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式的情感表述讲究含蓄,走过了人生的春天

By admin in 产业板块 on 2020年3月13日

春的遐想

东方式的情感表述

时间:2016-12-02 04:05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时间:2016-12-02 20:28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北方的春天是在冰封万里,雪覆大地的时刻降临人间的。从立春开始,人们便翘首期待着第一声春雷,第一场春雨,第一簇新绿,第一朵蓓蕾。但今年的春天,在经历了一个无雪干冷的冬后,又过了立春、雨水两个节气。在2月末才迎来一场春雨,春雨贵于油,给久旱的大地带来滋润。
清晨,我坐在窗前,被一阵清脆的鸟鸣吸引,如此婉转,百转千回,撩拨你的思绪,让你的心也不禁为之颤抖,我忽然意识到,春天来了。浓浓的春意,带着生命和希望,步履轻盈地来了。她不辞辛苦跨过高山,飞过河流,千里迢迢地来了。她一刻也顾不得停歇,便迫不及待地跃动在山川、平原上……所过之处,无不蕴含着无比蓬勃的生机。
看春风儿轻轻,拂起路边垂柳,淡默如花,梦闻青草香。吸吮那春的气息,感受那一土一草,纷纷绽放着生命的美丽。春天来了,随着湖面解冻,一块一块的厚冰在水中浮荡,桃花、杏花、梨花相继绽放,你才会真正感觉到春天真的来了。春天已无处不在!即使是住在高楼,身处陋室,春天依然没有把你遗忘,慷慨地给你送来了大自然美妙的、动听的、也是和谐的音乐。
我记得从童年飘荡在乡间小路上的春之歌,一直唱到了城市坚硬的柏油马路,依旧是春暖花开,依然是和煦温暖,似乎从未改变。我庆幸,走过了人生的春天,我记住了春天里发生的一切,一草一木,一笑一颦,它们在我的脸上、身体以及灵魂深处,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我知道,这就是岁月的痕迹,也许自己已不再意气风发,不再青春年少,不再总是做着关于自己的梦。可是,生活对于我,却有了那么多的馈赠,那么多的收获,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幸福,一种经历过的了印迹。没有春华,何来秋实?我失去的不过是逝去的岁月,在以后的漫漫的人生,其间还有多少奥秘值得探寻,多少谜底等待揭晓,还有多少个精彩的转折,十字路口,等着我去抉择,就像这春天,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永远值得期待!
不经意地俯首细看,又是一阵惊喜!那路边的发黄的枯草不知何时换了新装,枯黄的冬衣被春风春雨刮走了,一个个绿色的小精灵破土而出,喜洋洋地带着露珠,披着迷人的绿衣,占据了“冬衣”的领地,于是有了这诱人的、绿油油带着泥土芳香的小草,展示它们美的一面。我闻到了春天的气息,在经历了冬天的百般磨练,不仅仅是漫山遍野的小草,而是所有的,被埋在黑暗的泥土里所有的种子,都迫不急待地破土而出了,好奇地探出脑袋,打量着这个世界。
春天的风,从遥远的旷野上吹来,长途跋涉中,它掠过了多少的潺潺小溪,还有奔突的河流,还有初阳映照下的小草上的晶莹的露珠。暖暖的春风吹在脸上,像羽毛轻拂,让你忍不住要咯咯地笑出声来;又像孩子稚嫩的小手,在你脸上拍来拍去,你却甘心情愿地闭了眼,让他随意地在你脸上又拍又抓,心里还甜得很。
年年都有春来到,可是今年的春天,却让我格外地感慨万千,难以割舍。也许是随着年龄渐长的缘故吧,对于人生四季来说,我已进入盛夏了,在极度绚烂之后,便是长久地衰败、萧条,与春天更是渐行渐远,直至生命的严冬,可偏偏这大自然的春天,却又实实在在地充满着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空间,在如此明媚的春光里,我真切地看到了自己的落寞。然而,我是真喜欢这样的春天,这满园的春色,这草长莺飞的诗意的季节,它总是带给我惊喜,让我一次次领会春天新的含义。
一年之际在于春。春是希望,春是万物的复苏,是一声春雷炸响之后的惊醒。春天不仅仅有刚破土的新苗,还有万千丝绦发出的新绿,更有参天的古树精神抖擞地屹立。
春天的和风,一扫冬日的阴霾,春天的细雨,悄无声息中滋润了万物,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心生愉悦的?大自然总是以其广博的胸怀,包容一切,亘古不变,在它的面前,我的这点落寞显得如此渺小,微不足道。
春是生命导航,万物都离不开春,只是请记住春是奇妙而公正的,它公平地让万物受益,但对于想借它生长的恶毒污秽的事物,便会在春的循环考验中被击败。让我们珍惜春天,珍惜生命,坚强勇敢地走好人生每一步!
作者:张照准,笔名:紫荆藤、紫金藤、陌上迎春开等,山东临沂人,。

小津安二郎的电影《茶泡饭之味》里有个不招老婆喜欢的沉闷丈夫,遇到什么事都慢条斯理的,答话时总要“嗯”一声才入正题,偏偏老婆是位娇生惯养的大户千金,骄纵任性,很受不了他榆木疙瘩一样的闷劲儿,老给丈夫找麻烦,使脾气。但你说这位木讷的老好人先生是不是那么无趣,那倒也不:他跟同事喝酒,喝到劲头上了还唱几嗓子;他也跟同事去玩游戏、看赛马,甚至还帮侄女撒谎,用今天的时髦话说这就是个闷骚的理工男啊,生活情趣不浮于表面,须花时间像挖金矿一样去慢慢开掘。

要是按星座血型分析,丈夫这种表里不一的双层个性大概是金牛,沉稳慢热,但其实有颗谐趣的赤子之心,明知妻子耍小奸诈也不挑破,由着她和朋友出去玩,因为心里头还是爱她的。我觉得这是典型的东方式情感表达。记得小时候有部很红的电视剧《渴望》,里面车间工人宋大成追女主角刘慧芳也是给她家搬蜂窝煤什么的,闷葫芦似的埋头苦作,而不像另外一位大学毕业生王沪生那么能言善道。

东方式的情感表述讲究含蓄,追求“犹抱琵琶半遮面”式的审美情趣,有着与西方截然不同的情节关系。因为感情本身是不直接说出口的,它本身就成为了戏剧手段的一部分,甚至在很多时候“隐忍”与“压抑”已经成为了一种审美上的必然选择,成为情感高潮到来的必要铺垫与前提。《卧虎藏龙》中的武当剑客李慕白和已故师弟的妻子俞秀莲彼此爱慕,却囿于礼教习俗彼此都无法开口。这二人的情意只能在无言的理解与遥远的关切中默默流转,直到中间杀出来个敢爱敢恨的玉娇龙,故事才开阔起来,隐忍的素淡底色衬托着明丽的活动焦点,层次分明,风生水起。《天龙八部》里的阿朱也卡在东方式的情绪压抑中,无法向乔峰坦白复杂的关系矛盾,后选择了献祭生命的牛角尖,成就了一个悲剧的小高潮。

含蓄,对急性子或缺乏阅历的人来说特别磨人,但正是因为不直接表达,这里面才渗透了字里行间猜状况的趣味。谷崎润一郎的《细雪》中大龄剩女雪子小姐就有一种“滚刀肉”似的的暧昧脾气,打个电话声音小得如同蚊子,任凭对方着急上火大吼大叫她这边也绝憋不出什么像样的答话;安排相亲被征询意见,总是“嗯、嗯”敷衍,不说好也不说坏,不说同意也不说拒绝,活活急死个人。然而若没有这样一个雪子,就没有一出又一出的相亲故事,没有流水一般的关西地区生活细节与社会风貌,让这个平实恳切乃至有点絮叨的故事成为日本文学史上了不起的一部着作了。其实一段爱情美的阶段就是彼此尚未表白的暧昧期,想说不说,暗暗观察对方的眼底眉尖,举手投足,甚至会模仿那个人的气质爱好。《菜根谭》里说“花看半开,酒饮微醺”就是这个道理。正是因为情势不明,才更需费尽心力地猜测、体悟、领会,在这个过程中人不自觉地融入了对方设定的情境中,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别人的”变成了“我的”,这便是含蓄的魅力。这样细腻暧昧的情趣,爽快人消受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