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同学说过,质量多高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14日

难忘,我的同学聚会

01《爱情故事》里有个观点:“爱就是永远不必说抱歉。”我不否认。但它没有说,有了爱我们便可万事无忧,两不相欠。一段关系能维持多久,质量多高,全看两人…

时间:2016-12-01 20:2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爱情故事》里有个观点:“爱就是永远不必说抱歉。”我不否认。但它没有说,有了爱我们便可万事无忧,两不相欠。

今天本来我要回外婆家的,还没有收拾好东西,接到我的二姨来电,她的一位高中同学,是一位某公司的成功商人。一次他电话网络邀请全班同学来参加他在本地高星级酒店举办的隆重的聚会,代表几十年未见面的同学的浓浓的情谊。而且时间就在今日。带着她的儿女一起去,还拜托我到她的家里看家帮忙一天。她家里还有一位老人,她的另一个母亲,是个生病不宜多动的。还告诉我她家里还没有喂鸡喂鸭喂猪。结果把此事告诉了老家的外婆外公还有我的亲弟弟,我当起了拜托小姐动身到二姨的家里。
果不其然,到家,二姨弟弟妹妹不见了踪影,只有一位老人。别说我的二姨对我不好,其实对我真的很好。有时我帮忙或者没有帮忙,她一有时间就会到我工作的地方给我送什么菜啊,肉啊,花生啊……。她有什么,就送什么。就算我不要的,执意的二姨我阻挡不了,她把东西倒在屋里就走了。我不是书香门第出生,出于礼貌挽留她吃饭再走,我的二姨留下一句家里忙。我无法,只得帮忙给了车费,看着载着她的身影的车远去。温馨的家,快乐的我,一个有生存的工作,无法表达那太好的亲情,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拒绝的。同时我很庆幸我的二姨的同学聚会不在明天,钓鱼啊!
这个季节没有什么猪食了,只有红薯地里的红薯藤,带回家用刀切成小结的。我还以为猪食还要我亲自弄呢?没想到,二姨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什么红薯砍成块的,玉米粉,麦麸子,黄豆粉,红薯藤都在大铁锅里了。直接加水用柴火煮熟,再加点凉水和喂猪的作料,装在盆子里就可以端去喂猪了,挺简单的。
在都市啊,人们都把红薯看的特别的珍贵。不像我老家的,红薯有比饭碗还大的,有两斤一个的,洗干净直接用刀砍块喂猪的,因为是盛产嘛。
在都市,我有亲戚,与我工作的地方就是太远了。不过,我和我的闺蜜与我的邻居刘奶奶关系打的不错,你来我往的。
听到我二姨同学聚会,我想起比我大几岁的一位初中同学在外炒股票发达了,一边入股也在成都开了一家不大不的公司。他今年也是邀请我们同班同学到成都一个酒店参加他举办的聚会,也包括教过我们的老师校长。
遇到路上堵车,我不是很准时到达聚会地点的时候他们已经入席了,看到那里的气氛让我大吃一惊。怎么说?大部分稍微是年纪大一点的,那是我们的老师,有一桌。而另一桌,包括我,举办聚会的主人在内,不到十五个人,怎么回事,我没有忘记班上有四十多位同学啊!不明所以问了举办聚会的主人,他悠悠的说,他们都回答要来的,结果就是这样。表示无奈,他已经尽力了。
看到主人心情低沉,一桌未满的同学啊,我们只好避开同学的字眼,讨论其它的话题,把桌上的气氛再次点燃快乐!可是,几位男同学啊!酒喝多了,我们女生无奈的直听他们说醉话。谁娶了,谁嫁了,千万别忘记要邀请他们参加婚礼,他们要来闹洞房,是对得起他们送来的大大的红包!
当时的我无法表达,只能感慨,老同学,你们好无聊啊!
这场失落的聚会好不容易愉快结束,聚会的主人还为我们,醉酒的同学,还有老师提供了长途歇息的准备。但我没有留下,告诉了同学,工作的繁忙。与我同行的还有一位女同学。也在本地幼师工作。
在车上,我们谈到这次聚会是,我个人觉得不是同学的言而无信,一方是在学习的,一方是工作繁忙,或者请不到假。还有一个原因我同学认为为可能。同学不提,也许我忘记了。那时我们读书,有不到五个学期,班上我记得好像有四十六个人吧,每一周每个人必须上交五角作为初中举办毕业酒钱。班主任在班会课上交出一张剩余五十元的银行卡给一位值得他信任的女同学,把所收到的毕业酒会钱存入附近的信用社银行。
之后,班上举办有两次节日晚会,再无。本来我们会继续上交毕业酒钱,一次假日,学校附近的本班同学到好友家玩,路过信用社银行,亲眼看见保管银行卡的同学从存钱的地方走出来,这个消息传到班上,大家都在猜想数据不对,怀疑毕业酒钱被保管银行卡的同学挪用,再无一人上交毕业酒钱。那时的日期,恰好是初中毕业的后一学期,还剩下后几周,临近毕业考试。
班主任在上课说,计划多久全班规定在饭店举办丰盛难忘的一个毕业酒会。计划是美好的,现实是痛心的。当亲自问到保管银行卡的同学卡里有多少钱时,一个数字把全班的同学的心冰冷了,还有两百元。当时有同学反对钱不对,保管银行卡的同学却借口被以前两次班上举办晚会用了。还有同学亲自保留了晚会所用的数目,所用的数目不到五百,当时也在场买晚会所用的东西。保管银行卡的同学还反对了记载的数目错误,故意造假冤枉她私吞钱财。闹的不可开交,都为钱币的多少争论,结果还是班主任默默的收走了银行卡,从此再也没有提到毕业酒会。
那时我们班的同学非常的生气,一人上交了不到五十块钱,那是大家的一片心意。为了毕业能快乐的离开学校,给每个人留个好印象。况且,那时的钱币来自于辛苦工作的父母。
细心的同学为全班的上交数目统计下,不到三千块。减去那位同学所记载晚会所用的数目,少就还有两千。还抛去了班主任剩余的五十块和利息,唯独只剩两百元。想想同学怎么不生气呢?还有同学说过,以后不管是谁举办什么酒会,他也不会参加的,难的还债情。所以,我的同学在这里断定了这个同学聚会不到达的理由。心里还有一个毕业酒会的心结没有打开吧!那时我们班的同学都非常的小气,就算你真心道歉,他是不会理你的。看到你在这里,他不会走过来,反而走远了。
对于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同班同学情谊浓,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况且,老师亲手给银行卡交给她的时候,我们不是没有反对吗?我只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人性的两面,美与丑。那位同学在班上的关系还不错的。也许我们生活中一样,都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了吧。等露出本性时,为时已晚。一位哲人曾说,要做好事情,就要先学好做人。只有这样,人生才会成功。否则,适得其反。不管自己的人生怎么样,在这个法制的时代,不要做出被法律制裁的事情。
我的同学聚会,难忘啊……

一段关系能维持多久,质量多高,全看两人维护对方的决心是否在一个水平线上。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就有一段很可惜的过往。

他自始至终都对那份感情很上心,却被缘由种种羁绊,只能换回伤心。

三年前的冬天,他只身一人去北京,浑身上下只有100块钱,动车高铁还是卧铺?想都别想,没有纠结的余地,选了便宜的一趟车,60块,在半夜发车,到了北京停下来还是半夜,能怎么办呢?

你有没有为了一个人,赶早的车只为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却碍于经济困难,苦等一夜的经历?

其实那时候他还在念大二,交了一个大他八岁的女友,女友那时已经工作,却总埋怨他不陪她,后来她离开的时候,他还贱兮兮地说:“那什么,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反正现在的我也的确照顾不了你,你虽然工作了,但为人处事还常犯糊涂,我就想啊…你赶紧找个好男人,让你下次再犯糊涂后不慌,有个底气。”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到底爱了多深,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走向与自己背道而驰的路,还舍得把她拱手让人?

也许那个女生永远都不会知道——很多次,那个舔着笑脸去跟朋友借20块路费去跟她见面的男孩,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和她在一块儿。

对不起,我知道这世界上很多时候没有“两全”这回事,所以我没法让你的幸福全赌在一个不确定的因素上。

对不起,我还需要时间,去挣钱换你心安的生活,去追回我们之间相隔的八个春秋。

还有同学说过,质量多高。你说我老不陪你,这是事实,我没法儿辩解,可是亲爱的,我有点失望,因为你真的低估了我和你在一起之前,曾自己一个人用了多少小心翼翼,去默默许下了这份决心。

毕竟,“时间”这个坏老头,是我没办法努力的东西。

我大一的时候有特别喜欢过一个男孩子,他大四。

我们因为一起排练一个话剧而认识,起初我对他并无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几次接触下来,发现他是一个内心很纯净的男生,长相有股英气,我们聊天的时候也是那种“你一来,我一往”地各抖包袱。

因为我们接触的时间统共下来也就两天,摩羯座的我是那种一次看对眼就会很确定的人,易冲动。

于是第二天我把他朋友圈和空间写的所有日志都一字不落的看完了,还把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放大又缩小地看,猜他在哪家买的奶茶,宿舍盆里种的什么品种的花,我还在百度上搜过他的名字,重名很少,所以尽可能地扒光了他在网络上暴露的所有的信息,连我自己都叹服自己可以做侦探了。

我知道他喜欢JAY的歌十二年,知道他喜欢钢琴但不是很会弹,知道我们一样喜欢写文章看书,还知道他和妈妈的关系要更好一些,知道他喜欢NIKE的鞋是因为喜欢那个“勾”的标志,也知道他每天都会去图书馆149号自习,五点去操场锻炼……

我以为这样该足够了解他吧?

就像去考试的学生觉得各种题型都得心应手,我还特意一早跑去149号对面的位置占位,假装偶遇,他也的确在某天晚上和我一起去了图书馆,送我回宿舍的路上,和我交谈甚欢的时候,我表白了,而他拒绝了。

他是监考算数的,我是去答恋爱习题的,拿的根本不是同一份试卷。

我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你了才喜欢的你呀,所以,当我再次鼓起勇气去追问,那个人却笑笑说:“别闹了,我们才认识几天,女孩子别那么草率。”

感情这种奇怪的事,也在乎认识的时间长短吗?

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对我也有好感,只是他一直没恋爱过,对此特别谨慎,他不相信那么快就发展起来的感情,可靠性能有多强。

可是他错了,我没有草率,他只是还不够了解我,低估了我想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