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里只剩下了警察和那条狗,我深信那些凋零的花儿只是蝴蝶前世的翅膀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14日

那天的电视新闻节目, 十分吸引人。屏幕上的画面是午后的一个宁静的公园,
一位50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园中散步,
一个40岁上下的中年人牵着一条狗从后面追了过…

蝶舞时节又逢君

那天的电视新闻节目, 十分吸引人。

时间:2016-11-09 21:2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屏幕上的画面是午后的一个宁静的公园, 一位50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园中散步,
一个40岁上下的中年人牵着一条狗从后面追了过来。 追到身边,
那条狗突然汪汪吠叫, 那男子不由自主地回转身来,
狗的主人便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说:

不曾想起,若隐若现的因缘;不曾遗忘,金戈铁马的江湖;不曾留恋,海枯石烂的誓言。但这一生,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
我从来都是一个孤独的人,闲云野鹤飘摇于宿命的山河,食邑万户、名重天下统统与我无关,念想着一个懂我的人,此生足矣。每每夜凉天如水,我一袭白衣独坐月下,轻吹横笛。黑夜在黑夜里沉沦,孤独在孤独中湮灭。那株上古的曼珠沙华,花开一生,叶落一世。
直至有一天,冗长的句读还在酣睡,一袭淡紫色的翩跹却已然旋起在我幽寂的心谷,弥漫了我彷徨的命途。像一种无边的包容闯进我的一生,我的笛声有了归途。你根本不知道,原来我的宿命就是一直在这里,等待你的来临。我开始冥想,你的前世呢?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繁华谢幕,又转到了哪一世呢?漫天飞舞的沧桑,千年的古寺寒钟,是否遗忘在征战归来的青石巷?这一阕新开的寂寞,乱舞东西,一任秋风泼墨,染尽往生的颜色。
你一身彩衣,闯进我的生命,你带我飞离红尘羁绊,我为你轻诉高山流水。我的灵魂随你的翩跹漫天飞舞,不经意聆听到你芬芳的心跳,晨钟暮鼓,寒鸦野社,与你的故事氤氲成一幅写意的山水。缱绻在红尘,哪管刀光剑影英雄身死,古道尽头美人迟暮,只愿与你相依相偎看流光飞转。
缘,也许只是百转千回的一次次错过,万水千山的不经意相逢,也许只是一个偶然的回眸,就已然洞穿前世今生,插上执念的翅膀飞越忘川;也许只是一次心灵的震颤,就足以唤醒千年的记忆,带着遗失的密码开启相知的心门。烟雨红尘,黄粱一梦,谁是谁的过客,谁是谁的劫数,谁又是谁错过的驿站?至少,在那些风吹散的蝴蝶中,我看到了诗意的死亡,正如诗意的栖居,就像爱情的尽头,已无生死。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你织我耕,细数红尘风雨,一句话的悲欣交集,一首歌的欣慰感怀,一个微笑的感恩契合,一次拥抱的骨血相融,都变成永恒的风景。手中紧握心形的钥匙,在岁月的冲刷中历久弥坚。因为爱情,所有生命被温柔相待,所有轮回被体贴呵护。
尘世间难的相遇不是让不爱我的你爱上我,也不是让本相爱的我们不能在一起,而是,把这相遇变成细水长流,爱到亲情。我曾说过时间会有一天消失在我们的生命里,连同无端的宿命一起淹没在广袤的天地间。或许我错了,与你相伴的日子,我的信仰有了根深蒂固的执着。我深信那些凋零的花儿只是蝴蝶前世的翅膀,我深信那些冰冷的躯体只是爱情不朽的雕塑,我深信那些黯然的落日只是喷薄的前奏,我深信那些琐碎的字句只是轮回的逗号。
红尘喧嚣,缘起缘灭,纵天涯相隔,黄泉两忘,终将在同心的洪荒之力下,冲破俗世的执念,于下一世蝶舞时,再逢君。

“你要想跑, 我的狗就会把你撕成碎片。 我是警察, 奉命逮捕伪造证券的罪犯!

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 对方自语道: “怎、 怎么,
两年前的……”他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 但已来不及。 犯人被警车拉走了。
公园里只剩下了警察和那条狗, 女播音员问警察:

“好厉害的狗哇! 犯人竟不得不说出他两年前的事儿……”

“是呀, 是这样。 我们依靠的线索, 仅仅是他伪造时用过的铅版。 ”

“这么说, 是让狗嗅了犯人留在铅版上面的微弱气味喽芽 ”

“是呀。 不久前, 我一直担任训练警犬工作。
训练过好多警犬,可以说精于此业。 但这条狗却尤为特别, 所以给他起名叫
‘阿特’。这名字并不响亮, 但足以表明它具有其它狗不具有的能力。
警犬在狗类中出类拔萃, 阿特更是佼佼者。 ”

“根据两年前的气味破案, 其本事难以用语言形容啊! ”

“不过, 正如刚才那样, 确实抓住了犯人。 这究竟是它的特异功能呢,
还是有某种神灵附体芽 我只能称作不可思议。 由于我能很好地训练、
指挥阿特, 所以, 上司决定让我负责追捕犯人。 ”

看过这段新闻节目的人, 尽管议论纷纷, 但都无不感到惊异。

阿特又建功勋, 电视台予以了现场报道。此后, 因为有充分的把握,
阿特一出动,
摄影镜头就对准了它。阿特慢慢地走在前头,警察骑着白色摩托紧跟后面。
狗进到一座漂亮的公寓。 在门口,
公寓的管理员正想阻拦,见警察出示的证件,便点了点头。爬到三楼,阿特在一个房门前停住。警察上前按门铃,只听里面有人应道:

“是警察, 想了解点情况……”

门开了, 一个衣着讲究, 神情紧张的男人探出头来, 阿特趁隙钻进室内,
吠叫起来。 那个人顿时惊慌失措。 警察说:

“一年前有起肇事潜逃案, 肇事者就是你, 撞死了一位老人。 ”

“怎么, 一年后竟找到了我, 当时没有谁看见呀! ”

“老人的衣服上留有你车子的汽油味嘛。 ”

屏幕上画面一变, 女播音员开始采访警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