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哈利的关系之网充其量只是《猎豹》中的一张小网,孩子是那种标准的学霸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1月12日

北欧超级畅销作家尤・奈斯博代表作品《猎豹》日前出版。《猎豹》是尤・奈斯博构思久、情节复杂的重量级作品。继《雪人》探索邪恶的本质之后,《猎豹》定义了疯狂的极限。
中国论文网 真实的恐怖
经常看动物世界的话,应该知道猎豹捕猎时的样子,猎豹先用极度荫蔽的动作靠近猎物,而后迅猛出击,咬住猎物的脖子,在猎物的挣扎中静静享受鲜血带来的快乐。在尤・奈斯博笔下的这本《猎豹》中,杀人者就如猎豹一般享受鲜血与死亡带来的快感,而被害者的无助和恐惧则迅速地攫住了读者的心神,让人不禁产生自己也像是待宰羔羊一般的感受。猎豹捕食是物竞天择,凶手残杀被害者又有什么样的原因?只是因为心理扭曲吗?抑或是在遥远的时空里,存在着我们不曾知晓的秘密。
《猎豹》一开篇就展示了人类关于残忍和痛苦的极致想象,绝望力透纸背,疼痛几乎触手可碰。伴随着第一位的女受害者的死亡,读者会见识超越自己认知的怪异凶器,它比卡夫卡《在流放地》中描写过的杀人机器更令人汗毛倒竖。脆弱的读者在屏息读完第一章之后,很可能需要合起书愣上好几分钟,才能从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猎豹》继承了尤・奈斯库一贯的冷峻风格,但上一部作品《雪人》中那种飘渺的噩梦氛围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真实感。在寒冷的故事外壳之下,一股股像岩浆般炽热的感情在翻涌,嫉妒、愤怒、暴虐、悔恨……它们奔腾恣肆,处于“世界边陲”的奥斯陆已无法承载,于是小说的背景延伸至香港和乌干达两个“外景”地,人物纷纷走上更大的舞台。场景的扩展令书中人和读者之间的安全距离不复存在,真实的恐怖在书页之间呼之欲出。奥斯陆虚构、微观的罪恶和我们这个世界真实、宏观的罪恶有了接驳点,噩梦似乎溢出了梦幻的边际,慢慢浸润了现实,翻开书的每个人都无法再置身事外。
《猎豹》理应被视为推理小说的全新�L试,在错综复杂的故事背后,可以看到像套盒一样重重嵌套的缜密结构。这部小说里,没有任何东西是孤立的:过去发生的事和眼下发生的事、警探哈利的内心世界和罪犯的内心世界、情爱纠葛和复仇杀戮。故事情节由一组一组精巧的对立关系拼接而成,每一个事件都可以被视为另一个事件的隐喻或先兆。
神秘力量的指引
比起之前冷硬的姿态,《猎豹》中的哈利有了一些瞻前顾后的犹疑。他不再是无懈可击的孤胆英雄,他的归来令围绕着他的关系之网将再次铺展,这张网的每一个节点都是他的一个痛点。相较于他的劲敌,置身网中的他全身都是破绽:他对美丽的卡雅心生好感,随之而来的就是权利斗争的阴谋,与他竞争破案的“克里波”头头儿米凯・贝尔曼神不知鬼不觉地利用着他对卡雅的信任,然后给了他措不及防的重重一击。他恐惧父亲离自己而去,结果却蓦然发现他苦苦追踪的罪犯,早就像蚂蟥一样,通过这个开放的创口,吸附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属于哈利的关系之网充其量只是《猎豹》中的一张小网,是酿成惨案的大网变了形的微缩模型。那张更大的网遍布奥斯陆,网罗起一个接一个出现的受害者。一系列连环谋杀案,八位看似毫无瓜葛的受害者,他们中有议员、豪门准女婿,也有妓女和小混混。他们全在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中死去,可是这一连串死亡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哈利试图在惨案发生前终止血腥屠戮,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指引下,哈利意识到,让这些人之间产生联系的似乎只有一个简单的事实,他们都曾在一个风雪夜借宿过同一座滑雪小屋,并且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旅客登记簿上。记着他们名字的那页纸被人撕走,哈利无法判断下一位受害人是谁,也无法知道那一夜发生过什么。
毕竟,人情之网的维度远远大过人类的想象,人们无法预知机缘将谁与谁联系在了一起。一个人很难得知别人掩藏的过去、痛苦和屈辱,更不会意识到自己也会在不经意间成为别人的“灾星”。就连相爱的人也是一样,在朝夕相处中,亲人也可能以“爱”为理由,将“被爱”者折磨得苦不堪言。
哈利的父亲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哈利明白:“爱与恨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一切都始于爱,恨是铜板的另一面。”直至父亲逝去,哈利才有所领悟。作为警探,哈利一向尽可能压缩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在卡雅口中,哈利是“不想留下痕迹和踪迹,不想留下可以证明自己是谁的无可反驳的证据”的怪人,他只希望确定自己可以完全地、彻底地消失。但当哈利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父亲离自己而去的时候,他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的惊慌失措。他与过去的纽带断裂,童年、母亲、家留在这世界上的后一点浅痕都随着父亲的过世湮灭无踪。哈利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生命的历史,审视与父亲的关系,并且意识到,人情关系是一个人必须背负的东西,无论它温暖或是冰冷。
颓丧的主人公
书中对霍勒父子关系的着墨并非闲笔。与之对应的是连环杀手与父亲的血腥故事。这是小说里一切惨案的起点。随着哈利的剥丝抽茧,整个案件关键的那一块拼图慢慢浮出水面。爱与恨之间有一条双行道,谁都可能从爱走向恨,也可能从恨走向爱。但爱与被爱、恨与被恨,都无法挣脱束缚和被束缚、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正是想要夺取这种关系里的主动权,成为操纵者、控制者的那种狂热的欲望让连环杀手有了不得不杀的理由。“动机是恨意,火红炽烈的恨意。这是生存的动能,是他体内让他保持温暖的岩浆。而且就跟岩浆一样,恨意是生命的先决条件,这样一切才能不会结成冰。在此同时,内部高热所产生的压力无可避免地会导致喷发,释放出破坏性元素。岩浆越久没喷发,他就越暴力。现在它完全喷发了,而且充满暴力……你必须追溯很久以前才能找到根源。”
然而《猎豹》的真相不止于此,它走得更远。尤・奈斯博安排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反转――杀手背后还有一个更黑暗的影子,当杀手以为自己控制全局的时候,其实也充当着被人操控的傀儡。伏线早就不止一次从读者眼前划过,它指向另一个爱恨交织的故事,铺展开另一张难以逃脱的巨网。就算是凶残的杀手,也无法从网中逃脱。因果轮回,加害者和受害者不断地交换着身份,没有终的赢家。罪恶不可能被肃清,正义只是暂时性地更胜一筹,而故事却戛然而止,只剩下一段悠长的回响……
哈利在剪不断理还乱的人情之网中转了一圈,后还是一无所有。他的家人、敌人,他爱的女人、爱他的女人,依次从他的世界里遁去。他大概算得上推理小说里颓丧的主人公了,他似乎永远不能从自己的功绩中获得报偿,却在不断地付出越来越多的代价。更不幸的是,他越来越难以成为他想要扮演的那个人,那个冷酷而无动于衷的推理机器。我们合上书页的时候,知道他只会在人情之网中越陷越深,他的那个心愿――“想要给心穿上铠甲”,看起来暂时没有实现的可能了。不过我们会期待他在下一个故事里的精彩表现,因为在本书结束时他自己亲口说过:“下次我们再试着做好人吧。”

孩子越优秀离我们越远,为什么我们还要让他们努力

时间:2017-04-12 22:2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三个已经退休的同事,家里三个完全不同的孩子,他们的现状引发了我们的感慨。

-1-

同事A,孩子是那种标准的学霸。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从来就没有考过第二。

高考时,如愿以偿进入了国内那所顶尖的名校。

属于哈利的关系之网充其量只是《猎豹》中的一张小网,孩子是那种标准的学霸。本科毕业,考上了美国某名校的研究生,并取得全额奖学金。

一直到博士毕业,没花父母一分钱,而且还经常往家里寄美元。虽然寄得不多,但孩子的那份心意,我们都懂。

毕业后,留在了美国工作,并和另一位留学生组成了家庭。

可以说,孩子就是一个标准的成功青年。

有子如此,A应该心满意足了吧?

一说起孩子,A却是经常眼圈发红!

现在老两口已经退休,可以说有钱有闲。

但去美国吧,人生地不熟,语言交流有障碍,非常不适应;在国内吧,唯一的孩子却在万里之外,连基本的亲情都享受不到。

正是他们把孩子培养得太优秀,才使得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想想将来老了怎么办,那种纠结和无奈,老两口真的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