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下微课程设计理念的生命品性研究,在异乡的日子里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3月19日

生命教育下微课程设计理念的生命品性研究

十九岁的青春,是在异乡。当十九岁的我,身处在一个不熟悉的城市,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只为了追寻心中的那一份渴望与梦想。家乡,是灵魂尽头的一处柔软,是字里行间的一份骄傲与自豪,更是流浪后的心灵可以栖息的天堂。

时间:2017-01-11 20:2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江南烟雨,小桥流水。家乡没有那连绵起伏的山川,但却有很多小小的绿色的山丘,包围着这座美丽又精致的小城。“半城山,半程水,山山水水相依偎。”这是家乡的市歌,那婉转的旋律,是心中爱的一首曲子。孩提时代,总幻想着去远方,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
界。可是长大了,去了远方后,才发现原来家乡是美的地方。

随着科技的进步、医学的发展以及人们对健康问题的空前关注,人类的平均生存年限也得到了延长,以下是小编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生命教育下微课程设计理念的生命品性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查看。

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会好奇,会期待;而那个熟悉的家乡,在不久之后就会怀念。那个夏天,在接受高考失利的现实后,带着悲伤和满腔的希望,拖着行李箱前往另一个城市,去寻觅梦想。回炉重造的日子是一段不一样的旅程,尤其是在他乡。复读的学校是一个全封闭的寄宿制学校,因为管理严格,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手机也不给带,只能依靠学校的电话与外界联系。在异乡求学的孩子,心中总会有浓浓的思念。初来之时,总会在夜深人静时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泣,想念着我的家乡。有时候为了打一个回家的电话,在拥挤的人群中默默地排着长队,静静地等候着。第一次打电话回家时,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暖心的问候和关切的话语,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在异乡的孩子,是一个飘扬在空中的风筝,而家乡、家人就是那长长的丝线,牵引着在远方的我们。

[摘要]生命教育呼唤教育回归生命,生命是教育的原点,教育的本质是生命教育。教育的实现以物化或非物化的内容为依托,课程是其常见的物化载体,而微课程作为课程领域的新秀,它以“关注每一个学习者的微变化,从小处着手,创建一个真正属于学习者自己的课堂”为宗旨。因此,生命教育与微课程在教育实践中有着必然的联系,生命教育视野下微课程的设计理念应是:源于生命———激发生命的共鸣;高于生命———唤起生命的升华;回归生命———提升生命的质量。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是王维的思念。“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是杜甫的牵挂。“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是宋之文的无奈。想家的时候,就会像古人一样,遥望如墨星空里的那一轮皎洁的月,想象着家乡的人儿此刻正和我一起欣赏着那纯洁的月光。春天放学的时候,看着那纷飞的柳絮,心中就会引起思念的愁肠。家乡,是身处异乡时的牵挂与念想。

[关键词]生命教育;微课;微课程

家乡是温暖的港湾,是安全的栖息地,而异乡却是一个可以成长的地方。在异乡的日子里,我们努力成为自己的太阳,去学会独立,去学会成长。一个人独来独往,去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脸庞,或微笑,或冷漠,或热情。自己去订车票,自己回家,在拥挤的候车大厅里看着那些也许是回家、也许又是去异乡的焦急的脸庞,心中不免有同病相怜之感。甚至有一次回家是在节假日,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里等了四个多小时后才坐上回家的列车。那时,已是满天繁星,看着那飞速穿过的鹅黄的路灯,心中既有对回家的渴望,也有的是对内心的委屈。在异乡,努力地学习着,坚强地成长着。

纵观课程研究的整个历史进程,其价值取向由科技理性和技术理性的追求逐渐转向协商达成控制下的实践理性,并终指向充分自由、独立于个体的解放理性。而生命教育与近年兴起的微课程作为教育研究与实践领域的高频词,只有契合课程的历史性变革,并走在变革的前沿,才能获得自身更好的生存与发展。因此,探讨生命教育视野下微课程的生命品性的议题便应运而生。

身在异乡的孩子会深深羡慕那些家在本地的孩子。当知道宿舍姑娘的家长会来寝室探望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在班上多呆一会儿,怕触景伤情,引起那浓浓的思念。有一次宿舍的姑娘送其母亲离开时,当看到那姑娘不舍的眼眸,自己也不由得红了眼眶。亲情是在异乡的孩子不能明说的难过。

1微课程生命品性的价值

在异乡,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孩子总是会格外的惺惺相惜。一起诉说着家乡的美景美食,一起上课下课,对于家乡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家乡的好,是骄傲;家乡的不好,也不由的他人诉说。当别人说到家乡的优点时,心中会感到开心与欣喜;当别人说到家乡的不好时,就会想与他争辩的冲动。家乡是心中的那一份他人不可侵犯的堡垒。

叶澜教授曾说:“在一定意义上,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的生命质量的提高而进行的社会活动,是以人为本的社会中体现生命关怀的一项事业。”[1]教育已经进入了高度关注学习者生命发展需要的新时代,作为融工具性和人文性为一体的课程,也伴随着时代在变化,因此,它不仅要关注学习者的知识获得,还要更多地关注学习者的生命发展,呼唤师生生命的共舞,让师生的生命情怀得到尽情的释放。面对当前微课程几近泛滥而过分强调认知、理性、训练、灌输等色彩,对微课程的期待也不能仅仅是碎片化知识的载体和学习者信手拈来的学习资源,更应该是生命交融的教育艺术。据此,从生命教育的视角思考微课程的设计理念就显得必要且重要了。

六月,终于又回到了故乡。不需要再去异乡,也不需要再乘着列车,拉着行李箱去别的地方。看到那熟悉的房子,看着那绿色的林墙,心中是满满的激动与疯狂。故乡,我热爱的故乡啊,我终于回来了!

2生命教育及生命教育理念

“生命教育”一词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到20世纪90年代,我国大陆和港台地区也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生命教育。广义的生命教育既关心人的生死存亡,也关心人的成长与发展,更关心人的本性与价值[2],直指社会本位、知识中心、偏离儿童存在等传统教育观念,并提出人本位,即将工具人、知识人转变为自由全面个性化的个人的观点。狭义的生命教育是直面性命和人的生死问题的教育,取自西方针对自杀、暴力、滥用毒品、艾滋、犯罪、安全等残害或危及生命的现象而提出的一种教育救治活动。因此,关于生命教育,从低级层面看就是使人活着、活下来的诉求,从更高级层面看,就是活出生命的价值和意义[3]生命教育下微课程设计理念的生命品性研究,在异乡的日子里。。不同学者对生命教育的认识不尽相同,也因此从不同角度丰富了生命教育的内涵。早提出生命教育概念的美国学者唐纳•华特士等认为生命教育“是为学生快乐而成功地生活准备的教育活动,是一种以提升学生的精神生命为目的的教育活动”[4]。胡宜安则分别从体认性、统整性和生产性三个方面论述了生命教育观的内涵[5]。体认性生命教育观认为:生命教育是使学习者通过真实的亲身体验而获得生命真相,懂得生命尊严并敬畏生命、爱惜生命,从而建立起生命存在感和生命神圣感的教育方式;统整性的生命教育观认为:生命教育是统整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科学精神、道德精神与审美精神、理性与非理性、个体与社群,致力于培养生命完满和谐的社会人的教育;生产性生命教育观认为:生命是一个自我意义逐渐生成的过程而非简单的一维叠加式累积,生命教育的目的就是帮助人们承认生命的有限性以及生存遭遇的挫败、空虚、焦虑、烦躁等精神常态,并通过人文生命感化及自我生命意识教育的方式唤醒人的生命感、使命感、创造力和价值感[5]。肖川教授认为,“生命教育就是为了生命主体的自由和幸福所进行的生命化的教育,它是一种价值追求,也是教育的内在形态。”“生命教育的宗旨就在于:捍卫生命的尊严,激发生命的潜能,提升生命的品质,实现生命的价值。”[6]因此,本文着重以广义的生命教育之意为切入点来探讨微课程设计理念的生命品性问题,并在借鉴学者们观点的基础上对生命教育做如下定义:生命教育是指为使学习者体悟生命存在、生命价值与生命真相,而在活动中渗透尊重生命、敬畏生命、关爱生命和珍惜生命的情愫,并借助教育影响激发学习者潜能,使其主动去完善生命,提升生命价值的一种教育理念或一类教学活动的总称。其目的是培养生命完满和谐乐感的人,并使学习者在这个过程中理性地认识到生命的有限性和终结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