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找到有没有人和她一样站在窗前,我看了母亲一眼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25日

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她在厨房里,清点自己陆陆续续买来的东西。这个星期她天天去超市报到,拎两只大号的购物袋回来。买的多是吃的,她一边觉得沉重,一边…

母爱永远在你一转身的距离等着你回头

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她在厨房里,清点自己陆陆续续买来的东西。

时间:2016-11-14 22:0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这个星期她天天去超市报到,拎两只大号的购物袋回来。买的多是吃的,她一边觉得沉重,一边惊讶于自己要把所有这些重量都吃进肚里。我们实际花费的,总比自己想象的要多。从冷藏开始检查冰箱,第一层是面膜,第二层塞满酸奶,第三层里面睡满了鸡蛋。冰箱门上的横栏插着各式奶酪,她不是每种都喜欢,只是都买来尝尝。冷冻层冻着牛羊肉片和绿叶蔬菜。冰箱旁有个一样高的储物架,像要开迷你超市,薯片、饼干、锅巴、牛肉干、坚果、燕麦片、蜂蜜、方便面。一个箱子装满各种各样的巧克力。五种原产地单品咖啡豆,拿牛皮纸袋装,一袋一磅。然后是酒,汽酒、红酒,伏特加、米酒和新买的两瓶百利甜酒。底下是两箱饮用水。料理台下有两个纸箱,一个装着地瓜、胡萝卜、洋葱、青椒、大白菜。另一个箱子里是盒装牛奶,一盒一升,20盒。大米装进米盒,放在柜子里。她觉得这些东西简直够她吃到三月,心里稍微感到安全。囤积总会让人感到安全,它是说,你的确可以控制自己的世界,你拥有了这么多东西,虽然可能不是你想要的那些,但你也该满意了,就算不能完全满意。谁能完全满意?水电煤气费、网费都没拖欠,手机话费只剩十几块钱,但无所谓。

我想起了自己的18岁。那年中专毕业后,父母为我找了一份体面而且收入高的工作,而我却不愿过那种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生活。在没有征得父母的同意下,只上了一周的班便辞去了工作。
当父母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已办完了辞职的后一道手续。他们的震撼不亚于遭遇了8级地震。得知我准备去另一个遥远的城市时,母亲痛心疾首地一遍一遍问我“为什么”,我的回答只有一句:“我想走自己的路。”我看到母亲的眼里溢满了泪水,一滴滴、一串串地流下来,怎么都止不住。我很奇怪,性格如铜墙铁壁般坚强的母亲怎会有那么多的泪水,似乎要把一生积蓄的泪水全部流干。我的执拗激怒了母亲,后,她决绝地说:“离开这个家就永远别回来。”我惊诧地看着她,不明白昔日温柔的母亲为何变得如此绝情。我低下头,委屈的泪水涌出眼眶。
此后的几天,母亲木然地看着我收拾行李,和我行同陌路。背起行囊离家的那一刻,我看了母亲一眼,向她道别,而母亲却把脸扭过去。我在心底轻叹一声,无奈地迈出家门。“啪”的一声,防盗门被重重地关上了。就这样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一颗决绝的心让我在从家到车站的路上,没有回头看一眼。
来到那座我梦寐已久的城市,一切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美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切都要从零开始。直到一个月后,我才找到一份仅能维持生活的工作。每个月都要给家里打一个报平安的电话,每次都是父亲接的。一个阴冷的午后,破例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问我中午吃面了吗?父亲接着说:“中午你妈做了很丰盛的饭菜,还特意做了排骨面,我们在桌子上摆了你的碗筷,你妈给你夹了满满一碗你喜欢吃的菜……你不在家,我和你妈都吃得不好。”在这份爱的感动下,我脱口而出:“爸,我想让妈听电话。”许久,父亲迟疑着吞吞吐吐地说:“你妈出去了。”我无语,深深的愧疚一点点吞噬我的心。我知道这个时间里,母亲是不出门的,她不愿接我的电话,是不肯原谅我……
几年后的年关,我终于回家了。当我从天而降般出现在父母面前时,母亲竟一时语塞,许久,讷讷地说:“回来了。”我讪笑:“回来了。”母亲接过我肩上的行李,我看到了她眼底和眉梢掩饰不住的笑意。我哽咽着说:“妈,请您原谅女儿当时的固执。”母亲的脸上顿时露出慈爱的笑容:“傻孩子,在你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妈就已经原谅了你,等妈追下楼梯时,你已经快走到巷子口了,那么长的一段路,你竟没有回头看一眼。”……
腥甜乳汁 汇集成海荡来砂砾 两只老虎跑快些 敲打鼓舞 那海呐——
如羊水包裹婴儿 任由游荡 多少梦泪流满面啊 随着荒漠袭入岁月 距你后一次吻我
母亲 我已记不得了 ——《妈妈,我想你》
《妈妈,我想你》是赵嘉音的《鸢尾》中的一首小作,原来母亲有时候也只是太在意我们,以至于不想我们离开。其实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无论何时何地,母爱永远在我们一转身的距离等着我们回来。

墙上挂着二十四小时制的钟表,时针一天才走完一圈。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八点钟,她对自己宣布今年就储备这么多。她换上柔软的睡衣,坐进花三百块钱买来的二手浅绿色单人小沙发,调出手机通讯录。她给家人和朋友打电话闲聊,再给不太想打电话的人发去祝福新年的短信。其实她不想闲聊,也不想祝别人新年快乐。她只是向他们告别,像探险家马上就要启程一样:我们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见了,但我会回来的,就算万一不能回来,想怀念我也不是这么难的事情,从手机里找到短信就行,好像短信邀请函,短信优惠券。九点半,她关上房间里的日光灯,打开沙发边的落地灯,开始读一本推理小说。她想喝点酒又决定不喝,她要清醒的度过午夜。十一点时她的朋友打来电话,他们聚在一起,埋怨她怎么不来参加。接下来的时间她频频看表,十一点五十五分时她放下读到一半的推理小说,走到窗前。在窗前可以看见别人的窗口,许许多多的窗口组成高高的楼,高高的楼群里有的窗亮,有的窗不亮,每个亮着的窗口里都有人在生活。她经常在窗口前站着,有时单纯只是研究窗口透出的灯光颜色。今天她觉得格外孤独,在这许多窗口里,她想找到有没有人和她一样站在窗前。不一定需要陪伴才能缓解孤独,只要有人和你想法差不多就好。十一点五十九分,今年的后一分钟,她抓紧时间,搜寻人的影子。十、九、八、七!喜欢热闹的人们在倒计时。相恋的情侣泡在浴缸里。有人在看电影,有人在刷网页,有人想发短信给前任,有人已经睡着了。六、五、四!他们都将告别这一年,无论他们是否愿意。马上是新的一年降临,生活里的一切都没变化,又都将飞速流逝。三、二!她仍旧站在窗前,跟着那些遥远的声音一样,在心里倒计时。一!秒钟跨过后一格,重新开始转下一圈。她眼见小区里所有的灯同时熄灭,像有人拉下了总电闸。不,路灯还在,白色的灯光格外凄清。月亮和星星也在。她的落地灯仍旧散发出温暖的橘黄色光芒。整个小区只有她的房间仍旧有灯光。别人都已经去了下一年,只有她还留在这里。每年都是这样。她拿起放在边上的手机看看,屏幕一角显示“无服务”,时间则是13月1日,00:01。对别人来说只是片刻时光,对她来说是漫长的一整个月。她的第十三个月来了。

仔细想想,这可能和休假差不多,一个月的寒假。但她不能出门旅行,也没有相互陪伴的朋友。这个世界和她平时生活的一模一样,但只有她自己。她早晨七点起来,做了咖啡,在里面加了一点奶油酒。她站在窗前往外看,虽然开了空调,冬天还是透过玻璃窗传来一丝寒意。天没全亮,外面静寂无声。没有人影,没有喇叭响和狗叫,没有常常见到的喜鹊和乌鸦。太安静了。她把手机接到音响上,从播放列表的AC/DC开始听。往下有一整个假期呢。所有道路都空空荡荡,所有交通工具都已停歇,所有营业场所都锁上大门,城市和她一起度假,她必须小心翼翼的与自己独处。她早有准备:电影、小说、数字油画、拼图、日记本、烤蛋糕的所有材料。她甚至有四种音频,播放下雨、瀑布、海浪、风吹过树林的音效,做好准备抵挡外面的死寂。她打开电脑看看能不能上网,所有网页都能打开,只是不再更新;留言栏是灰色的,不能发送信息。她把电脑关掉,这天大多数时间仍旧在读那本推理小说,做了一份蔬菜咖哩,烤了几个纸杯蛋糕吃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