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企业宏观税负并不高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22日

“的确,我们主要是各种名目的‘费’太多,以及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确实要进一步加快减轻企业负担。”

八点的早上感觉不到朝阳的光辉灿烂感觉不到阳光的温暖游离在睡梦与清醒之间哈欠像机器一般搅拌着五脏带出一丝丝彼惫麻木而机械般的动作显现岁月流徜的惯性碾转在拥堵城市的道路看行人车辆匆忙中的停顿看城市内不显现的变化我在车上想回温暖的被窝在被窝里继续萌发梦里的家

1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表示: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

前不久,宗庆后等着名企业家多次呼吁降低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的负担,曹德旺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办厂更是引起轩然大波。企业“死亡税负”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而与此同时,也有些部委和学者认为,实际企业宏观税负并不高。宏观税负或有争议,但企业尤其是制造业负担相对过重,这是企业家和官员的基本共识。

争论“税”或“费”意义不是太大,反正对企业而言都是负担。

现在,总理一锤定音—要求政府坚持过紧日子,既减税又要降费,为企业减税降费腾出空间,并“让企业有切身感受”。这既对之前的“大讨论”做了回应,也反驳了某些“不着调”的论调;同时也具有很强的现实性、迫切性,更是给企业家在2017年“撸起袖子干”吃了定心丸。

实际上,税和费只是企业众多制度性成本中的一部分,少数部门个人的寻租、不作为、乱作为,以及对企业及企业产权的保护不力或是侵害,给其他合法经营的企业带来过多的交易成本。因此,李克强总理超越税费,在更广义的范围,要求切实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切中了企业“降成本”的要害之处,比减税降费更能说到企业及企业家的心坎上。

企业是作为不断“内化”交易费而存在的,交易费用的高低决定了企业的生死存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