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不说话,刘生见弟子们围住了张安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5月20日

我爸剃了光头,揣了借来的八百块钱,背上我妈备好的一面袋馒头,又和我踏上了求医之路。临走时,我妈低眉拉着我的手,却不看我。我妈不说话,温热的泪水滴滴答答打在我的脸上。
我忽闪着膝盖和屁股,想站直了,像从前那样低头看我妈。我试了很久,说:“妈……妈,我身高一米八……”

话说刘生在长安勤学苦练三年,终于练成了三十六路天罡剑法。这天罡剑招式并不复杂,威力的大小却是在于修行武功之人的内力是否深厚。刘生自幼便修行玄天功,加上天资聪颖,内力已经达到当世一流高手的境界。这段时间里,刘生过得很平淡。
刘生在长安收了三十六个弟子,这三十六人都是饱受黄巾道派欺压的达官贵人之后,并且都是习武的好材料,只是他们身上比常人少了几分和气。
却说太平道教组织了很多教众,时常去骚扰或攻打附近州县,这件事令汉灵帝很是恼火。于是灵帝命各州刺史、各郡太守招募义军,以镇压太平道教。长安太守在接到圣旨以后,积极组织义军,刘生及其弟子就加入了义军。刘生和弟子们武艺甚高,加入义军以后不久就做了义军的将军。
没过多久,太平道教众在一个黄巾道士的带领下围住了长安城。长安太守为了建功立业,命义军为先锋,率先迎战黄巾军。刘生为先锋将军坐下第一猛将,其弟子分统义军部分兵马。
黄巾军在长安城下围了一天后就开始进攻了。长安义军在刘生的率领下奋力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太守急于建功,不顾义军劳累,命令义军主动出击黄巾军。刘生不同意太守的军令,被先锋大将直接罢免了。刘生和三十六个弟子离开了义军。
义军在先锋大将的率领下当天晚上就发动了对黄巾军的进攻,几乎全军覆没。第二日,太守发出诏令,言道刘生及其弟子勾结黄巾妖道,以致使义军吃了败仗,并通缉了刘生及其弟子。刘生知道后大怒,但不敢明目张胆的与太守对着干,因为那样做刘生会被百姓误会。刘生知道如果要洗掉冤屈,只有亲自灭了黄巾军。
刘生已经练成了天罡剑法,其弟子也练成了天罡剑阵。正是天罡怒气杀神剑,威力无边要除贼,哪管杀生造孽果。当天晚上,月亮很圆,黄巾头目令各部认真守备,但是黄巾军刚打了胜仗,早就成了骄兵。二更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刘生及其弟子悄悄进了黄巾军的营寨,施展开一流的轻功,直接来到了中军大帐。天空的黑云越来越多,月亮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刘生走进中军大帐,却看到了在秦巴山道上遇到的使剑高人。刘生有点吃惊,问道:“阁下何许人也?当日在秦巴路上抢劫的黄巾强人都是你的手下?”那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笑着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兄弟。本尊乃是太平道教主坐下第三弟子,姓张名安。当日一会的情形,如今依然是历历在目。”刘生冷笑了两声,说道:“我乃是五斗米大道弟子,与你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我来是取你性命的。”张安急忙解释道:“小兄弟一定是误会了,当日在秦巴山道上我是去清理门户的,正巧看到小兄弟你武艺高强,就想比试一番,别无他意。”刘生苦笑了两声,狠狠的说道:“义军都死在了你手上,此仇不共戴天,就算是当日有所误会也免不了今日之战。”刘生说罢,就动起了手。刘生的弟子正要帮忙,却看到无数的黄巾将士向中军大帐杀来。
刘生使开长剑,张安不敢怠慢运起神功凝神接战。这一战,刘生的三十六大弟子摆起剑阵,冲向黄巾军大营,如蛟龙入海一般,杀得腥风血雨。没多久,血水流满了长安城外。刘生与张安斗了一百多招后,觉得张安武功虽高,却是威力有限,于是催动内力使剑上多出一股罡气。紧接着,刘生的剑招一变,威力大增,只杀得张安只能勉强挡住哪有丝毫还手之力。刘生使的正是天罡剑法。又过得十招,张安不敌展开轻功要走,刘生用剑气逼住了张安的去路。一个要逃,一个要杀,都不在认真打斗,两人又拆了五六十招。中军大营的将士在刘生弟子的屠杀之下,无一生还。张安勉力支撑,见到将士们都死了,想着自己独力难撑,若不再走,命将休矣。刘生怕张安逃走,招数中火候总是差了一些,每每让张安化解。刘生心下甚急,不想弟子们都来帮忙。刘生见弟子们围住了张安,剑招威力陡增。
刘生与张安只拆得三招,张安就着了一剑。刘生心下欢喜,一下分神了,张安却借此机会向空中一跳跳出圈外。刘生叹了一声,命弟子们回城了。张安的轻功太厉害,刘生根本追不上他。
第二天,其余大营的黄巾军发现主帅不见和中军被灭,丢下兵器,瞥了大营逃命去了。长安太守知道是刘生立了大功,急忙来见刘生。刘生心底下恨死了长安太守,见过百姓告知黄巾军已破后就离开了长安。
刘生听百姓说河北黄巾贼比较多,于是就去河北了。

“走吧。这袋馍吃完,你的身高依然是一米八。”我爸消瘦的身体逆着北风缓缓前行。

秋要深了,我也哭了。我模糊着双眼,嗅着我爸的体温一瘸一拐地疾走着。

“嘿,看!背鼓的!”一群半大小子嘻笑着打来了土疙瘩,可我的鼓无论如何打也打不响。真是报应呀,几年前我也对村里那个老背鼓的干过这些。

我妈不说话,刘生见弟子们围住了张安。“打吧!要能打响我的鼓,我给你们发现钱!”我吼了一声,这群小子都呆了,他们目送我们远去。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有个果园,种着红果和葡萄。每年红果和葡萄一挂果,四下村子里的那些半大小子总来偷。可怕的还是人家时间观念发达;什么,都要二十一世纪了还让爷儿们一个一个摘吗?浪费时间就是慢性自杀,直接将果树枝拿下!那果树怎么受得了?因此,我爸就派高考落榜的我去看守果园。

那天,我在一颗十多岁的红果树上睡着了,睡梦中,我只觉树摇枝颤。刚一睁眼,我就着陆了,还好,我是用屁股着陆的,不然就惨了。我揉着屁股看那些半大小子跑。我决不再上他们的当了,我知道他们这是在调虎离山呢!真不知历史是怎么搞得,非说三十六计是孙子写的。难道十多岁的孩子不看动画与悟空了,都攻读兵法了?

打哪儿后,我就不敢上树了。有一天,我坐倚在树根下仰头看树叶上破碎的天空。看着,看着,我就入了梦,而且是噩梦。我忍着剧痛,藏在了一间窑洞里,窑顶有个巴掌般大小的窟窿,一股月光插了进来。那光,幽幽浮浮,鬼魅阴凉。我慢慢地朝那股光爬去,到了跟前,我伸出双手,攀住那光,爬啊爬,爬啊爬,就爬出了这个时空。

突然,有一束强光打在我的脸上。我眯了眼,伸手去挡那光。啪、啪、啪,响了三声,我的脸先热又辣再疼。我像虾米那样弓着腰,把脸扭到肩膀后面,冲着那光像捕食的蛤蟆般跳着。

“二子,你的腰咋了?”是我爸的声音。

我慌忙丢开那光,把腰塞进墙角,说:“不咋的。”

我爸冲过来,一把拉起我,踩住我的脚,用一双铁钳般的手夹住我的肩膀往上扳。我爸边扳我,边像被吴军擒住的关羽那样喊着。我疼,也像怕打针的小孩那样哭喊着。我爸听到我的哭喊声,才惊醒过来。醒过来的爸依然疯癫着,他拉上我就走。窑外的月光散了一地,我追着我爸的影子跑啊跑,跑啊跑……

我和我爸跑到了镇上的医院里。医院里只有门诊大厅亮着一盏灯,那灯光朦朦冥冥。我爸把我放在朦冥中,自己跑进走廊。我爸边跑边喊:“医生!医生……”我爸跑到走廊东面,那回声就从西面传来。跑到西边,那回声就从东边传来。

我爸见没人理他,就一扇门,一扇门地拍打。我爸拍打到第十扇门时,第十一扇门上的玻璃亮了,门后探出半颗脑袋来。我爸忙揪住那人,说:“快救救我娃!快救救我娃!我娃腰驼了!”那人扯开我爸的手,瞧瞧我,说:“这病你得上大医院去,找我们也没用!”那人说完,打个哈欠,退回屋里,门上的玻璃又暗了。

我爸又拉着我跑回家,撞开家门,喊:“娃他妈,钱呢?钱呢?”我妈正要开口问话,她一瞥见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施了定身术。我爸又吼:“呆啥,快拿钱!”我妈应了声,滚下炕,走了三步,被门槛绊了一跤。我妈爬起来,飘到厅门后的白面缸前,掀起缸盖,摸出一卷黑色的东西。

我爸抢过那卷东西,塞进鞋里,边推车子边把我拉上车后坐,说:“走!”我妈也追了上来。这时,月亮已经落了。黑。我啥也看不见,我的屁股也不由我了,颠上跌下,又上去。我爸的喘息声拉得很长,吁,吁……

吁到了大医院,天已经亮了。大医院的规矩我们知道,要先挂号。我爸从鞋里掏出那卷东西,一圈圈拆开,有几股儿白面无声地落下,在水磨石地板上堆成几个白点儿。我爸把包钱的黑色食品袋装进口袋,点起了钱。下面那张是一百的,红红的;一百的上面是四张五十的,绿绿的;再上面有九张十块的,七张五块的。

排队挂了号,我爸拉着我上了二楼,来到脊椎外科。有一个六十来岁的男医生,看看我,问问情况,说:“先去拍张片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