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讳寒梅冷艳香,你已经点上第二根烟了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27日

《减字木兰花-京城瑞雪》2015-11-06寒窗凝雾,瑞雪京城犹未驻
。才过重阳,喜看神州已素妆。凭栏遥顾,天地苍茫浑玉塑。闭目神翔,久讳寒梅冷艳香。

十一月十五号,你穿了件黑色大衣,胡子没刮很邋遢却不招人讨厌。或者不招我讨厌。你表情冷漠有些严肃,我不知如何开口。只得愣在那里等你问话。你抖了抖身上的雪,呼了口气,这时我才觉察四周的冷意。

文/沈惊慌十一月十五号,你穿了件黑色大衣,胡子没刮很邋遢却不招人讨厌。或者不招我讨厌。你表情冷漠有些严肃,我不知如何开口。只得愣在那里等你问话。你抖了抖身上的雪,呼了口气,这时我才觉察四周的冷意。你拉起我的手朝着北边的咖啡店走去,大概有三百米左右的距离。你未曾开口和我说些什么,我有些气馁低头随你前进。我们进了店里,你径直走向里面靠窗的位置。我快步跟上也坐了下来。服务员很官方的微笑询问我们需要什么,你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从兜里掏了包烟,未打开的烟。来两杯蓝山,谢谢。我这么说着,你已经打开了烟盒抽出一根。点火。第一根。你狠狠的吸了口烟,却被呛着咳嗽了两声。我把水杯递到面前,你一饮而尽。接着又开始抽烟。我们见面是在下午五点,我看着你有点苍白的脸庞,便柔声问你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吗,你摆了摆手不说话,我也不好再问下去。就这样我们彼此缄默到服务员端来咖啡,你的第一根烟抽完了。点火。第二根。我接着又向服务员要了杯水,你已经点上第二根烟了。还是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外面飘着雪,店里却特别的温暖。我又开口对你说把外套脱了。你把手里的烟放在嘴角,两手去脱大衣,里面穿的是件高领的黑色毛衣。你把大衣随手一搭又抽起烟来,还是没有与我说话。我的手放在咖啡杯上,摩擦着杯身,端起来喝了一口。有点苦。接着放了两块糖。你好像注意不到我,眼神迷离。一直望着窗外,好像在看雪又好像不是。点火。第三根。我也随着你的眼神望向窗外,可却在玻璃上看到你的脸。我迅速的低下头装做要喝咖啡的样子。一副害羞的表情表露无意。我再抬眼,你已经抽了第三根。原来,你根本没发现刚才我的小心翼翼。你自顾自的抽着烟,面条斯里的吐着烟圈。我感觉你的心情好像变的好了一点。你终于觉察到我在看你,扭过头对着我,我朝你笑了笑。你却一直盯着,我便不好意思起来,摆弄着眼前的杯子不敢再抬头对你笑。可我一直能感觉到你的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我的脸也越来越红。自己也搞不懂,又不是十七八岁年轻的姑娘,怎么会变得这么容易害羞。点火,第四根。伴随着音乐的播放,你点了第四根烟。我把另一杯水放在你面前,咖啡杯移到了旁边。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好像很喜欢陈奕迅的歌。现在放的是他的好久不见。你好像还是没有和我说话的打算,而我却像是脑子短路,看着静默的你自己也无法打破这静默。你轻轻弹了下烟,停止了吸烟的动作。我看着你的眼,眼睛凹陷,黑眼圈非常明显。我想大概是没睡好造成的。接着你掐灭了手中的烟,又从烟盒里拿出新的一根抽起来。点火。不知道第几根。我们一直这么坐着,我也再没有开口,已经放弃了打破这静默。我们也再没有眼神的交流。桌子上摆着你喝的一杯杯的水,我却没有要求再续咖啡。我们就这么坐着,我看着你抽烟,已经不知道第几根。店里的音乐终于不再是陈奕迅的歌了,转而放起英文歌曲。我开始欣赏这些音乐,时而也关注着眼前的你。忽然,你皱了皱眉,表情也更加深沉。我只好倾着身子靠向你,用手按着你的眉心,说着你别皱眉。慢慢的,你的表情也没那么严肃,抓住我按在眉心的手,又紧握了一下才松开。我愣在那里几秒后回过神,手拂过头发直了直身子。我们又开始了静默。你依旧抽着烟却不再皱眉。点火。后一根我看着你在眼前抽完整整一包烟。从五点到九点,你一直在抽烟,也一直望着窗外,时而会转过来喝口水。这几个小时的静默,我就是看着你,看着你。现在你的手中还夹着后一根烟。已经抽到了一半。我的嗓子特别的干,一直看着你抽烟,看着你喝水,然后听着耳边的歌。终于,我叫了你一声。你好像此刻才从思考中走出来,扭过头,对我笑笑说怎么了。因为你一直不说话,此刻的声音因为抽了太多的烟显得有些沙哑。我顿了顿说饿了要吃饭。终。

你掐灭了后一根抽到一半的烟,又喝了口水。穿起大衣,把手伸向我,柔声说带我去吃饭。你牵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带我走出了咖啡店。“去哪里吃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