孰不知乾坤颠倒,世道逆转,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局面正在逆向发生。
眼下,魔族已占据上风,眼看岚心宗派的人是难挽这滔天狂澜。
就在巍峨耸入云霄的峭壁山顶,怪石嶙询之间,晴月被逼上绝境。遥许一改那张麻木不仁的表情,猛然急燥起来,他要拯救心爱的女孩晴月。随着魔王绝杀技的展开,遥许向父亲抛出了利器,爆发出超强的魔力对抗。晴月转危为安,而魔王遭到了对方的致命回击。
少年没有迁怒于晴月,更没有去关注她现在的表情,而是面色煞白地扑向了绿面魔王的身体,煽动着肺腑紧跟着泪水一道奔流。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十足的逆子,是他对不起你父王,害了整个魔王族。
眼看大势所趋,没有回旋的余地,魔头施展收魂之术自作毁灭。并一怒之下,带走了遥许的魂魄,回到魔域地带。
在那场战争中,晴月是幸存者,她的目光是沮丧的,没有胜利的喜悦,更没有唯我独尊的气势。要不是少年因为她,结局也许将会是另外一个局面,蓝翎国的名称就会被逍遥帝国所替代。
望着横尸旷野的的场景,晴月失神落魄地走向那少年的躯体残留处,“呯”地屈膝下跪。迅速抽出了已经合上的剑鞘,将带着寒光的利刃“嗖”的一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倒在那少年的尸体上。就在灵魂即将消失的那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距数里之外峭壁间的墓穴里传出来,白色的光团驮着一位鹤发童颜手持佛尘的老者,如电光一闪即至。
他迅速地解下挂在腰间的两只赤色小葫芦托在手心,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一串串咒语化作神秘的力量萦绕,盘绕在少女身边的紫色光圈中,逐渐地化作优美的弧线,进入到他的那两只赤色葫芦瓶里,迅速地拧紧瓶颈。带回到属于自己的那块「天堂」——神秘的墓地。
遥许与晴月的灵魂得到重新塑造。三年后,第二次生命的开始,各自重现江湖。一场华丽悲壮的缠绵悱恻,继续着前世未了情,人与魔的悲恋。数年后,魔族的力量更加强大。这次,誓死征服天下所有的国度。
乌克国拥有了幻影珠,成为了超强魔力的法宝。乌克国王看中晴月的美貌,要娶睛月为皇后。为国之大计,晴月选择了远赴和亲之路。这一路走来并不寻常,暗恋者,嫉妒者,还有魔族少年遥许蜂拥而出。新婚之夜,遥许带领魔族屠杀了克度城,抢走了晴月。
道不尽前世的情,述不尽今生的缘,还有邪魔的势力渐渐渗透在和谐的国度里,让冥冥中的魔恋锭放出绚丽的罂粟花,豪情、悲悯、触动灵魂的神经,彰显万般的凄凉。
借魔王修炼之机,
蓝翎国少将军律仪恢复身份,并担当了降魔主帅。而仇人文相弧惺见到了与少将军在一起的女儿,决定改邪归正,主动请缨为先锋官,领导各国联盟,一同进攻魔族,与魔族的总护法及四大护法在无人区摆下后的战场。魔王顺利出关,更增添了魔法的威力,他控制了儿子遥许。
蓝翎国国主兰芯、律仪的哥哥等亲临战场。弧惺战死,魔王妃和律仪的母亲为了帮助律仪突围魔王的魔障,付出了生命。
在正义与邪恶的厮杀中,遥许还是敌不过爱情魔方,在摆脱魔王父亲的控制后,他回忆起是他亲手杀死了母亲。为了他梦中的玄鸟仙子晴月不再受到伤害,毅然临场倒戈。然,那一切皆是他前生今世的因果。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份,一切是按照命中的定数在进行。
其中,还有神秘老者,幽澜湖的水怪,桃花溪水帘洞里的精灵也力挺蓝翎国,才有幸躲过那一劫难。终,魔王被打回原形,还原黑腹蛇,魔族毁灭了。
后来,诸国臣服,蓝翎成为强大的帝国。悔过自新的魔族圣君遥许,在清泉寺一心向善,修佛十年后与晴月喜结连理,并做了蓝翎国的国主。而辞去国主之位的兰芯踏了上寻找律仪的艰辛征程……
~~~~道具介绍:通灵珠:
有点像血,丝丝环绕在珠子内部,像光环一般向外扩散,煞是好看。传说是前世某一公子殉情之物,他的灵魂所化身。幻影珠:被打开时色泽是像一面晶莹的镜子,渐渐地会浮现周围所映入的景物,也包括人影。传说掌控幻影珠的人,他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去控制人的思维,改变人的行为,借助人的技能,并能爆发无可抗拒的力量,潜欲无比。幽澜珠:这颗珠子晶莹透体,带点幽兰,亮灼灼的。传说,这颗珠子是一位幽澜龙女灵魂的化身,血与泪的交融。为了追求爱情的真谛,愿接受那残酷的三味真火的酷刑,来退化神的龙女之身。潜入幽澜湖历炼受戒成人,所在的灵魂要接受三世怨侣的成功考验,方成正果。
~
~~~~ 主要人物:律仪:
蓝翎国的少将军,从小就熟读一研究兵法,善于练兵布阵。在阴差阳错的后来改名思阑,做了魔簇的一名军师。从中,他又扮演了一位神秘老者,一位消失多年的神秘人物,为了心爱的人,默默无言地倾力暗中护佑他心爱的女人
。兰芯:一位冰雪矜持可爱的女孩,为人情感细腻充盈,在遇上一位英俊威武的少将军后,被视为心中的神,在一见钟情的懵懂中爆发出爱的火花。为了拯救心仪的少将军及全府人等性命,迫不得已,故委身嫁于王室为妃。晴月:一位皇宫的公主,天资聪慧善良,忧国成疾,竞意外地肩负一座皇家的命运。与魔族王子一道,共同演绎了一曲波澜起伏的悲情故事。弧惺:蓝翎国文相。别看他年岁已高,却身躯凛凛,骨健筋强;两弯眉浑如刷漆,一双眼睛呈三角状,直射寒光。弧惺不但重兵在握,而且还拉帮结派,一手遮天,常以权势压人。此人擅长拍马屁,外柔内刚,一副斯文识礼的脸孔掩盖着他那颗手辣恶毒的心。不但深藏绝技于不露,还暗中争名夺利,固然向护国大将军下手,连环陷害。
历彦,这个名字道好听,就是长相不好。此人皮肤较黑,贼眉鼠眼,一副尖嘴猴腮之像。有人私下还说他人品极差,六亲不认,自私自利的小人,是个擅长拍马屁的料,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家伙。
除此之外,历彦为人心狠手辣,凭一对双刃剑的功夫,竟成了弧闻手下的得力干将,忠于文相的一条狗。为了讨好文相,护国将军律雄就死在他那帮号称「猛士」的手下,这就让文相更加地赏赐有加。魔君遥恕:原本是一条黑腹蛇。饱受清泉寺的地脉灵气,日月精华的润泽,成为了一根有善意的灵蛇。它向往人间景色优美,万象更新,
男女恩爱,情切意绵的场景。黑腹蛇决心潜心修炼,盼早日修成正果,投为凡胎。某日,因为它吞噬了寺内方丈的一只小白鸽,换来它饥不择食的致命代价。可怜的黑腹蛇被揪出洞外,遭到道德天尊施展的雷火法术,将它打回原形,并驱离清泉寺外,抛在了远离人间烟火的万恶谷底。而再一次潜心修炼两千年,重现尘世,意欲一统世界,建立魔道王朝。
遥许:他虽是魔族王的公子,被誉为圣君。此人心眼不错,饱受军师的教导,渐渐改变了凶残的习惯,活拨生吞的野性,渐渐融于温柔善良。魔王族的四位护法总护法亚索:他身形魁梧,脸色呈棕色,还披着一件黄色披风在林风中狂卷。他面部还渗透着茵茵黄毛,掩盖了棕色的面部肌肤,像是一头黄毛的怪物。东方护法——壬胖:特胖,肚子特别大,面色微红,身穿红色战袍。特技,嘴能吐火,烈焰术。
兵器是两把齿轮刃,中间有手柄,用来应手。南方护法——灾瘦:他身形非一般的干瘦,简直是瘦骨嶙峋;他的面色如棕,身穿一件灰色战袍。听说他的特技出自于嘴,嘴巴一张,再配合两缕长袖,能在顷刻间掀起十级狂风,在百米之内能飞沙走石,能将树木连根抜起。他的兵器是两把镰形弯刀,像庄稼人使用的农具,内侧有锋利的锯齿。西方护法——弓高:
俗称疾行风,
高个子护法稍高,腿长,行路如风,还比魔王高一个头,面色如浅蓝,身穿蓝色战袍。特技,虽高,但能隐身。兵器是,流星锤。也因为腿长,走起路来比风快。要是跑路的话,犹如一匹烈马的速度,至少说日行一千,夜行八百。北方护法——木矮:说起北方护法木矮。此人身姿不出色,在曾经常年累月的地钻术的训练中,让他的身形变得完全的低矮,足足要少一般人的个头。木矮的相貌当然就更不出众啰,她的面色略紫,身配一件紫色的战袍。他的特技是地转术,也就是遁地术。他的兵器是铁锹,在遁地时遇到坚硬时可以用来凿石。
低矮,面色略紫,身穿紫色战袍。特技,地转术,也就是遁地术。兵器是铁锹,在遁地时遇到坚硬时可以用来凿石。
此人还有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翻脸比翻书的速度还要快,话不投机则得理不饶人。唯有让人叹服的是他从不查找别人的茬,一般不过问他人是非,忠于圣主。

晚上梦到自己脱发,手一抓就能很轻松的揪掉一撮,当时很伤心,却还在不停的做实验,只见头发一把把的落地。后,照照镜子,自己竟变成了秃头,悲恸之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