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帮苏澄开了新闻发布会

By admin in top on 2020年3月12日

4008com云顶集团,公司帮苏澄开了新闻发布会。上期回顾: 中国论文网
苏澄修过图的写真被竞争对手恶意放出,引发了一场针对她是否丰过胸的网络大战。苏澄为了恢复与秦少桓的亲密关系,缠着裹胸布强行敲开了叔叔的家门,但是一进门就因呼吸不畅晕倒了……
想到这里,苏澄双颊绯红,染上六月花的颜色,内心翻滚着羞恼和激动,还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她双手捧着滚烫的脸颊,发了会儿呆,然后嘴角上扬,缓缓地露出一个微笑。
光线暗淡的房间里,少女脸上那个美丽的微笑,看上去羞涩又甜蜜,眼波流转间,仿佛藏着某种秘密一样,带着一点点得意,独自愉悦着。
Good job,阿梨真是个计划通!
苏澄下床穿上拖鞋,在房子里转了一圈,找了又找,都没见着叔叔的影子。她还不死心,下楼到园子里找人――叔叔像个退休老干部一样,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园子里侍弄花草。
园子里郁郁葱葱的,一直有专业园林人员看护。这里种了许多花和树,盛夏的阳光带着灼人的热度,明亮地洒落下来,水汽蒸腾,草木清新的味道氤氲在整个园子里,风吹来花朵馥郁的气息。
粉紫的绣球花攒成锦绣一团,东边一架蔷薇开成烂漫的花瀑,重瓣矮牵牛掩藏在层叠的绿叶里,花瓣润得能掐出水来,洁白晶莹,气味芬芳。茂盛的花木下随意放着形态各异的花园摆件,胖鸟、兔子、小鹿等泥塑在绿叶花丛间探出头来,神态生动,呆憨可爱,给园子越发添了两分生气。
只是园内静寂无声,并没有她想见的那个人的身影。
苏澄折回去拿剪子剪了几枝重瓣矮牵牛,顺手又剪了两段翠绿的长杆阔叶草。她回去翻出一个灰色的粗瓷浅底圆瓶,注入清水,疏落有致地插进牵牛花和阔叶草,再放上几颗花纹漂亮的鹅卵石,摆好之后,那种闲适雅致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苏澄抱着盘子到秦少桓的房间里放好,乐滋滋地想叔叔回来看到了一定很喜欢。
然后,她又转回房间内,发现桌子上压了一张便签,上面是她熟悉的字迹。
寥寥两行楷书,字迹清秀,十分漂亮,只是字体笔锋都太规矩了,看起来和秦少桓本人的性格气场一点都不相符。
其实以前是不一样的,那时秦少桓写得一笔流利的行书,一篇字龙飞凤舞,铁钩银划,苍劲有力,看上去极有气势。苏澄老是爱学他,连字都喜欢模仿他,想学他那一笔潇洒的狂草,可是她年纪小,握笔无力,笔画生疏,字写得歪歪扭扭的,连字的结构都是松散的,完全没有他那种气势,只模仿出一手潦草的鬼画符。
小学的时候,她那笔草字为她赢来了不少满是红叉的卷子,老师还把她的作文张贴在教室的墙上,供同学们围观,作为反面教材以儆效尤。
苏澄屡教不改,秦少桓为了纠正她这个坏毛病可下了大工夫,他买了一堆楷书字帖回来,带着苏澄捺着性子一笔一划地临字帖练楷书,每天写五张。练了半年,他总算把她那笔惨不忍睹的字扳回正道,高中时苏澄还拿过校级硬笔书法大赛二等奖呢。
而秦少桓陪着苏澄写了那些年,也早已经习惯楷书了。
苏澄把那张便签抽出来细看。 “林医生给你检查过了,以后不许胡闹。”
算上标点符号还不到二十个字,既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警告了她,叔叔的性格真是一如以往的简洁明了。
苏澄倒回床上,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心里别提有多失望了。
以前她生病的时候,哪怕只是常见的感冒发烧,叔叔都紧张得不得了,时时刻刻叮嘱她,板着脸催她吃药,不要紧的工作全部推掉在家陪着她。更小的时候,她还记得在昏黄的灯光下,叔叔面无表情地捧着童话书,坐在床边给她讲故事的样子。他那低沉优美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给人万分贴心温暖的感觉,一直陪伴她到入眠。
可现在别说陪伴了,醒来连个人影都摸不着,他还留下一张字条叫她别胡闹,如此强烈的对比落差,简直是天壤之别,谁能接受得了啊!
苏澄只觉得一口郁气憋在胸口,不能吐出,也无法下咽。
而且林医生来过,那帮她换上睡衣的人一定不是叔叔。其实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是他了,她只是有一点过度的,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
今天她费尽心思要树立新形象,又是缠裹胸布又是改变风格的,用尽一切办法,好不容易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来见他,只希望能给他不一样的感觉。可她偏偏就是不争气,一见面就栽倒在叔叔怀里,新形象算是白费心机了,再看看便签上写的内容,计划通也通不了了。
本来这些日子叔叔就已经够疏远她的了,现在发生这种事简直雪上加霜,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苏澄怒给艾梨打电话:“大骗子,你这出的是什么好主意!”
对方似乎很惊讶:“咦,没有效果吗?”
“呸,这效果连五毛钱的特效都比不上!”苏澄咬牙切齿。
不应该啊!艾梨问道:“你今天的打扮很漂亮,衣服也很合身,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裹胸布缠太紧,我呼吸不上来,直接在他面前昏过去了!你说好的亲测有效毫无问题呢?”
“嗯,你听我说,其实是这样的,我说的亲测有效吧……是我的妹妹亲测有效。”这个时候就应该果断地把黑锅扔给“我朋友”“我妹妹”这种人来背。
“那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艾梨很含蓄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澄澄,你要知道,我妹妹连你的一半都比不上……”
然后艾梨听到“嘟”的一声,对方直接切断了通话,她看着手机屏幕上一分四十秒的通话记录,捧着脸笑眯眯地想。
小清新真是大胸的必杀器啊。 “苏澄,写真集的事,公司查清楚了。”
前天的事情给苏澄带来的打击颇大,苏澄窝在家里不想出门,干脆把那些四十集起步的家庭伦理剧翻出来,一个人在家用二倍速看视频,居然一点儿都不耽搁她对剧情的理解。
在她快要把第二部婆媳大战剧看完的时候,赵希找上门来了,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好消息。
苏澄那颗被秦少桓和家庭伦理剧虐得出血的心总算是得到了一点治愈,她忙去给赵希倒茶:“公司的速度还挺快的嘛。”
“先别急着高兴,我问你个事儿。” “怎么了?”
赵希问她:“拍完写真集,你是不是去找过后期小陈?”
“是啊。”苏澄打开罐子看了看,发现茶叶罐空了,“希姐,没有茶叶了,咖啡可以吗?”
“可以……”赵希点点头,然后发现自己被带偏了,马上瞪向她,“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没事儿跑去找他做什么!”
跑去找他是为了,为了…… 苏澄心虚地低头舀咖啡粉。
当初拍写真集,她非常努力地想让自己变得看起来像个贫乳,可惜赵希和摄影师坚守职业道德,根本不理她,驳回所有上诉。苏澄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不然也不会执着地喜欢秦少桓那么多年不动摇。既然走他俩的路子走不通,那时候苏澄心里就已经打起别人的主意了。
拍写真集,人很重要,摄影师很重要,还有一个因素也十分重要,那就是后期制作。任凭你是什么天仙美人,国色天香,照出来的片子也休想逃过后期人员之手,苏澄打的就是后期的主意。
既然摄影师不愿意帮她,那干脆找后期把图P一下,一劳永逸。
后期人员和苏澄同属一间公司,苏澄那几天通告多,没什么空闲时间,后期所在的部门就在公司二楼,她和那人联系之后直接找上门去,开门见山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对方显得很惊讶:“苏小姐,你为什么会想让我把照片P成那样?”他做这行有些年头了,来找他的女明星都是求他把她们P得更美更性感,哪有苏澄这样的……奇葩。
苏澄说:“你别问这个,就说能不能做到吧。”
“苏小姐,你说的这个事儿吧,不是我做不到……”
苏澄干脆利落地拍板:“既然能做,那就多谢你了!至于加班费辛苦费,你不用担心,数额一定令你满意。”
“可是……”他欲言又止。
“好啦,没什么可是,我相信你的技术。”苏澄随手撕了一张纸,潦草地写下一串号码,“有事的话可以找我的经纪人,她姓赵,这是她的电话。”
对方傻眼地看着纸上的电话号码:“可是,就算我帮你把照片都P了,那也没什么用啊。”
苏澄的外号是花瓶,以美艳的外貌和性感的身材出名,运营团队发她的写真集,卖点在于此,怎么可能把P毁的照片放出去。
他想想也觉得这个花瓶天真得可爱。
对方补充道:“苏小姐,公司不可能会把这种照片发行出去的。”
苏澄和那人对视了一下,沉默诡异地蔓延开,她一脸的如梦初醒:“对哦。”
后期呆呆地点头。 “所以,就真的没办法了是吗?”
“是的。”不是很懂她一个女明星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把自己P毁。
连后一个希望都破灭了,苏澄没精打采地拎起包走掉:“那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苏澄再三回想,确认当时那个后期的确是拒绝了自己,便又抬起头来,道:“就是有点私事找他嘛。”
“私事?你知道你这私事给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吗?这回写真集事件的照片就是他P出来的!”
“啊?真的是他P的啊?当时他不是不肯的嘛,怎么又做了?唉,其实怎么说呢……P图技术还不错嘛,不愧是专业的。”苏澄的重点好像不太对啊。
“得了吧,都是他,当时他虽然拒绝了你的要求,但是事后想想他又后悔了,为了讨好你,他还是重新给你P了一套存U盘里了。这人也真是的,东西不好好保存就扔桌子上,结果林缘的助理来拿资料,弄错了插到电脑上,被她看到U盘里的照片,她就偷偷拿给林缘了,你的照片就是林缘放网上的。”赵希没好气地骂了林缘两句。
“又是她啊?她怎么老咬着我不放?”苏澄叹了口气。
林缘也是公司的艺人,肤白貌美,楚楚动人,走清纯甜美路线,说实话她还蛮喜欢林缘那张脸的。可不知她和林缘是上辈子犯冲还是怎么,两人几乎是同期进的公司,这姑娘一直和苏澄不对付,对苏澄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时常玩些小手段,明里暗里地给她使绊子。嗯……不得不说,她这种绊子,绊倒苏澄的不多,绊倒她自己倒是常有的事,甚至有的时候还会给苏澄送上大好机会,苏澄能接到第一个广告就是多亏了她,简直称得上神助攻。
苏澄对她的感觉十分复杂,问:“这件事你们怎么查出来的?”热咖啡的白色水汽蒸腾起来,扑到苏澄的脸上,柔和了她那艳丽的轮廓。
赵希撇了撇嘴:“公司里有监控,调出来看不就得了。那个后期也是,我吓了他几句,他就什么都招了。”再说,你发生了这种事,惊动了秦总,公司敢不尽心吗?
“那现在怎么办?直接开新闻发布会吗?”
赵希接过她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冷笑一声道:“直接开新闻发布会?少女,你真是太天真了!林缘做这种事分明就是想毁了你,现在她还想全身而退?呵呵呵,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赵希黑化了。
她把手机扔给苏澄:“拿着,上微博澄清一下,说照片是假的,多余的话不要说。”
苏澄不明所以地接过来:“这样贸然澄清好吗?”
“放心,照我的话去做,有后招的。”
“请大家相信我,照片是假的,而我是真的。”
这条微博一发出去,赵希的手机就跟崩坏了一样开始嗡嗡嗡震个不停。苏澄随便瞟了一眼,果然全部人都对她恶言相向,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天真少女苏澄虚心向她请教:“你的后招呢?”
“八卦观光团,这个博主你知道吧?我准备找她帮忙了。”
苏澄惊讶:“找她帮忙?这个不是着名黑子吗?黑过好多明星了,黑我的文也不止一篇。”
嗯,无聊赋闲在家的苏澄有幸全部拜读过,这位博主发文真是率性而为啊,文里有些事属实但曲解过度,有的地方就纯属无中生有了,真不知道是该夸她有写作才能,还是该夸她脑洞清奇。
“如果她不是着名黑子,我还不找她呢。就因为她是着名黑子,这样反转起来才有意思。现在这事儿吧,直接开新闻发布会也不是不行,但这样没有爆点,没办法吸引群众,效果也不一定好。”
俗话说得好,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劲爆的假新闻往往吸人眼球,澄清的事实却不一定能得到足够的关注。这是世间常态,苏澄深以为然。
“既然林缘设计你,想毁你前途,那她就别怪我们利用她来搞个大新闻。不借此机会在大众面前狠狠地刷一把存在感,也对不起我那被扣的奖金。”赵希微笑着,把奖金那两个字咬得格外重。
苏澄笑问道:“找她她会答应吗?”
“山人自有妙计,还怕搞不定她?”赵希说完,又语重心长地嘱咐她,“苏澄,你有特殊癖好我不歧视你,可是拜托你啊,你是个明星,这种癖好你藏在心里就好,别跟其他人分享了好吗!”
“……冤枉啊!” 她才不是贫乳控!求包大人证清白!
照片中的女人虽然戴着墨镜,但依然可辨轮廓,唇色全无,看起来苍白又憔悴,头发披散着,穿着灰色运动衣,浑身上下都透着颓废。
这正是被狗仔偷拍到的苏澄,配的新闻标题是:昔日小花旦绯闻缠身,一朝老了十岁!几张照片配着长篇大论的文字屠了一整个版面,对一个小花旦来说真是无上殊荣。
苏澄翻着报纸,看着报纸上放大的照片,皱着眉毛面色阴沉地道:“这人是谁啊?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
“这简直是实力黑我啊!我哪有这样!”
她愤怒地把报纸抖得哗哗响:“这拍照技术也太差了,居然把我拍得这么糊,就这还好意思做狗仔。”
新闻的引导性是很强的,把事实剪辑碎片化,加入自己的主观思想,颠倒顺序,渲染氛围,很容易把读者带得跑偏,远离真相,占领舆论高地。
但是,这一切都有个度。文章要适度,一旦过了那个度,就很容易让读者和自己背道而驰,也就是传说中的高级黑。
这报道极尽嘲讽之能事,描述她大妈一样的穿着、不修边幅的模样,把苏澄写得像个怨妇,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后又花了三大段的篇幅喷她咎由自取,活该落得这个下场。
这就是过了度。
这个度其实是很微妙的,旁观者不好分明界限,但可以由笔者自己掌控,这篇文章嘲讽过度,很容易让人认为主流媒体太苛刻、太刻薄,落井下石,广泛激起路人的同情,扳回已经失衡的舆论天平。
有这些报道做铺垫,有路人的同情,有苏澄死忠粉的推波助澜,再加上网上已经有不少对写真集事件质疑的声音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引爆反转的导火索,正是赵希安排的那个博主――八卦观光团。
赵希推了推眼镜:“她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这个八卦观光团拿钱办事,没有辜负赵希的高薪报酬。她很聪明,并没有直接为苏澄洗白,无脑地夸她是个诚实守信、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青年,这样很容易被骂买水军被公关。她妙就妙在独辟蹊径,摆出一副和以往没什么区别的黑子面孔,细数苏澄那些传说中的黑历史,还顺道辟了两个谣,显得更加专业严谨了。
只是这篇博文有点不太一样,除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她还八出了苏澄和林缘之间的爱恨情仇。在她笔下,苏澄和林缘的关系恶劣到,好像她俩一见面就会立马拔出刀来互砍一样。
文章详实,图文并茂,中间甚至还插了两个小视频,都是过去的图像影音资料,比如苏澄被投资商看中抢走林缘的广告代言啦、林缘得到比苏澄更好的资源当电视剧女一号之类的,有图有真相。两个人虽然同属一间公司,但好像无时无刻不在互怼。
苏澄看完之后,深深地怀疑自己的性格:“我真的是这种好斗属性?”
这篇文一发,顿时为争论不休的网友们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几乎是同一时间,各大论坛网站如天涯、知乎、贴吧等地,纷纷涌现出各种科普贴、八一八贴,连苏澄和林缘见面不打招呼这种小事都八得干干净净。
虽然“苏澄滚出娱乐圈”这个话题依然榜上有名,但“苏澄林缘不和”这个话题也不甘示弱地蹿了上来。
一瞬间,林缘也被拖下了水,陷入舆论之中难以自拔。
可是这件事闹得越大,八得越深入,就有越多的人发现,其实不管是以前的照片和现在的影像,不管是电视荧屏还是出席活动,自十七岁出道以来,这三四年间,苏澄的模样从来就没有变过,她的身材也一如既往的火辣,并没有写真集事件中欺骗现象的存在。
随着质疑的声音渐烈,网上的各路科技宅、PS大神应运而生,在经过严密分析之后,站出来指出那组来路不明的图片存在明显的PS痕迹,并不是传说中的写真集原片,望广大网友不要被欺骗。
有关苏澄写真集事件的谣言顿时消退了不少,许多粉丝表态力挺苏澄,相信她是无辜的。但有更多的人则是半信半疑,甚至还怀疑这是苏澄团队的公关炒作。
前段时间赵希叫人在网上放出了公司监控录像,发帖自称是公司内部人员,同时也是苏澄的狂热粉丝,事情发生后,他在保安部查到这段录像,发现是林缘的助理偷拿U盘,又查到是林缘把照片流出去的。他感觉自家偶像蒙受了不白之冤,于是发帖揭发真相,谴责林缘,骂她是个无耻小人,言语措辞十分激烈。
由于赵希特意找的是一个粉丝少的小号,于是看到这个帖子的人少得可怜,即便有人看到,大多也都在骂po主是苏澄的脑残粉,只知道为自家爱豆洗白,无脑地抹黑其他明星,叫人恶心。
这步棋作为铺垫,一直引而不发,等待做出致命一击。
如今时机成熟,赵希只需轻轻一推,自然有聪明的网友找过来。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这条帖子数以万计的转发出去,网络一点即爆。
至此,赵希布下的局终于开始慢慢收网。
“我让八卦观光团故意八出你和林缘之间的事,引导网友,等网上爆出照片作假之后,闲得没事干的网友自然会追根溯源。这篇帖子被他们挖出来,他们感觉自己福尔摩斯附体查到了真相,正义感爆棚,自然会执着于给你讨回公道,这就是网友的力量。”
什么?你说这都是炒作,苏澄的团队把黑锅甩给林缘背了?
可是,这篇帖子在八卦观光团八苏澄和林缘关系恶劣之前就发了啊。人家有图有真相,证据齐全,只是粉丝太少没有得到大家的重视,还被一些人骂得狗血淋头。就算说请水军,那也是林缘才对吧。
而且苏澄之前也出来澄清了,但是大家都不肯相信她,是她一直默默地背了这么久的黑锅啊。
赵希笑眯眯的:“那篇报道也是铺垫,之前把你写得有多可怜多颓废,真相大白之后,大家对你就有多愧疚,说不定还会反思网络暴力伤害了你,想着要补偿你呢。”
苏澄顿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朵在风中摇曳的小白花。
“现在你的热度这么高,又有几个广告商来找你了,我的年终奖,靠谱了!”
所以,她再一次上了热搜。
苏澄捧着手机,看到自己之前那条澄清微博下面评论像是被清洗过了一样,清一色的全都是对她的歉意、心疼,还有么么哒。大家纷纷表示之前冤枉了她真的很对不起,对她恶言辱骂的暴行希望她不要放在心上,相信她以后一定会走得更高、更远。
风水轮流转,现在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变成了林缘。只是,她再无回天之力。
赵希这一手反转牌打得漂亮极了,几乎把所有人的心理都掌控在手,这样的公关手段全部都是套路啊,苏澄心想,大家都被套路了。
真是套路玩得深,谁把谁当真!
开了一下午的会,苏澄晚上回来的时候,客厅的灯居然开着。沙发上有一个男人垂眸静坐着,脊背挺得很直,好看的眉眼如画一般掩在额发下,透着冷峻的气息。
“叔叔你怎么来了!”惊喜简直来得太突然,苏澄踢掉高跟鞋,换上拖鞋跑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工作都忙完了吗?”
“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秦少桓淡淡地说,目光落到她发红的脚后跟上,眉头皱了皱,“高跟鞋别穿那么久,叫赵希给你准备一双平底鞋带着,工作休息的时候换着穿。”
这句话是这些日子以来,来自叔叔久违的关怀啊,这时候估计秦少桓说什么她都会点头如捣蒜。苏澄脸上笑开了花:“好的叔叔,是的叔叔!”
环顾四周,茶几上散乱的纸杯、盒子都不见了,沙发上她乱扔的衣服也没了,整个房子显得整洁了不少,苏澄问道:“叔叔,你帮着打扫过了?”
“是啊,搬出来一个人住,你的懒病又犯了吧。”
苏澄不服气:“也不是特别乱啊,明明是叔叔你有洁癖吧!”
秦少桓的确有点洁癖,虽然不严重,但他对头发特别敏感,讨厌到处都是头发的地方。他明明是那么冷峻严肃的一个人,看上去甚至还带着点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感,可他蹲在卫生间里认真地捡头发的样子,苏澄却见过无数回。他还跟苏澄坦白过,开始他收养苏澄的犹疑不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觉得苏澄来家里之后,女孩子的长头发容易掉而且不好收拾。
“叔叔,你吃饭了吗?我还没吃晚饭呢,要不要一起吃?”
“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你都吃什么?”他收拾房间的时候看过了,厨房里连调料都没有,冰箱里也是空空的,只冰着两盒酸奶,也不知道她平时怎么过的。
“在家有在家的过法,在外面住有外面的过法,家里有阿姨做饭吃,在外面住就叫外卖嘛,其实也没什么的。”苏澄开始不动声色地卖惨求安慰了。
秦少桓静静地看着她。
“叔叔你别瞪我,我没有叫人送到门口来,我都是叫他放在保卫处,自己下去拿的。”她故意说得轻描淡写,“一个人在外面住不安全嘛。”
所以啊,快叫她回去嘛!把她赶出家门,不需要哄,不需要骗,只需要提半句要她回去的话头,她保证她顺杆儿爬得比谁都快,就是这么体贴,就是这么让人省心!
你倒是快说啊! 在沉默片刻之后,秦少桓终于开口了:“阿澄……”
“什么!”苏澄超级期待地看着他。 “明天我让陈嫂过来照顾你。”
苏澄脸上的笑僵住了:“……就这样?” 他沉吟片刻:“还有……”
苏澄马上又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他。
“你那事儿,我听赵希说过了,这段时间网上好像闹得挺凶的,有没有影响到你?”他知道现在事情已经澄清了,可还是忍不住来看看她到底好不好。虽然已经下定决心离她远一点,可是自家小姑娘受欺负,他始终没办法袖手旁观。
苏澄用力点头:“有啊,我超级受影响的啊!”实力演技派只需要一秒钟就能哭出来,她眨眨眼睛,眼泪立刻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叔叔,这几天我过得真是糟透了,明明照片是假的嘛,网上却把我骂得跟什么一样,连以前的铁杆粉丝都反过来骂我啊,变心这么快,别提我有多伤心了。”
秦少桓抽出纸巾给她擦泪,好笑道:“来,慢慢哭,啊。”
苏澄抽噎着继续哭:“你看你,我都这么惨了,可是叔叔你啊,这段时间对我变得这么冷淡,还把我赶出家门,连我晕倒了都不肯陪我,都不关心我了,到底发生什么了嘛!”
苏澄走不通婉转其辞的路子,那就干脆一哭二闹正面杠,想问出秦少桓疏远她的原因。她就是想不通,不应该嘛,就算叔叔他是贫乳控,这么多年也都过来了,没道理今年才不要她啊。
……难道是叔叔贫乳控的情况加剧了?
少女哭得眼睛红红的,睫毛湿漉漉的半垂着,像被雨打湿的花瓣。秦少桓耐心地帮她擦净眼泪,修长有力的手指拂过苏澄的脸颊,他叹道:“阿澄,你长大了,也该独立了。”
苏澄不接受这个解释:“独立是独立,可是这和你的关心不冲突啊,叔叔你答非所问!”
秦少桓淡淡地说:“你有自己的路要走,总不能在我的保护下躲一辈子。”
“谁说的?”她求之不得好吗! “我说的。” 苏澄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叔叔肯定有事情瞒着她,可是他说话滴水不漏,性格又严谨,只怕她用尽招数也没办法套出半句话。于是,她很明智地放弃了继续问下去,生硬地转了个话题:“叔叔,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叫外卖来吧?”
秦少桓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已经打电话给陈嫂了,叫她做好饭带过来,现在应该快到了,我先走了。”
“你不一起吃啊?”
“不了。”他站起身,忽然像想起什么一样,“对了,插花还不错,不过以后就别放我房间了,太招虫。”
……失策,她居然忘了这个! 下期预告:
公司帮苏澄开了新闻发布会,为写真的闹剧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在和霍东远的约会上,苏澄见到了不愿意面对的一幕……

冬天的雨下的缓 丝丝点点 打湿楚弱的灯 摇晃着幽暗的凉 这个世界没有惊奇
也没有不期而遇 车窗关不住温暖 留下一片寒暄 雨的声音 消失在踌躇的阶台
冰河的水 淹没了候鸟后一根羽毛 键盘醉了 寄不出辗转千回 雨还在下吗
而你太多行程荒诞不经 一错再错 2016,12,1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20 4008com云顶集团 版权所有