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微走了你的儿媳,尘埃落定

By admin in 新闻资讯 on 2020年3月14日


要:藏族当代着名作家阿来的着名长篇小说《尘埃落定》对梦进行了4处描述,精神分析学派代表人弗洛伊德认为梦是一种以伪装形式出现的被压抑、被抑制的欲望的满足。借助弗洛伊德的释梦原理对梦进行解读,从心理学视角下剖析这篇小说的深层意蕴。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尘埃落定;梦;欲望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17-0-01 前言:
阿来,藏族青年作家,一九五九年生于四川省马尔康县,2000年,其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阿来成为茅盾文学史上年轻的获奖者。
阿来《尘埃落定》的研究论文数量庞大。自作品问世以来,很多学者分别从人物形象,藏传佛教文化,女性形象,艺术创新,傻子形象等视角来解读这篇小说,但几乎没有人用弗洛伊德的释梦原理来解读分析此着作。根据弗洛伊德的研究表明:睡眠状况希望确立的免除刺激的休息状况受到了来自三个方面的干扰:睡觉时来自外界的干扰刺激;还没有终结的前一天的兴趣,这两种情况都具有相对的偶然性;不可避免的是第三种方式,即没有被满足的受压抑的本能冲动,它们时刻寻求着发泄的机会。[1]
1、第一次的梦――老麦其土司梦见汪波土司捡走了他戒指上脱落的珊瑚
权利与财富是老麦其土司的爱,老麦其土司一生都在追求和捍卫这两样东西。“梦的刺激来源,完全是一种主观心灵的运作,通过当天的精神活动将往昔的刺激变得像近发生的一样新鲜。”[2]“珊瑚”不仅仅指一块珍贵的“玉石”,更是一种贪婪和欲望,是老麦其土司心目中的“权利”、“土地”、“金钱”,甚至是“奴隶”。因为老麦其土司视这些为珍宝,为生命之,故而格外害怕失去,特别是害怕自己的强劲对手――汪波土司。汪波土司对于老麦其土司来说是个巨大危险的存在,汪波土司几次来犯对麦其土司来说是强大的刺激来源,通过“珊瑚”被抢来侧面反映老麦其土司私欲的膨胀。
2、第二次的梦――翁波意西到一个地方开辟教区前做了象征性的梦
翁波意西是个极具象征性的人物,是智慧的化身,有着渊博的学识和正直的品格。他是格鲁巴教派的忠实的追随者,为弘扬禅宗教旨,带着师傅的教诲和关于自己到一个新的地区弘传教法的梦想,千里迢迢来到麦其土司的领地,无论是从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算先后两次被割掉了舌头,他依然用他先进的理念挑战老麦其土司至高无上“权利”的权威。奥地利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梦是一种心理现象,梦是愿望的达成。”[3]文章用“做了象征性的梦”让翁波意西去老麦其土司传教有了合适的缘由,其实说到底还是翁波意西自己内心愿望使然。
3、第三次的梦――傻子二少爷常做“往下掉的梦”
“我”即小说中的“傻子”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物形象。“这一向,我常做的梦是往下掉。在梦里往下掉可真是妙不可言。你就那样掉啊,掉啊,一直往下,没完没了,到后就飞起来了,因为虚空里有风嘛。”“我想,人其实是害怕真实的东西,不然我就不会大叫着从梦里醒来。”[4]弗洛伊德根据愿望满足的方式把梦分为三种:愿望梦、伪装梦、焦虑梦。“焦虑梦中所表现的焦虑是由于潜意识愿望的力量太强烈,梦的工作失败,自我不能克制潜愿望而形成的一种惩罚表现。”[5]傻子二少爷其实对于土司制度的灭亡是有遇见性的。从罂粟的引入,土司之间的争斗,边关市场的形成,梅毒的广泛传播,无一不暗示了土司制度由盛而衰的命运,可是傻子知道,这是他们必然的轨迹。焦虑的他只能通过梦的形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凄苦和无可奈何,结局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故土慢慢消失为一片尘埃。
4、白色的梦――白色石英石、银子和罂粟
一千多年前祖先中一个人做了个梦,用白色石英石做武器击败了当地野蛮人,麦其家的第一个王诞生以后才有了后续所有事情的发生。白色成为了好运的象征。白色石英石可以摩擦成火,白色的银子有金子的功能,还可以加工成各种饰物。而银子是导致另一个白色梦幻――罂粟出现的直接导火索。
罂粟的出现伴随着财富、灾难和毁灭。罂粟第一次开遍麦其土司土地的时候,无论是麦其土司、哥哥、家奴、傻子二少爷等都显得极具亢奋,本能的情欲显露的淋漓尽致。罂粟不仅代表情欲,还是权利和财富的象征。土司们原先由于道德的约束表面和谐,压抑在土司之间心底的欲望由于罂粟的出现全面爆发,开战合理而又自然,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变的贪婪又残忍,本性与良知荡然无存。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白色梦幻中无法自拔,这也是他们必然消亡的原因。
结语:
《尘埃落定》整篇文章对梦的描述虽然不多,但每个中心人物的出现和推动故事情节发展都是由梦引起的。本篇着作不仅与梦结合,还多次提到宗教、喇嘛、神灵,使此小说在空间、时间、人物、风俗、事件等多方面与众不同,魔幻而又神秘。伴随着旧的欲望的“落定”,新的“尘埃”却又悄然升起,我们生命精神的本质何尝又不是茫茫宇宙中的尘埃呢。
注释:
[1]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导论讲演新篇[M].程小平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7.17.
[2]弗洛伊德.梦的解析[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8. 82.
[3]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引论[M].高觉敷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62.
[4]尘埃落定.阿来着.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84.
[5]夜深人不静――走进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M].刘泉,凤媛编着.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65.

冰泪,寒窗前的凝结。凄寒中,忧心易碎。莹透中,可见沧桑卑微。今冬的雨雪,冰冻我十月的快乐。冰泪凝结,紧紧包裹着繁华落幕后的景致。我望尘莫及于这个世界,我无助奢求于这人间的冷暖。昨日与弟共饮,今日弟却服毒离世。我迈着伤残的步子,蹒跚于弟的灵前。我不懂你荒诞离去的理由,我不解你无畏轻生的缘故。难道你难忍这寒窗下的悲苦?难道你不想再见春来的曙光?当年的离异,是必已淡忘。当年的牢狱,是必已浮云远去。当年建菜棚的重损,是否你与那二十个大棚倒在了那场风雨。微信微走了你的儿媳,却成全了微信中的痴男怨女。落雪覆音容,珠泪于世亲。窗外寒柳,萧瑟哀音。念你所望,接儿媳孝葬与你。叩亲家之门所探望,却见她与人同居未起。她带女离家,只为了这微信中的男子。弟待装棺入殓,我只能愤然而去。弟,头七可曾回来探望?悲伤病态中的我,却查出了甲亢。弟,三期可安好?身带重孝的侄儿,却走进了监狱。弟,五期你在哪里。我木然呆立你的坟前,只有我们夫妻俩把那五盆花烧给你。我默默地为你斟满第一杯酒,原谅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慢慢地为你斟满第二杯酒,原谅我没能看管好你的儿子。我轻轻地为你斟满这第三杯酒,你们父子不应该让我如此的难过。我好想问一问我的侄儿,是什么让你甘愿放弃自由。难道就是为了一个没有爱的结局?就去点燃了微信中那个男人家的柴草垛。你有前车之鉴,为何还要走你父亲的老路?忍让是平安,放手是幸福。我好羡慕天山上的雪莲,即使身在酷寒之峰顶,它也能绽放出美丽的笑容。我好羡慕寒山上的松柏,即使白雪压顶,它也能傲骨不减。我好羡慕村头的老槐,即使身将枯萎,它也要绽放出几窜香白。感叹,万物中的强者。悲悯,人生的脆弱。快乐,也许是痛苦的前世。浮华,也许是贪欲者的导师。我不再奢求,只想要简单的快乐。命运楼阁啊!却总是站在风雨桥边的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