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用与诸葛亮的差距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24日

吴用与诸葛亮的差距。没有永恒的风景就像划破天际的流星美丽而易逝回忆中点滴的感动如雨后后的彩虹短暂却震撼青春夜空璀璨的星不羁天边执着的飞鹰没什么能够阻止我们对未来的追求没什么能够左右我们对青春的虔诚青春美的诗篇应该由我们大声的朗诵甜美的梦终会有醒来的时候妩媚的花终会有凋零的时候握在手里的沙终会从指间流失殆尽青春虽过但梦想还不曾完结曲终人散但我们不说再见……

因为吴用与诸葛亮的脑瓜子都好使,就有人在他们两个之间作比较,意思是吴用就是诸葛亮。其实吴用怎么能够成为诸葛亮,如果吴用可以成为诸葛亮,那兔子就不成大骡子大马了。
中国论文网
《水浒传》的作者与《三国演义》的作者,都在打造吴用、诸葛亮智者的形象上尽心尽力,所以单说智慧这一点,吴用登峰造极,诸葛亮也造极登峰,不存在谁强谁差的问题。可如果从智慧而外的情况看,吴用与诸葛亮就根本比不得。
诸葛亮集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优秀品质、高尚节操以及人格修养为一身,是后世仰慕追思的道德楷模,是古往今来贤相中第一人。他志存高远自比管乐,他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他具备宏观预见能力以及宏观规划能力,未出茅庐就知天下三分。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生以匡扶汉室为己任……
而吴用则不然,他除了智谋还是智谋,他的智谋只能解决具体问题,却不能解决梁山究竟向哪里去这个根本性的大问题。他的智谋没有高尚的人生理想以及人格追求做支撑,更谈不上在恪守高尚的人生理想以及人格追求的情况下,让个人的智谋发挥高贵的作用。
诸葛亮有吴用无法企及的博大与浑厚。与诸葛亮比起来,吴用不过是一个强盗窝里的一个军师,而且也只配在强盗窝里轰轰烈烈。吴用有道义,可惜吴用的道义置人类的普遍价值为脑后,仅仅服务梁山这狭小的一隅。吴用有智谋,但吴用的智谋是厚黑的智谋,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骗李应上山,他设计把别人的家烧成了白地;为了让朱仝上山,他让李逵杀死四岁小衙内;为了让卢俊义上山,他不惜让卢俊义倾家荡产……
吴用与诸葛亮的差距,与解决问题时所用智谋中道德含量低有关,更与面对不德所表现出的态度与情感有关。吴用为梁山的事业多次伤天害理,但事后从来不知反省,甚至麻木不仁,脸不红心不跳。而诸葛亮则时时都在反省,胜利的快乐与手段的无奈,让诸葛亮在两难中喜忧参半。火烧藤甲兵之后,诸葛亮才刚松了一口气,随之忏悔就蓦然涌上心头。他意识这有违天道,自己会因此而折寿。
在诸葛亮与吴用之间,隔着一首诗的距离。他们形象的差距其实是人生境界的差距,也是人格境界的差距。诸葛亮的行为都有精神层面的内容为支撑。他形象的核心是忠于刘备,是为光复汉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大庇天下苍生尽欢颜。而吴用还没有解决为什么而活着的问题,也可以说吴用对活着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大碗吃酒大口吃肉的低级层面上,停留在强盗式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层面上,对流芳千古不理会,对历史如何评价自己更不理会。
说到人生境界与人格境界,诸葛亮比吴用高得多,宋江比吴用也高得多。宋江人在江湖之上,心存魏阙之中,一直思考在吃饱以后继续追求什么的问题。宋江提倡招安,一直为人诟病,其实从人生境界与人格境界看待招安的问题,宋江不知高过别人多少。
吴用跟诸葛亮固然不在一个档次上。诸葛亮在追随刘备前隐居隆中,“专待春雷惊梦回,一声长啸安天下”。其中的矜持与沉着怎一个大“字”了得。而吴用则不然,他一出场就洋溢着对财物的贪婪,希望发上一笔横财,就此享用一生。劫取生辰纲的时候,刘唐与公孙胜是奔着晁盖来的,本来没有吴用的事,但吴用却像是一个嗅觉灵敏的狗,不知从哪里溜了出来,迅疾就扑了上去。
吴用后选择了自杀,这一点倒是多少弥补了他的缺陷。一个人勇于杀人并不难,难的是有勇气自杀,自杀是一种烈士情怀。吴用卑微是因为没有个人独特的人生境界与人格境界,吴用自杀是因为已经意识到作为人具备人生境界与人格境界的重要性。
吴用是晁盖的班底,但吴用也信奉宋江。吴用之所以信奉宋江,是因为宋江有完整的人生境界与人格境界,可以作吴用的精神拐杖。宋江是吴用的精神孔仲尼,现在宋江不在了,吴用的眼前就漆黑一团,就茫然不堪,就看不清前面的路,于是就跟着宋江去了。
吴用是梁山的知识分子,“万卷经书曾读过”。作为知识分子本来应该有操守而且眼界开阔。但吴用却不然。吴用是矮子型的知识分子,是知识分子中的武大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