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妻相识的时候,腰纤纤、体态柔枝软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26日

“骗”来的爱

欲暖桃花,海棠如醉,红绿参差春晚。

时间:2017-02-20 17:4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柳树摇枝,绿遮南亭院。

和妻结婚已二十多载,女儿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可妻还对我“耿耿于怀”,说是我“骗”她来的江苏。

墨芳阁,诉旧、同卿一别三载,此刻萼跗相伴。

和妻相识的时候,我只有十九岁,我俩同年同月出生,她的老家也在南京,岳父和我老舅是邻居,两人还是儿时好的玩伴,岳父抗美援朝后就留在了东北,一呆就是三十年,退休后,老人家思乡心切,舅舅也隔三差五地写信邀请发小回乡探亲。

水盼兰情,遂平生之愿。

87年的寒冬,岳父一家老小来到阔别已久的南京,当时正值天下大雪,因为我在南京读书,舅舅便让我前去接站,没有想到,倒接回了贤惠、漂亮的妻子。

腰纤纤、体态柔枝软,眷恋锦帐衾温,奈黎眀分散。

爱情,有时候真的好奇怪,可能就是一种前世有缘的感觉,就像林黛玉和贾宝玉初次相识时一见钟情那样,我俩第一次见面后,我当时觉得她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娶的那个人,心里顿时便萌生了对她的爱意和追求。

鸟声声、我恨欢时短,重门闭、眶泪萦孤馆。

认识她以后,我往舅舅家跑的频率明显多了起来,为了取悦她的好感,每次去以前,我就像老师精心备课一样,把准备和她谈心的内容先准备好,什么天文、地理、历史、政治等,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能够对她夸夸其谈,说笑自如,我和她谈《三国》、《红楼梦》、《水浒传》、唐诗宋词、清明历史、谈列夫·托尔斯泰、大仲马、契柯夫……她真的就像个认真听课的小学生,不时和提出异议,在她心目中,我似乎永远是个眼见四方、知识渊博的文化人,可她哪里知道,这些都是我事先准备的!

雷声起、一缕相思,雨麻麻不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