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蒙冤当事人,巨野县法院一位负责人的解释是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22日

不好解释的是法院对农信社虚假诉讼的配合。在这个问题上,巨野法院倒不像是被蒙在鼓里:首先,这种“被欠贷”而成为被告人的情况,在该县不是个案,涉及很多人。法院一个被告人都没见过,就开庭多次、判决多次,只有故意制造假开庭、假判决,才解释得通;其次,法院负责人的“公告送达”谎言,“出卖”了其与原告人共同造假的细节;再次,法院判决一律是“一事再理”,那么多巧合凑在一起,是绝无可能的。

说实话,笔者对控告结果并不乐观。但蒙冤者在律师帮助下,能迈出控告这一步,其实务意义与社会影响不可估量。

据报道,近日有民众反映,2011年和2014年其被山东巨野县人民法院以“借贷纠纷”这一同样的理由,判了两次。更为蹊跷的是,直到法院将他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他才知道自己被人告到了法院。

乐平蒙冤当事人,巨野县法院一位负责人的解释是。据媒体报道,江西乐平“5·24”杀人案5名蒙冤者在律师陪同下,于1月16日来到江西省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控告公检法当年办案人员,并以“徇私枉法罪”控告原审改判黄
志强等4人死缓的江西省高院法官,要求依法将案件汇报高检,江西省公检法整体回避。

原告巨野农信社方面非常坦诚,告诉当事人和记者,因为它们存在大量的不良贷款无法处理,只好通过虚假诉讼来规避责任。至于说伤害到了很多无辜的“被告人”,农信社给出的说法是“当事人自己没保管好个人信息”。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吗?

虽然,很多冤假错案的发生,与制度有关,与当时法律规范不完善有关,甚至与人为干涉及政策环境有关,但这些,都不应成为办案人员推卸责任的借口。获取证据的合法性问题,犯罪事实的认定方法问题及认定构成犯罪的原则性问题,无论实体法或程序法,即便按照十年、二十年前的法律规范理解,均有明确规定。

对如此蹊跷的“两次判决”,巨野县法院一位负责人的解释是,此前曾经就诉讼一事,以法院公告的方式送达过相关法律文书。然而,当事人却又查到了有“他”签字的送达文书,证明法院负责人的所谓“公告送达”是在撒谎。而被冒名签字的送达文书,显然是法院造假的结果。

因而,从情理而言,追究办案人员相应法律责任,并无不当。乐
平蒙冤当事人行使控告权利,是正当而又正常的,江西司法机关依法应给予足够保障与回应。

法院参与造假,拿司法公器为某些利益服务,让司法公信碎了一地!而这个责任,恐怕不是处分一两个领导或法官就能承担得了的。

12月22日,乐平市中店村,方春平在亲友带领下回家,乡亲邻居都来欢迎。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乐
平蒙冤当事人明知控告办案人员很难获得想要的结果,仍然启动控告程序,其意义更在于,是对固有权利的一种重申。在依法治国当下,以个案行为倒逼办案人员依法侦查、依法公诉、依法审判,其行为价值与社会影响是深远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