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们只好再找甜味花,那些在苦力贸易中被掠卖出洋的女子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5月17日

黄尾鸟生活在加蓬共和国的森林里,被誉为甜味花的破坏者。凡有黄尾鸟的地方,甜味花就会遭殃,那么,它们为什么要糟蹋甜味花呢?
中国论文网
黄尾鸟其实非常美��,但因为它常年不清理巢穴,里面堆满了粪便,日子长了,它们身上便有一股难闻的臭味,所有的鸟儿见了它们都会敬而远之。
为了融入这里,黄尾鸟找到了一种让身体变香的办法――滚甜味花。甜味花能够发出一股香甜的味道,黄尾鸟就把一片片花瓣咬下来,堆在地上,来回翻滚,后让甜味花香甜的味道沾在自己身上。可甜味花的香味并没有持久性,用不了多久,黄尾鸟身上的香味就会消失,它们只好再找甜味花,然后再在花瓣上滚……
黄尾鸟因为不良习惯,给自身带来无尽的麻烦。更可笑的是,它们遭遇困难后不在内部找原因,却在外部想方设法弥补,结果一生劳累,还被其他鸟类排挤。
潘光贤摘自《肥东晨刊》
(不洗澡的人,硬擦香水是不会香的。本文适用于人生态度方面的作文。)

在旧时的广东方言中,“花”是对女性的谑称,如一村美者为“村花”,娼妓被叫做“花姐”,烟馆女招待被称为“烟花”。与“猪仔”相对应,那些在苦力贸易中被掠卖出洋的女子,则被叫做“猪花”。

与“猪仔”相比,“猪花”可谓鲜为人知。近年,随着华工史研究的深入,“猪花”的血泪史渐渐浮现出来。事实上,“猪花”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境况,往往比“猪仔”还要低贱、凄惨和可怜。

当年华人劳工到达旧金山被严格检查的绘画

它们只好再找甜味花,那些在苦力贸易中被掠卖出洋的女子。被绑架和拐卖的“猪花”

据吴凤斌的《契约华工史》记载,我国明清两代都实行闭关禁海政策,严禁妇女出海。1614年,明朝勒石禁止新旧洋商收买中国女子,否则治罪。清朝前期也严禁洋人贩卖子女。

但到了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由于大批“猪仔”被贩卖出洋,一些洋人担心如无“猪花”,“猪仔”贸易也会停止,高额的利润就无法获得。为此,他们想尽办法要使“猪仔”长期束缚在他们的种植园或矿山里,诱使“猪花”一同出洋。办法是给“猪仔”提供一笔钱去购买女子,结为夫妇。

后来,这一切就变成了掳掠和拐卖。罗晃潮在《“猪花”浅论》中考证,当时“猪花”主要来自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以绑架或引诱手段强卖或拐骗的女子。1853年,在香港只花40大洋就可买到一个10岁至15岁的女孩。随着需求的增加,专业人贩子集团——“协义堂”也于1852年应运而生,并在广州大量拐买女性至旧金山。首批600人,每人买价50大洋,在美国以1000大洋高价卖出。据《旧金山晚报》估计,从1852年至1873年,“协义堂”贩卖女子6000名,获利至少20万大洋。

其二,自愿出洋为娼者。据方雄普的《华侨妇女旧闻录》记载,1854年,名妓阿彩从旧金山“赚钱”返回香港,到处炫耀她得到的财富,并以此为诱饵,引诱三四十个青年妇女随她到加利福尼亚卖淫,阿彩成为老鸨。

阿彩是1849年到达美国加州的,之前是珠三角一名妓女,略懂英文。其英文名叫AhToy。因译音不同,有的书中也把她称为“阿泰”。年轻的她身材苗条,皮肤白皙,是个漂亮女子。她单身一人携同保姆到旧金山闯荡,在克雷街开了一个妓院。

阿彩到来的消息传到周围金矿,那些饥渴的单身矿工,兴奋得丢下镐头、铁锹,不惜兼程百里赶到旧金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满足对异性的需求。有钱的,与她同床求欢,没钱的,一睹东方女子芳容,以解乡愁。

阿彩接客的价码不低,每次缠头是碎金1盎司,约合当时18美元。嫖客如无碎金,可用1两沙金代替。1850年,全美有4000多华人,但只有7名中国女人。尽管缠头很高,但僧多粥少,那些嫖客排起的队伍竟然比一个街段还要长。

阿彩之所以能声名远播,除了容貌秀丽,还因为她敢用半生不熟的英语打官司。许多矿工在完事后,塞给阿彩的嫖资是一把铜屑。不过很快被阿彩发现了,随后把这些矿工告上法庭。开庭那天,法院里,里三层,外三层,许多人来旁听看热闹。当着法官的面,阿彩愤怒地端出一盆铜屑给法官看。

虽然阿彩曾受尽凌辱,但这位具冒险精神的“猪花”,还是活到高龄才逝世,而且至今被祭祀在旧金山的名人纪念馆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