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世俗自己却从来没有跨入过高尚的领地,而红衣夜殇却是一脸无谓淡然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1月12日

大漠孤雁袭风而过,掀起惊涛骇浪,蓝红白影三人交错,白衣女子持剑而立,长剑出鞘快如电雷,直指红杉男子,清丽出尘的脸上多了千年寒冰的霜冻之声:"夜殇,受死吧!"

走自己的风格,演绎自己的人生

"离音,有我在的一天,你就不能杀他。"蓝衫男子的剑锋抵在了离音雪白的颈部,而红衣夜殇却是一脸无谓淡然,他的眼神在离音和骆尘看似拔剑弩张的脸上扫视,忽然仰天长啸"我该死吗?我该死啊!啊!"只见夜殇的头发瞬间袭白,口中喷出的血,溅了离音一身,那鲜血染红在离音胸口落下的红梅飞舞。

时间:2017-07-06 03:1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夜殇,魔域之主,却有着和身份极不相符的儒雅俊逸,平日里的脸带和煦,任谁都很难把他跟江湖上人称嗜血魔头的人联系到一起。

人生无须惊天动地,快乐就好;友谊无须甜言蜜语,想着就好;金钱无须车载斗量,够用就好;朋友无须遍及天下,有你就好。有烦恼才知道什么是快乐,有痛苦才懂得什么是幸福,有失才能有所得,该珍惜的好好去珍惜,该放弃的毅然放弃掉,既然痛苦无法避免,就让我们笑对人生吧。
高尚和世俗从来都是势不两立的,就像古典音乐和流行歌曲之间一向都互不买账一样。只是高尚自己老早就已经趟过了世俗的河流,它对世俗了如指掌,所以高尚有足够的底气去轻蔑和鄙视世俗。而世俗自己却从来没有跨入过高尚的领地,它对高尚一无所知,也从来没有真正品尝过高尚的滋味。所以,出于一种自卑的心理,或者一种酸葡萄心理,世俗对高尚采取一种敌视和挖苦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因为那是世俗的维护自尊之战。
当一个社会完全陶醉在时尚当中,那些真正高贵伟大的事物,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人们甚至会怀疑那些东西是否真的存在过。如果天空长时间完全被乌云笼罩,人们会慢慢地认为那些云就是天空的全部,他们不相信云之上还有一片湛蓝纯净的天空存在着。
大多数人骨子里真正喜爱的是庸俗低下之物,但公开而露骨地享受那些东西显然有失体面,所以很有必要对这些庸俗的东西进行崭新和雅致的包装,流行时尚正是这样一种设计。那就是为什么流行时尚刚一问世,很快就会得到公众的热烈响应和效仿,因为它本来就是众人的热烈渴求之物,现在又经过了精心包装,这样大家就可以堂堂正正地享用它。但是用不了多久,时尚之物就会褪去它美丽的外包装,露出它庸俗不堪的本来面目,这种难堪是所有那些曾经追随它的人不能不去面对的。于是人们又纷纷从里面撤离出来,就像犯罪分子迅速逃离现场那样,而且装出一副他们当初并不在现场的样子。
那些以地域性为自豪的人,通常都是一些,内在狭隘而平庸的人。他乐于以他居住的地域而感到骄傲,正是因为其自身没有什么像样的品质,否则谁会稀罕以公众共有的东西来给自己撑门面呢?那就好像这些人没有自己的住所,所以就只能寄居在公摊的地方,而且还非常的得意。
当一个人在生活中遭受了很大的痛苦和焦虑不安,那么他非常需要相反的东西来补偿和平衡,这相反的东西就是物质享受和感官刺激。精神上的痛苦是一极,身体的感官享受是另一极。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就只是一个在这相反两极之间剧烈而反复的摆动过程,后我们在感官和精神上全部都失去了敏感度,就像一块长时间日晒雨淋的胶皮逐渐失去弹性一样。
一个稍微高于世俗的人,他对于世俗的主要态度是轻蔑和嘲笑。再高一些的人,他将会对世俗感到陌生和惊诧。更高的人,他将会大笑,就好像他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而高的人,一方面他感觉到这个世界的荒唐可笑,另一方面,他又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悲悯之心,当可笑、悲悯还有他自身源源不断涌出的喜乐合成在一起,就产生了微笑。所以,一个高的人总是像佛陀那样在微笑。
我们开始学步是让别人领着,走到后还是在别人领着的路上,那就一定是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沉默是一种力量,它能让自己之后的表达更有说服力;倾听,是一种自信,它能让自己之后的观点更具感染力;微笑,是一种武器,它能让他人感受到自己的从容与强大;宽容是一种境界,它能让自己之后的人生更加完美。
人生有顺境也有逆境,不可能处处是逆境;人生有巅峰也有谷底,不可能处处是谷底。因为顺境或巅峰而趾高气扬,因为逆境或低谷而垂头丧气,都是浅薄的人生。面对挫折,如果只是一味地抱怨、生气,那么你注定永远是个弱者。
玉无完玉,人无完人,人人都有一技之长,别因其他不足之处而使自身沉沦。人与人比,取长而习;货与货比,择差而弃。盲目地崇拜偶像,只会迷失自己。人人都有自己的路,走自己的风格,演绎自己的人生。给自己一点信心,人生会变得美好;给他人一点信心,世界会变得美好。

骆尘,魔域第一杀手,冷,极冷的死亡气息却总能从他身上散发,令人难以靠近,他,就是为保护夜殇而活着的。

离音,长年居于幽谷,不问俗世,却为了世上唯一的亲人,挚爱的妹妹,而涉足江湖,清雅脱俗,淡若雏菊的她,从未想过自己将会有一段纠缠与世的殇然。

江湖三年一次的武林盟主推选,一直以来是江湖人所期待的盛事。江湖各大门派早已准备好,三年磨剑,等一日。这一次,似乎每一个参与者都报以翘首以盼的势在必得。因为,这一次,赢的不仅仅是盟主,还有前任盟主的千金,江湖第一美人,林千儿。说起林千儿,传闻中是前任盟主林卓的独女,从未出阁,却已经美名远播。今日,有多少人也是为了一睹芳容而来。

而世俗自己却从来没有跨入过高尚的领地,而红衣夜殇却是一脸无谓淡然。台上,崆峒派和眉山派的掌门正比武中,招招硬,招招软,硬软相抵。刀剑无影,全凭矫健伸手,明显的,眉山派女掌门力不从心,气输崆峒派掌门,随着一声哈气,崆峒派拿下一局。

"让我来!"这一声,却是来自于一个癞头的粗鲁汉子,大家定睛一看,不正是江南怪吗?这怪人一上来,连胜几局,且招式歹毒,很快就独得以一筹。当下面的人全都为林千儿表示一阵哀叹的时候,忽然,一身白袍的男子从天飘然而下。

"李南风。"原来是青城山庄的少庄主,十三岁便开始名震江湖,但不问江湖事,这一次怎会出庄,想必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李南风先行抱拳做揖,随即亮出青城十三式,将癞头怪震出擂台。

"哇,美人啊。"人群中万千呼喊去,放眼望去,一粉衣女子,明艳动人地出现在众人眼前,颦颦婷俏笑伊人,李南风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随即儒雅地像款款走来的女子微笑做礼。

"今日小女将许配给李少侠"

随着红衣男子瞬间出现在大家眼前,让在场的每个人到抽了口凉气,鸦雀无声,夜殇的出现,给这场武林盛事带来了一丝肃杀的气息,而夜殇本人却不以为然,嘴角挂起坏笑"谁人不爱花,任我来采拮。"话音刚落,已近运气而出招,看似绵绵,却招招致命,李南风本能地回击,好歹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终挨上一掌,顿时口吐鲜血。

"跟我走吧。"夜殇的手托起了林千儿的下颚,林千儿闭上眼睛,不愿去看武林魔头。

"千儿。"一声女子的轻柔焦躁声响起,轻纱白衣,肌如胜雪,盈盈一水间,默默凝眉,飞身落入擂台,蜻蜓点水般仙女下凡尘,站在林千儿和夜殇中间,忽然眼神清冷扫过夜殇和林卓"不许动千儿。"

夜殇充满深邃的眼,盯着离音娇美的脸千,似乎两人都在无形间出招,谁都来不及看谁出的什么招式,后看见的是女子白纱出手,夜殇被阻隔在白纱之外,离音面对着千儿正想说些什么,却见林千儿一阵瘫软倒地。

"你对她下毒了?"离音直盯着林卓,双手已经搭上林千儿的脉,十分焦虑"解药呢?"

"你终于出现了。"林卓的脸上充满算计的味道,也许别人不知道,但离音不可能不知道,林卓就像当年没有放过可怜的娘亲一样,不会放过她跟千儿两个人,哪怕是自己的女儿却也难逃被利用的境地,这就是她十八年来为什么一直不愿让妹妹出谷的原因,没想到林千儿还是为了所谓瞎想的父爱,即将成为男人江湖中的牺牲品。

"我赢了这场比试,所以你的女儿我带走了。"夜殇趁着离音不防备,一把揽住林千儿,飞身而去前对着离音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魔域,等着你。"

离音紧随其后,追赶着夜殇的脚步而去,擂台上剩下的林卓却是一点也不担心,他嘴角的邪恶,出卖了他内心的阴谋,看李南风十分气愤的脸,他就知道,从此,江湖会跟魔域势不两立,敌对到底,同样,自己的宏图霸业势必很快会到来。

"离梦,你看到了吗?自古红颜多祸水。女儿,也会做的和你一样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