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物相思,爱情不是一颗心去敲打另一颗心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21日

爱情不是一颗心去敲打另一颗心,而是两颗心共同撞击的火花——伊萨科夫斯基

又是一年江南烟雨,长街上,行人依旧匆匆,纸伞纷纷绽放,水珠伴着纸伞的旋转,化做一粒相思,勾勒了所有离愁……

爱情是美好的,古往今来,有多少爱情传奇故事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一份美好的爱情能够愉悦人的心灵,带给人美的感觉,美的享受,也是自古以来人们追求和向往的。爱情是惺惺相惜,爱情是不离不弃,爱情是两个灵魂相互间的滋养,爱情是两颗相爱的真心相互之间的对望。

我看着窗外的细雨,想起前段时间的动画电影《相思》,想起三百年前的王初桐和六娘,不知年少时的雨是苦是甜?

沉浸在爱情中的男女,幸福着,苦恼着,寂寞着,甜蜜着。陌生的两个人因为相爱走在一起,不断的磨合,求同存异,在天长日久里达成共鸣。爱情不能总是不食人间烟火,生活五味杂陈,现实一次次的敲打,灵魂一次次的撞击,人性在生活中得到洗礼,爱情在矛盾中不断升华。有时候两个人天天呆在一起,却感觉生活越来越平淡了,有时候两个人的距离离得越来越远了,心却靠的越来越近了。小别胜新婚,有些离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别,就像有些分开并不是真正的分开。真正爱着的两个人,无论何时何地,心都是相通的,爱情把两颗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年少不知相思。厨房里,小小的他呆呆地望着手中的红豆,突然兴奋地奔向青梅竹马的家,要把红豆送给六娘看。春雨淅淅沥沥,像根缠绵的丝线,有种情愫在二人心中扎根,天真烂漫,两小无猜。

前些日子看一热播剧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里面的男女主人公赵小亮和潘芸是一对深深相爱着的伴侣,职场现实中,一系列的阴差阳错,让两个人的爱情几次出现危机,爱了,伤了,痛了,分手了,当他们几经反思,当他们冲破重重阻碍,故事后,赵小亮追到机场和潘芸激情拥吻在一起,周围的观众无不唏嘘,为之鼓掌,我们为这样的爱情而感动。真正的爱情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雪小禅说:“爱情,也许终究只是少数人的事情,到底,它才是极致的奢侈品,它只赠给那些真心的恋人。”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好的爱情是一场厚醉,经久不醒,而那个人,是雨天里水上烟翠一样的雾,永远的美。爱上一个人,大概就是想永远缱绻在一起,如两棵卷卷的热带植物,缠绕着,永不分离。缱绻是不再节制,是泛滥,是癫狂,是春天里疯狂的那些抽枝的藤,是装在水晶瓶里捧着的记忆,一点一滴,都是关于这个人。”

愿君多采撷,此物相思。

无端的爱上这一段话和写这一段话的人。我想,这个人应该像他写的情话一样的美,一样的感情细腻,心里翻狂澜,胸中藏大海,而又是人中谦谦君子,温文而儒雅。爱情本身就是一个谜,我是你写好的谜面,你是我今生永远也猜不透的谜底,就这么甘愿在你的温存里沉迷,永远也不要醒来。与你的相逢,是我一生的期待,爱情不是占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就这么远远的看着,相互欣赏着就已经很满足。无论走的多远,你始终在我的视线里,从未远离。生命不息,爱你不止!

王维的诗中,从此红豆相思。

你我有着相同的频率,甚至我们一起做着相同的梦。悲伤因你,欢乐因你,我的一颦一笑,牵扯着你的情绪;你的举手投足,扯动着我的视线。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已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开彼此。或许,你我之间有着说不清的渊源,或许,你就是我的前世今生。你是我的因,我是你的果。总之,这个人在你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与你的血肉连在一起,他是你窝心的暖,他是你难了的情,缘定三生,生死轮回,终生驱之不得,永远也不想分开。

江南的雨总是不变,一年一年,陈家有女初长成,六娘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王初桐每日发奋读书,盼望一朝中举。

有人说,一个人住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又不在现实,这有什么用?百年之后,身后将什么也带不走,一切都不过是幻影罢了,自己才不会那么傻呢,一生为一份摸不着的爱情所累。

他,苦读百卷经史,家境贫寒心中却仍有一缕温暖,青梅竹马的她是他温馨的回忆,深切的思念,期许的前程。

局外人看局内人,始终是看不明白,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懂得爱的真谛呢?很多人只想索取爱,不愿给予爱,爱情不是你想得就能得来的,爱情的密码只有相互真心爱着人才能解得开,才能共同探索爱的奥秘,给双方带来极大的愉悦感,从而了解爱的真正含义。爱情的天空是明亮的,它能驱走生活中的晦暗,它能够洗涤人的灵魂,让清的更清,让明的更明,爱情为相爱的双方撑起一片爱的蓝天,让我们的人生从此变得靓丽多彩,爱情的天空纯洁的,容不得有半点亵渎。

她,少女待嫁深闺,画楼临窗下,细细的思绪化作针线,绣不尽江南的烟雨,绣不尽入骨的相思。

有人说,不要爱上风一样的男子,因为风注定不会为谁停留。我说,如果你是风,我就是云,随你一起飘摇,共赏一路美景。风刮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给你温暖的陪伴,给你温柔的呵护,水墨兰亭,把酒诗话,红烛夜挑,共度良宵。今生,与你永相随,许你一世安暖,共筑我们的爱巢,共建我们美丽的爱的家园。

长街相遇,两两相望,眼神里都是欣喜和羞涩,少年的脚步停下,少女面露红晕,可那一瞬间的欣喜却停留在少女家人明确地制止里。

有情相伴朝夕,有爱相守流年!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落落与君好,相看两不厌,莲生两朵,花开并蒂,今生有你就足够!一世安暖一世情,今生,相携相伴,与你在灵魂里一起皈依!

总角时的两相依偎,亲密无间,奈何门第之差,现在只能四目相望,擦肩而过。相遇时短暂的欢喜又变成了分离时长久的思念。

她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他金榜题名的那天。

六娘要嫁人了。富贵的陈家看不上王家的贫寒,为六娘指定了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就像那么多古往今来的爱情悲剧一样,相爱却不能相守。

此物相思,爱情不是一颗心去敲打另一颗心。江南的雨总是撩人。那是王初桐后一次站在陈家的门外,迟疑的手终于还是没有把门扣响,冒雨奔跑而来的勇气全都在无奈面前成了悲泣。

多想和儿时一样,和你在屋檐下并肩而坐,看你的笑容,你的嗔怪,你的关心。那种温暖和美好明明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却怎么也抓不住。世上遥远的距离是,她在门里,他在门外,他没有敲门,她不敢开门。

六娘的刺绣还没绣完,滴血化相思,一把剪刀剪断了丝线,也剪断了苦苦的相思。

六娘的红轿走过长街,路过石桥,也带走了所有的思念……

后来,王初桐中举,离乡上京,一叶扁舟孤帆远影。

王初桐与六娘的故事背景出自清代嘉定宝山文人毛大瀛的《戏鸥居词话》。

六娘本名陈湘萍,为名门之女,自幼与近邻王初桐青梅竹马。后来湘萍的父母嫌王家贫穷,将六娘许配给一个富家纨绔子弟。

自此王初桐发奋攻读,多次参加乡试,无奈屡试不中。后来清朝廷平定小金川之乱,乾隆皇帝特开科招试,年四十八的王初桐一举中士,名列二等。中士之后,王初桐被授予四库群书馆的眷录官,后又在山东为官,继任宁海州同知。在其为官期间政简刑清,颇得民心。后在济南任上,深受山东巡抚伊江阿赏识,大学士阮元称他为“江左人才渊第一,济南名师更无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