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春的年华里,娇生惯养的第一代、艰苦生活的后一代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21日

正在爬坡的80后

青春笔记

时间:2016-07-09 12:59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07-09 14:28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身为自我陶醉的80后。总感觉自己是骄傲和辛酸的代名词。我们经历了二十世纪末和二十一世纪的巨大变革,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阔步前行。娇生惯养的第一代、艰苦生活的后一代。因此我们属于这是新旧交替时代的半成品。而在我们得人生道路上却是呈现出前有渺茫前途,后有万丈深渊的景象。

生命是一场虚妄,所谓花开,所谓花落,只是一季轮回。在青春的年华里,我在寂寞孤寂的彼岸徘徊;在诗与酒的国度里,我在浅浅的写下翅膀扫过的痕迹;在苍茫宇宙的银河里,我在学一片树叶在时光的逆流上飘荡。一树花开,找不到好的年华来承载自己;轮回彼岸,找不到更好的船家来摆渡自己;载帆启航,找不到更好的指针来启示自己。一个人,一座城,当孤独成了习惯,灵魂也都不曾相伴,滚滚红尘中,哪里才是归宿,哪里才是停留,求佛告诉我,告诉我如何去寻那高山,如何去寻那禅心,又如何在美的年华碰见美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我不懂,我只想在雨中散步,放飞心困去流浪;我只想摇桨于湖上,看那晚日黄昏的碧波荡漾;我只想倚一把长剑,游历那江湖历尽人间沧桑;我只想坐在那庭前细数落花,微笑的领悟曾经的繁华;我只想抚一韵长琴,在那幽篁深处隐秘其踪;我只想……可是想的又太多,能做的又太少,这个世界是我以为变了,而是我从未看透过。林和靖那种“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生活,我很羡慕;五柳先生那种“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不可追”的态度,我很向往;王摩诘的那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悠然,我很嫉妒。一切跟自己想的不一样,红尘中,花自飘,水自留,哪里觅的相思独惹闲愁?
带着梦想去流浪,不管是天涯还是海角,可是繁华已落,笙箫已歇,一切早已是徒然幻想而已。曾经的梦想,只是在雨中漫步,携一人手,陪君到老;曾经的梦想,只是在风中漂流,任风吹打着面旁,不说言语;曾经的梦想,只是搭一木屋,朝看日出晚看夕阳,闲散诗意,刻彼流年。毕竟是曾经,曾经的只是梦想。现在的事实,只是为了微薄的薪水而点头哈腰;现在的事实,被狂风暴雨吹打的来来去去无所事从;现在的事实,曾经的梦想都被落在风里,找不到了,找不回来了。没有刻骨,没有铭心,有的只是平常寂寞的长亭,残音一曲,待谁人听取?
红尘的彼岸到底是什么,是山,是河,还是一马平川,但是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没有摆渡,终究是渡不了仙。前生的记忆未醒,今生的轮回怎么去渡,花样的年华有的只是一颗虚无的心,踏进佛门的愿,菩提树下没有什么,有的只是一颗满目沧桑的命,不问前世,不问来生,今生或已断了尘缘,追随因果而去了。刹那间,我终究还是不明不白,看不懂,悟不到,理不透,与尘结缘,也是断凡之土吗?只愿来生化作一盏长明信灯,陪伴在佛陀的座前,领悟今生的迷途,解我今生的痴愿,只待来世,不管多少千岁,多少万年。
今生的梦已醒,不管是虚妄还是真实,一切还是要慢慢的过,有些已经不能追寻,因为早已过去,有些追寻未果,因为得失。六月总是一个特殊的月份,高考,毕业,考级,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个月。三年前六月,栀子花溢满校园,离别的情绪到处都是,都说要好好保重,常常联系,可惜毕业之后再无联系;二年前六月,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平静的看着离别,此时没有喧嚣,没有煽情,我只是心里默默的忍着苦楚,这一份离别的情绪,只有假装微笑的藏在心里,不离不弃。今年此日,已离开学校,栀子花未见,多少话,多少情,都灭在了心里。
尘外尘,山外山,楼外楼,红尘惹谁休,青山不住流,望楼皆远去,凡尘独座绣。看山的人,看水的人,都已不在,只有那高楼独立万丈红尘,默默静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