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子微微笑了笑说,年过三十还没结婚的女人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18日

“盘子”穿着大红色的风衣,表情那样无畏勇敢,像是一头倔强高昂的独角兽,义无反顾。
中国论文网 大家都叫她盘子姑娘,因为她脸盘大,上面还布满了小雀斑。
盘子姑娘和我住同一个寝室,据说来自某偏远乡镇,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
她总是穿着夜市地摊里淘来的衣服,搭配得极不协调。
她黑且瘦,极少同我们说话、聊天,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在这个寝室,她就像是个隐身人。只有在冬天时,大家才会“盘子、
盘子”亲热地叫她。
原因无他,只因南方的冬天湿冷,玲子、小晨和我都早早地钻进被子里,捂着电热水袋,只有“盘子”坐在下面温书。所以一口渴、一来电话,就能听见寝室里此起彼伏的娇俏声:“盘子,把水杯递我一下。”“盘子,把手机递我一下。”“盘子,我忘记带笔上来了,帮我递一下。”
每次盘子都憨笑着,一一回应我们的要求。
她把四级真题试卷递给我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她的手指冻得通红,肿得老高,而且纹理粗糙。整个冬天,她的洗漱杯旁只放着一瓶大宝SOD蜜,甚至连爽肤水都没见过,更别提睫毛膏和粉底液了。我觉得她简直和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和我们的观念格格不入。
每当晚上开卧谈会,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忽视她的存在。就像玲子、小晨说的,不用管她,反正她也不懂。
对于帮我们点名签到、带东西、记课堂笔记,她从来没有一丝怨言。那一整个冬天,我们的热水壶总是满满的,是她一趟一趟地从水房打来的。
而且,她这一打,就没断过。
大二,班里的女生们陆陆续续地开始有男生追求了。
圣诞节,铃子邀请室友参加矿冶院的联谊晚会,中午我们兴奋地讨论着矿冶院的男生帅不帅,喜欢哪一种类型的女生,然而却没有人问过盘子要不要一起去。
那天,我们玩闹到很晚,但是盘子居然回来得比我们还晚,铃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走进来的盘子,挑着眉问:“盘子,你谈恋爱了?”
盘子摇着头,笑了笑说:“去做兼职了。”
我是后来才知道,“盘子”的家境不好,有一个双腿残疾的父亲,还有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妹妹,家里的吃穿用度都落在妈妈一人身上,所以盘子平时省吃俭用,一块钱要掰成两半来花。
她做过很多份兼职,便利店收银员、超市推销员、KFC钟点工、中小学家教……
她试过寒冬腊月,穿着单薄的迎宾旗袍,踩着小高跟,在寒风中一站就是八九个小时,只因为一百多元的兼职费。
她试过八月酷暑,穿着笨重的毛绒小熊装,戴着闷热的卡通头套,在商场门口来回走动吸引客流,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只因为所有兼职中,这个时薪高。
她试过,过年不回家,只因来回一趟的车费太贵。
她省吃俭用,风雨无阻地利用课余时间打工赚钱。
她以顽强的姿态对抗着生活的重压,独自承受着不为人知的痛楚,独自面对单调繁重的辛苦。
让我刮目相看的是她的期末成绩。盘子不仅拿到了贫困生助学金,还拿到屈指可数的国家奖学金。
有人问她学习秘笈。盘子笑了笑,掏出一本随身携带的袖珍英语词典,因为翻得太多,边角已经磨烂了,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笔记。她把袖珍词典递给那位同学,让他随便报一个,她都能立即说出词根、词性、词义和用法,就连例句也能完整无误地背诵出来。
她说她等公交车的时候就拿出来看,兼职空隙间也拿出来翻,零零碎碎的时间加起来,一点也不比整段自习付出的少。
她拿出做高数用掉的草稿纸,叠起来有砖头那么高,还有画图用剩下的铅笔头,加起来能装满一个饭盒。
从此,盘子姑娘的江湖地位在本系屹立不倒。
毕业前夕,盘子姑娘被毫无悬念地保送了本校研究生,但她却选择了放弃。
所有人都替她惋惜,辅导员几次三番地来寝室做她的思想工作。但是她却笑了笑,坚定地拒绝了。
她说,她必须出去工作,这样才能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她说,读研以后还有机会读,但是如果家垮了,就再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说,这个家,妈妈独自撑了很多年,早已经扛不动了,她要赶在妈妈累倒之前,将妈妈肩上的重担接过来,哪怕自己的梦想就此搁浅。
我看见高冷的小晨,默默地转过身去抹眼泪;看见强势的玲子,默默地低下头若有所思。
起身的时候,辅导员重重地拍了拍盘子的肩膀,此时无声胜有声,盘子微微笑了笑说:“我不后悔。”
还是那么黑瘦,那么不起眼,那么平凡,却那么撼动人心。
毕业后,盘子南下去了深圳,进入一家手机软件公司,做编程开发。
她在这个行业待了整整四年。听说她一周只休息半天,早晚洗漱的时间被压缩在五分钟以内,更恐怖的是遇到重大项目,她可以直接睡在公司,十六个小时连轴转……
想想都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我很想知道她工作后变成什么样,奈何她极少发照片到朋友圈和微博。出现频率高的说说是:“还在加班”“要入驻项目组了”“很久没看过电影。”“别问姐近的电影好不好看,姐连上映的究竟是些什么电影都不知道……”
玲子的话高度概括了盘子这四年的生活,就是:“两耳不闻司外事,一心只加工作班。”盘子的拼是众所周知的。
所幸这一切终有了回报,盘子的前途不可限量。
铃子大婚,给所有人发了请柬。在铃子的婚礼上,盘子宣布,她已经辞职了,正准备考GRE,出国深造。
在座一片哗然,要知道那是年薪多少万的工作,那是四年不眠不休拼搏出来的成果,但是她说辞职就辞职了,那般轻松洒脱。
那天,盘子穿着大红色的风衣,表情那样无畏勇敢,像是一头倔强高昂的独角兽,义无反顾。所有人都不看好她的决定,盘子却笑了笑说,大不了从头再来。她想获得成长的力量,想去往更广阔的天地,学习更尖端的技术,见识更精彩的世界,就算再难,也要试一试。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漆黑的眼睛里有光芒闪耀,熠熠生辉,夺人心魄。我突然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许多人都以为盘子只是说说而已,许多人都以为她考过GRE是天方夜谭,她却用实际行动证明她可以,并且一点一点地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一年后的夏天,她的新签名是“收到Offer,马上要去美国了,下个月的飞机!”
我不知道她在背后究竟付出了多少汗水,在孤独中忍受了多少煎熬,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像这般脱胎换骨,涅��重生。
那段独自在黑暗里前行的寂寞煎熬,只有她自己能懂;那段独自在异乡拼搏的彷徨踟蹰,只有她自己清楚;那段独自在挫败中屹立不倒的艰难,只有她自己明了。
如今的她,虽然光芒闪耀,但是只有我知道,她依然是那个在孤独中行走,坚定而勇敢的盘子姑娘。
亲爱的盘子姑娘,请一路珍重。

年过三十还没结婚的女人,能否说说你们的看法与观点?

不知从何时起,年过三十似乎成了一个敏感的话题
“20多”和“30多”,虽然相差只有几岁,但总让人觉得有很大的区别。

正如,“年过三十的女人”,这能让你想到什么?
在舆论里,30岁是“女人”和“老女人”的分界线,是“赶快嫁出去”和“恐怕已经嫁不出去了”的分界线。现实生活中总有很多女人说工作太忙没时间,或还是没有遇到合眼缘的,于是挑剔着、轮换着,不觉间三十个年头过去,可自己还是独身,一个人的生活比两个人更快活吗?

下面我们听听这些“大龄”单身女人的看法与观点。

观点一:是否结婚并不是衡量一个女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是否活得快乐才是价值所在

林娜娜 32岁 法律顾问

在以往的人们眼中,总会把年过三十尚未成家的女性看成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似乎,无论你在事业上做得多么出色,只要你年过三十还未嫁,身边的亲朋好友就会用一种充满怜悯的眼光瞅着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结婚与否,其实也就成了衡量一个女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但在我看来,结不结婚并不是衡量一个女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是否活得快乐才是价值所在。与其匆忙把自己嫁掉,天天面对婚后无休无止的家务以及柴米油盐繁琐的生活,还不如安心地尽情享受单身的快乐。

正如,我认为我现在就过得很好。至少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不必像其他人那样一下班就急着回家洗手羹汤,和朋友去泡吧也不用有心里负担,心情好或不好时,还能随时任性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这样的日子谁说就一定不幸福呢?

观点二:不结婚,并不代表就没恋爱

郑琪琪 30岁 淘宝网店老板

实不相瞒,在30岁之前我还挺着急的,特别是28、29岁那两年,我特想在那个坎之前把自己嫁出去。那时也算不上恨嫁,就是觉得该嫁了,纯粹是一种心态问题。当然,这么多年我也不是没人追,只是我总是觉得他们离我心中的那位M.R
right还有一定的定距离。对于将来丈夫的人选,我始终坚持宁缺毋滥原则。晃着晃着,现在过了那个岁数,反而静下心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