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的酥油和年轻的女子缓缓出场,还是蝴蝶梦见庄子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1月12日

之 一 中国论文网 今夜,我把天空打扫得干干净净
来置放苍天般的阿拉善,就像我将青春
从容地安放在一首首诗歌里,听凭它们一起变老
天空埋在沙漠下,雪豹伏在沙棘叶上 一片鼾声,赶走牧歌
我轻轻卸下行装,犹如当年在家门口卸下 从田地里背回的青草一捆
然后,开始慢慢体验这苍茫和辽远 和雨水难以抵达的干旱和解
一场匿名的敬仰,沉入杯底 篝火的余光,填补着火与石的空隙
一副马鞍,驮载着一地骄傲而去 此刻的阿拉善多么干净
一个和硕特女子的出场何其重要 一道青春的吹鸣,定居在沙尘过后的预约中
暗生的,岂止是一场爱恋或者绝望 勒勒车在博物馆的角落里,灰尘披身
王爷府昔日仓皇的车辙,踉跄在一碗烈酒的笑声 里 之 二
有关阿拉善的内心,一场演出怎能表达得清楚
有关阿拉善的历史,一首诗歌又如何能清洗它的 沧桑
王爷府缓缓步出的郡主,将箱底的嫁衣托付给陌 生的夫君
阿拉善壮烈的爱情,逐渐像一幅年久失色的画
被绛红色的喇嘛专心记载,走进贺兰山西侧的寺 院
满载嫁妆的驼队如期消失,幻化成石头上的刻印 或史诗
每次身份不明的侵扰,草场便迅速地更换主人 牧帐里的茶香,被沙尘暴卷走
马头琴引领出,一场伪饰的演出 广场远处,雨水衰迈
水草丰足的年景,和王爷府里后的奢华一道消 失
呼麦里缓缓递出――“苍天般的阿拉善!”
伴舞的图娅,却再也看不见童年牧场的绿色
我在冥想中亲近阿拉善:今夜,拿什么来谢幕?
雨水远失的季节,拿什么来填补当年巨大的绿色 之 三
一场秋色,突兀地闯入驼群 一族陌生的信仰者,从夜晚之外渗进
年轻的喇嘛,端详着一幅黑白照片 寺院在一场祭祀中露出短暂笑容
贺兰山之西,鹰的影子正划过经卷 多余的道具,全被收走
空空的阿拉善高地,需要一次清洁和安宁 长调喘息,挽着呼麦退场
像骑手,将桂冠交付给年轻的出场者
五个部落的和硕特女子,分居阿拉善五个方位 枕头下压着蒙文的《阿拉善秘史》
烛光下,吹来她们的耳语 黎明前的曙色,我怀揣一块乳酪上路
牛羊走不动的世纪,我无力定居于巴彦浩特 回头刹那,听见青春渐失的骨缝间
回响着她们的体香 之 四 透过阳光,阿拉善看见自己的嘴唇 大地上写满:渴!
年轻的双峰驼眼含恐惧,守护着残喘的老驼 鹰的影子,投下阴郁
这死亡逼近的季节,燥热烤焦了夜晚 风光摄影师的博客,挥霍着沙漠的赠与
记录者,端坐在巴彦高勒的夜宴前 笙歌、舞蹈、蒙古族少女,依次出场
冷风结束时,蒙古大帐里鼾声四起 这九月的清寒,吹醒哪家报纸的头条
何况,八月的女孩纷纷涌向城市 她们将嫁给一场失忆的背离,故乡就此断念
面朝沙海,谁被灼热,谁被冷却? 倒地的胡杨面带仓促,如果有脚
它们也会逃离,走向一个童话包围的季节 九月的风和祈祷穿行沙粒间――
请将一片雨水送给阿拉善,驼群就能站起
请将七分的冰凉给我留下,换取那三分的温润
请将绿色送还阿拉善,让它安详宁静 之 五 乌云撤离,大雨清算成败
城墙瘫软,入侵者下令掘墓 酒事过后,帝国的躯体日渐衰老
蒙古探子穿越贺兰山,他们 像一个个神秘的文字,悄然间布满稿纸
紧张的章节,由七次攻伐组成 那�r,新鲜的酥油和年轻的女子缓缓出场
那时,年迈的工匠和经年的陈酿依次谢幕
角落中出走的民间故事,丰富着《西夏史》的装 帧 一个民间艺人的胡琴
丰富了一个冬天的内容 就像一场结束少女时光的婚礼 丰富一个季节的目录
幸存的党项书生,爬过废倾的宫院 通往记录的路上:那是大白高国 噤声而行
退伍的战马驮着发黄的经卷 消失在佛塔的斜影里 寺院之远
夜雨的僧人,黎明前更改籍贯 行色匆匆的书生 以记录和考证矫正被弯曲的部分
笑容背后的两行文字:桀骜和洁净

醉心于斑驳的舞姿∶一只、一对、一群。仿佛乐池四周七彩灯光的旋转,无声。而紧绷着的脸,明或暗∶看谁的步履匆匆,转瞬即逝的停顿,摸拟风,风的形状如手指在抓取着一把虚空。

–生活的虚空。我懂。现实的大地在谁的眼中晃动?挑剔着真理,落下不踏实的怀疑∶对应于蝴蝶,美在纷飞,两片音符在琴弦上翕动,以至打开我们身上的折叠了千年的翅膀?是否还会迎来这样的欣赏∶生锈的庄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